坐在巨大上吃飯h(慢點不要了太深太大h)

 所以蘇清雅這么一想之后,也就有些釋然了,便對老趙說:“趙師傅,你等一下,我把衣服脫了,這樣方便一點。”

 

看蘇清雅答應了,老趙的心,也是激動得砰砰直跳,雖然蘇清雅的身體,他早就看過了,但是看著她自己把衣服脫下來,實在是別有一番風味。

 

 文學

蘇清雅咬了咬嘴唇,臉上也有些微紅,似乎是很不好意思。

 

不過她最后還是咬了咬牙,掀起了她睡裙的裙邊,老趙也是瞬間瞪大眼睛,朝著她兩腿之間看了過去……

蘇清雅很快就脫掉了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條白色的蕾絲底褲。

 

她似乎是有些害羞的樣子,伸手擋在胸前,可是纖細的手臂,根本就擋不住那洶涌澎湃。

 

老趙也不由咽了咽口水,又沖著蘇清雅說:“小雅,咱們開始吧。”

 

“嗯。”蘇清雅也是應了一聲,這才在床上躺了下來。

 

看著蘇清雅那雪白的身軀,老趙頓時就覺得異常激動。

 

不過他還是喘了口氣,先讓自己冷靜了下來,然后才坐了下來,慢慢地伸出手,朝她的嬌軀上摸了過去。

 

老李并不著急對她下手,而是跟上次一樣,用指尖在她身體上的敏感部位,輕輕地撩撥著。

 

蘇清雅似乎是有些受不了,身體微微地顫抖了一下,不過還是強行忍住了。

 

老趙看著她那火辣的身材,暗自吞了口唾沫之后,便笑著說:“小雅,你身材真好,你老公能娶到你,實在是太有福氣了。”

 

聽老趙這么一說,蘇清雅的臉上,也是微微有些泛紅,便小聲開口說:“哪有這樣的事情。”

 

見蘇清雅似乎是害羞了,老趙又嘆了口氣,便說:“可惜我現在已經老了,不然還真想娶個像你這么漂亮的老婆。”

 

蘇清雅低著頭,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才好。

 

畢竟他跟老趙的關系,其實也沒有那么好,開這種玩笑,總讓她有些不太自在。

 

所以蘇清雅也只能低著頭,就小聲開口說:“趙師傅,你趕緊幫我按吧,我還趕時間呢。”

 

“哎,好嘞。”

 

老趙也不著急,只是應了一聲,手上就開始加重力道,開始在她那最敏感的部位游走。

 

感受到這樣的刺激,蘇清雅好像也已經有些把持不住了,臉上潮紅,嘴里便不由發出“哼哼”的聲音。

 

不過蘇清雅似乎是有些害羞,睜眼看了看老趙之后,又咬緊了牙關,強行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看她似乎是快要忍不住了,老趙就笑著說:“小雅啊,你要是真的難受,就叫出來吧,都是過來人,我理解你的。”

 

雖然老趙已經這么說了,不過蘇清雅的心里,卻好像始終都是有些顧忌,只是喉嚨里悶哼著,并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老趙為了讓她那么拘謹,就忽然往中間一推,直接把那兩團柔軟握在了手里。

 

一時之間,蘇清雅也是沒有忍住,發出了高聲的嬌喘。

 

那刺激的酥麻感,就像是海浪一樣,一層一層地向著她襲來。

 

蘇清雅的身體也有些發熱,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大口地喘著粗氣,也開始叫了起來。

 

聽著蘇清雅的叫聲,老趙只覺得頭皮發麻,渾身都在不停地發抖,恨不得現在就朝著她的身上撲過去。

 

老趙受到了她的刺激,手上的力氣也是越來越大,完全讓蘇清雅控制不住自己的叫聲。

 

見蘇清雅已經被自己撩撥成這個樣子了,老趙的膽子也漸漸地大了起來,就笑著問她說:“小雅,我看到你的底褲好像濕了,你要不要去換一條?”

 

蘇清雅原本還沉浸在那種刺激的感覺之中,但是聽老趙這么一說,她就瞬間變得清醒了過來。

 

蘇清雅夾緊了自己的雙腿,就有些慌張地開口說:“不……不用換了……”

 

“我看全都濕了,要是不換的話,應該會很難受吧?”老趙看著他,一本正經地說。

 

聽他這么一說,蘇清雅更是難為情,就夾緊了自己的腿,便說:“趙師傅,那你在這里等著,我去換一下。”

 

可是這個時候,老趙哪里肯讓她走了,便對蘇清雅說:“我剛剛幫你抹過精油,你現在不能站起來,不然的話,胸部可是會下垂的。”

 

“啊,真的嗎?”

 

似乎是相信了老趙的話,蘇清雅趕緊躺了回去,甚至就連動都不敢動了。

 

“那這可怎么辦啊?”蘇清雅的表情,顯得有些為難。

 

老趙的眼珠一轉,便對她說:“要不然這樣吧,你躺著別動,我來幫你換。”

 

“這……不太好吧……”蘇清雅有些為難地說。

 

老趙便板起了臉,有些不高興地問:“小雅,你該不會是懷疑我有什么企圖吧?”

 

“當然不是……”蘇清雅也是長長地嘆了口氣,似乎是有些無奈,然后才說:“那趙師傅,就麻煩你了……”

 

蘇清雅滿臉通紅,看著老趙的眼睛里,滿是說不出的羞澀。

 

但老趙卻已經激動地不行,伸出了顫抖的手,抓住她那白色的小褲褲,就想要順著她的大腿褪下來……

感覺到老趙的雙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摩擦,蘇清雅的整個人,都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

 

所以蘇清雅也是下意識地,把自己的兩條腿緊緊地合攏在一起。

 

看她這幅樣子,老趙也是笑了笑,就開口對她說:“小雅,你把腿夾得這么緊,我怎么幫你脫呀?”

 

“這……”蘇清雅一臉的為難,但是她想著,反正底褲都已經被扒下來了,干脆就讓他幫自己脫下來算了。

 

所以蘇清雅也是咬了咬牙,這才慢吞吞地分開了自己的兩條腿。

 

老趙也是深吸了一口涼氣,定睛朝著那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看了過去。

 

可是他還沒有看清楚,卻見蘇清雅有些緊張似的,用手擋住了那里,又不太好意地說:“對不起……我……我有點……”

 

雖然老趙的心里有點失落,但明面上還是笑著說:“呵呵,我理解的,我去給你拿一條新的底褲過來。”

 

老趙從床上站了起來,卻忽然身體一晃,直接就朝著床上撲了過來。

 

他整個人都撲倒在蘇清雅的身上,見她那柔軟都緊緊地壓在自己的身下。

 

蘇清雅也有些慌張,頓時就發出了一聲驚呼,瞪大眼睛看著老趙,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老趙就趕緊對她解釋說:“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坐得太久,腿有點麻了。”

 

他用手撐著想要站起來,可是一伸手,卻直接按在了蘇清雅的兩腿之間。

 

這一下,就連蘇清雅都有些懵了,腦子都變得一片空白。

 

除了她老公之外,她那里還沒有被其他男人碰過,所以還算是非常敏感。

 

被老趙這么一碰,她瞬間就感覺有些酥癢,整個身體,都生出一種莫名的異樣感。

 

老趙過了一把手癮,手指上還是黏黏糊糊的,但是表面上,他卻還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又重新在床邊坐了下里,又喘了口氣,說:“看來我真的是年紀大了,坐一會兒都能腿麻,看來過兩年就要不行咯。”

 

聽老趙說的這么沮喪,蘇清雅也沒有再計較剛才的事情,只好安慰他說:“趙師傅,我看你還健壯得很,不會有事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