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糯寶貝H:女主名器讓人上癮nph

軟糯寶貝H:女主名器讓人上癮nph

 

  溫梨躺在陸斂舟的懷里,微微扭動了個身子,腰肢不小心蹭過他溫熱結實的腹肌,眼睫一顫,整個人再不敢動彈半分。

 
  “要不你放我下來吧?”溫梨羞赧著雙頰,有些難為情。
 
  陸斂舟眼眸微瞇,“嗯?”
 

 文學

  陸斂舟雙臂抱著她,一雙黑眸如潭緊緊地盯著她那張小臉,不放過她眼底神色的任何細微變化,半晌兀自低下頭貼近她耳畔低聲,尾音綿長,“幫個小忙。”
 
  兩人離得極近,溫梨甚至能看到他瞳孔里倒映著她的模樣,她翻身堪堪避開他的視線,騰出一只手往他西褲側邊的口袋伸去。
 
  溫梨蜷著指頭,順沿他的褲管側縫探向他的褲兜,動作僵硬而謹慎。
 
  溫梨那只緊張的小手在他的側兜處摸索了半會,卻遲遲沒有摸到房卡。
  陸斂舟被她的動作蹭得有些酥癢,于是有些無奈地看著她,“你是來折磨我的?”
 
  溫梨:“嗯?”
 
  溫梨耳朵瞬間豎了起來像一只小貓似的,陸斂舟喉結滾了滾一步步指引她,“再往里點。”
 
  聞言,溫梨只好伸直指尖繼續往里深入,在他的褲兜里又仔細地找了一遍,男人的體溫透過西褲布料傳至她的指尖。
 
  沒一會,溫梨摸到了一張薄薄的卡片,然后指尖微勾,捏住其中一角抽了出來。
 
  溫梨把房卡舉在半空看了一眼,黑金色的卡,上面的燙金字樣赫然印著:“琴域江畔頂層總統套房”。
 
  陸斂舟靠前一步,溫梨伸手把房卡放在門把的金屬感應上。
 
  滴——地一聲,門開啟。
  兩人配合得很好。
 
  溫梨略一伸手推開了房門,陸斂舟抱著她入內。
 
  房間內里的暖氣很足,溫暖舒適。進門就是寬闊敞亮的客餐廳,低調卻奢華的現代感沙發桌椅,最中央的米色天花板上垂落著一盞造型別致的淺金色水晶吊燈,將套房內的空間照得一片通明。
 
  最外是整面透明的落地玻璃窗,遙看窗外是S城繁華璀璨的夜幕,萬家燈火在這高度下都微縮成星星點點的螢火般夢幻。
 
  陸斂舟徑直穿過會客廳走進主臥里,動作輕緩地在正中央的大床前把懷里的溫梨放下。她的體重很輕,柔軟的床鋪因她的到來只是略微下陷了少許。
 
  溫梨在床上坐直,寬大的西服外套在她纖瘦的肩頭斜斜地掛著,隱約間露出半截精致分明的鎖骨。
 
  陸斂舟抬手把她那西服外套重新拉好,然后屈膝在她面前半蹲下來,一手輕握她左腳的腳后跟,另一手把她那只小高跟脫下。
 
  溫梨沒想到他會主動給自己脫鞋子,收起腳尖躲了躲,但他卻干脆利落地把她另一只腳上的也取了下來。
  溫梨垂下眼皮看他,即使做的是脫鞋的動作,他那骨子里的矜貴依舊沒有被掩去半分。
 
  陸斂舟把她的一雙小高跟在地毯上擺正,然后好看的眉宇擰起,看著她問,“在衛生間里發生了什么?”
 
  他的目光透著深意,很明顯他已經猜到了個大概。
  溫梨搖了搖頭避開他的視線,“沒什么,跟你沒有關系。”
 
  “溫梨,你和我結婚了,我們就是夫妻。你的事情怎么會和我沒有關系?”陸斂舟語氣很認真。
 
  溫梨默了默沒說話。
  結婚三個多月來,她在他面前似乎已經習慣了把自己完全包裹起來。他走不進她的心,而她也很默契地忽略他是自己的先生。
 
  今晚已經是兩人結婚這么久以來最親密的接觸了。
 
  就在這時。
  臥室外面的套房門被敲響,溫梨注意力歸攏。
 
  陸斂舟微仰頭又細細地看了她一眼,方才站起身,往臥室外走去。
 
  套房的門剛剛沒有關,徐特助站在門旁安靜地等待。
  陸斂舟從主臥里出來看見是他,微微頜首示意他進門。
 
  徐特助提著藥箱入內,在他身邊停住腳步,“陸總,太太的裙子還要再等一會才到。”
 
  “嗯。”陸斂舟低應一聲,然后朝他小聲地吩咐道:“你先去查查劇院那層樓洗手間外面的監控,看看是誰在溫梨前后腳出來。”
 
  徐特助:“好的陸總。”
 
  徐特助剛應完,陸斂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臉色一沉,“還有等下讓顧鄴來找我。”
 
  “好的陸總,這藥箱?”
 
  “放下吧。”
 
  徐特助聞言走到大理石矮桌前把藥箱放下,然后把門帶上退出了房間。
 
  與此同時,主臥內,溫梨披著陸斂舟的西服外套,正低頭專心地看著手機屏幕。
  是紀叢發消息來問她怎么去了這么久。
 
  溫梨握著手機,思考了兩秒,指尖輕觸九宮格鍵盤回復他:
  【梨子:我在頂層套房。】
 
  【紀叢:???】
 
  【梨子:我不小心摔倒了,陸斂舟把我帶上來擦藥。】
 
  溫梨剛把這一句發送過去,就看見陸斂舟提著藥箱走進來,于是把手機放在了一旁。
 
  陸斂舟來到她身前,再次躬身屈膝蹲下了下來。
  主臥的地面鋪著柔軟的暗色地毯,他右膝跪貼在地毯上,一道修長的影子被暖黃燈光剛好延長至那雙小高跟擺放的位置。
 
  面對他的靠近,溫梨往后移了移,無意識地蹬了蹬腿。
  一雙腳尖在陸斂舟面前晃蕩了圈。
 
  陸斂舟隨手把藥箱放在旁邊的地毯上,一雙俊眸掃過溫梨那雙細嫩白凈的腳丫子,半大不小的,幾乎能被他的大手掌握。
 
  溫梨一雙手往后半撐在被子上,蔥白如玉的手指收攏,松軟的被子在她手中牽扯出幾許褶皺。
 
  陸斂舟收回視線打開藥箱,從里面挑出一瓶止血消炎的藥水,然后抽出一根醫用棉棒,打開瓶蓋。
  空氣中瞬間彌漫出一股淡淡的藥水氣味。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