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糯寶貝H 小嘴深喉聳動

 何淑儀即便是做夢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她這種數一數二的極品姿色,竟然會在一個老男人的手中慢慢被攻陷。

 

老羅的手法確實非常高超,很快便將何淑儀的欲火重新點燃。

 

 文學

何淑儀的身體也開始控制不住的扭動起來,在老羅的撥撩之下,一波接著一波的潮水滲透了出來。

 

她控制自己不去想老羅的年齡,朝那堅挺的猙獰巨蟒看了過去。

 

這只巨蟒腦袋如同嬰兒拳頭大小,巨蟒身上暴露著青筋無比猙獰,近乎有二十多公分的長度在微微抖動。

 

她剛才就是在這根巨蟒的沖刺下差點達到了頂端,要是能讓這根老槍再次進入身體肆意的沖撞,那感覺一定非常的美妙。

 

想到這里,剛才還在抗拒的何淑儀頓時面紅耳赤。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對老羅生出這種感覺,畢竟這可是一個足以當自己父親的男人。

 

可是她身體對饑渴的渴求已經無法言喻,被老羅撥撩的甬道再次變得泥濘不堪,她很想讓老羅進入身體,但是又抗拒老羅的年齡。

 

感受到何淑儀身體越來越炙熱,看到她掙扎迷茫的眼神,老羅也知道這個美嬌娘已經開始淪陷了,但是最后一道心理防線還沒有被完全擊垮,所以他要乘勝追擊。

 

趁著何淑儀意志最為薄弱的時候,老羅猛地將被子掀開,抓住何淑儀的兩條玉腿朝自己拉了過來,直接便將老槍抵在了濕漉漉的花蕊上面。

雖然沒有立刻刺入,但最為敏感柔軟的地方感覺到炙熱的雄性荷爾蒙氣息,何淑儀的心理防線徹底的崩碎。

 

身體的渴求戰勝了道德的束縛,雖然自己有男友,但是男友根本就無法給她作為女人的快樂。

 

現在有一個讓自己享受女人快樂的機會,雖然對方的年齡足以當自己的父親,但女人就應該享受快樂,只要能將自己送上高潮的云端,即便年齡再大,又有什么呢?

 

這個借口讓何淑儀徹底放開,她不敢直視老羅的雙眼,用私處瘋狂的摩擦著老羅的巨蟒,抿著嘴唇嚶嚶嬌喘:“不行了,我好難受……我想要……進來吧……”

 

見何淑儀已經徹底淪陷,老羅也不著急進入,而是挑逗問道:“你剛說什么?我沒聽清楚。”

 

“進來吧……我想要,求求你進來吧……”何淑儀面紅耳赤,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有如此放蕩,竟然要求一個老男人進入自己的身體。

 

老羅用力抓住何淑儀胸部的高峰,用力揉搓笑道:“叫我爸爸,我就進來。”

 

何淑儀徹底動情,她感覺到身體已經化成了一汪春水,私處更是想無數螞蟻在啃食一樣,讓她無法抗拒老羅的要求。

 

“爸,爸爸……我的好爸爸,求求你進來吧……”

 

這發嗲的言語讓老羅再也無法把持,扛起了何淑儀的雙腿,讓濕潤的花蕊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老槍對準入口,猛地聳動腰部,直接便破開泥濘道路,二十多公分長的老槍全根沒入到了何淑儀的身體之中……

 

“哦……”

 

身體的填充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這種快感是男友無法給予的,讓她感覺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活躍了起來。

 

在老羅瘋狂的耕耘下,她胸口的兩只雄壯白兔如同精靈一樣歡呼雀躍起來。

 

感受著老羅不斷在自己身體內進進出出,何淑儀的身體也越發的敏感,分泌出了大量潤滑的水漬,讓二人可以更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大腦的空白讓她一陣空靈,在老羅的瘋狂沖刺之下,她很快便迎來了第一波高潮,身子劇烈顫抖,不顧一切的伸手摟住了老羅的頸部。

 

入獄二十年來,老羅第一次嘗試到了女人的味道,雖然不是沈慕媛,但是這個極品卻比沈慕媛那具處子之身還要帶勁兒。

 

老羅雖然沒有搞過太多的女人,但是在監獄中聽過獄友們說過,極品女人只要輕輕觸碰,便會水流如注。

 

顯然,何淑儀就是這種極品女人,每一次的全根沒入,多會流淌出大量的水漬,怪不得都說女人是水做的,原來水竟然是來自這個地方。

 

老羅越想越激動,速度也越來越快,而且次次都是全根沒入,聽著何淑儀放浪的舒爽叫聲,老槍更是無比的膨脹。

 

“哦……天吶,我快要死了……我要來了……來了……”

 

在老羅瘋狂的沖刺之下,何淑儀無法承受,一道電流在身體內激射而出,在一次被老羅送上了巔峰。

何淑儀雖然只有二十四歲,但是和男友已經談了五年戀愛,這五年時間,她從來都沒有接觸過男友意外的男人。

 

因為男友的不行,何淑儀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

 

但是在老羅的身上,她終于體會到了女人的快樂,這種快樂根本就不是男友能給予自己的,甚至被自己用手來滿足自己還要強烈數百倍。

 

當何淑儀達到第二次巔峰之后,老羅并沒有任何緩慢,依舊如同開始一樣,保持著沖鋒的速度瘋狂的沖刺。

 

“啊……我快要死了……唔……”

 

第三次巔峰很快便席卷全身,何淑儀被老羅折騰的快要虛脫,但老羅卻并沒有要噴涌而出的想法。

 

一絲不掛的兩具身體緊密結合在一起,兩者接觸的地方因為有水漬的潤滑,發出‘啪啪’的撞擊聲。

 

每一次的撞擊,都全根沒入,而且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何淑儀癱軟般躺在床上任憑老羅瘋狂沖刺,發出一陣陣歡愉的呻吟聲。

 

她已經徹底臣服在了老羅的攻勢之下,她的腦中一片空白,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讓自己將五年來未曾感受過的快感一并感受完。

 

在全身心的投入之下,不到半個鐘頭,何淑儀便被老羅第六次送上了云端。

 

何淑儀的身體潮紅無比,是老羅讓她感覺到了身為女人的快樂,她已經沉淪在了老羅瘋狂的沖刺之下,她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從別的男人身上感覺到這種前所未有的快感,甚至在想,如果離開了老羅,那么她將何去何從。

 

這一次的感覺還要前幾次舒爽很多,而且一道激流從身體內竄涌而過,直接便噴涌了出來。

 

正在瘋狂沖刺的老羅感覺到狹窄的泥濘甬道內排出了大量的炙熱水流,包裹住了敏感的蟒頭。

 

這一瞬間,老羅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再也控制不住,老槍堅硬無比,猛地刺入到了何淑儀的最深處一個哆嗦,億萬精兵瞬間噴涌而出,全部涌入了何淑儀的身體里面。

 

何淑儀昨天月事兒才完,今天正是安全期,所以也不怕受孕,雙腿緊緊夾住老羅的腰部,生怕這根還在顫抖的老槍突然抽離身體,讓她再次寂寞空虛。

 

老羅將所有的子彈一滴不剩的交給了何淑儀,兩個人抱在一起喘著粗氣,足足五分鐘,老槍在繳械投降后,這才疲軟滑了出來。

 

快感過后,老羅意識到自己上了一個和這件事情毫不相關的女人,一種負罪感油然升起。

 

他急忙從何淑儀身上爬起來,匆忙穿好衣服,歉意說道:“何小姐,剛才的事情真是對不住了。”

 

何淑儀和老羅不同,她之前雖然有些排斥老羅,可老羅讓她高潮迭起之后,便將整個身心都交給了老羅,更是已經淪陷在了老羅強大的老槍之下。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