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學區房打回原形后,還需在平衡教育資源上下大功夫,很多家長表示,不指望去最好的學校,但不希望進那些“坑校”

200.jpg

 放在更長遠的視角看,需在平衡教育資源上下大功夫。

近日,據中國基金報消息,北京市西城區已明確,2020年7月31日后購房家庭,不再對應登記入學劃片學校,全部以多校劃片方式在學區或相鄰學區內入學。這也就意味著,那些花數百上千萬買下學區房的家長,將無法再如愿把孩子送進“牛小”(優質小學)了。
學區房現象這些年在很多城市普遍存在。那些優質小學附近的房產,遠遠高于周邊同品質樓盤的價格,就是因為優質的教育資源加持。這種現象引發的爭議很多,有人覺得只要有錢就能給孩子拼一個機會,也算一種公平;有人覺得這實質就是“拼爹”,對窮人家孩子不公平。孰是孰非,取決于站在什么角度,或很難有共識。但不管過去怎么看,現在北京西城釋放的信號是,學區房的游戲可能要玩不下去了。
其實不光是北京西城,整治學區房已經成為全國性的政策方向。今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再次強調,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增加保障性租賃住房和共有產權住房供給,防止以學區房等名義炒作房價。可見,西城的“最狠”大招,可能會逐漸成為各地的標準做法。
這也就意味著,小學招生的規則發生了較大變化。過去家長可以通過買房變相“買”一個確定的學位,可今后那些優質小學只能通過抽簽分配學位,學生會去哪里讀書,就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雖說抽簽是最為公平的分配方式,可如果教育資源仍舊是不均衡的,那結果就很難保證絕對的公平。舉個最簡單例子,如果一個學習成績更好、更自律的孩子,比一個成績相對不好、貪玩的孩子分到的學校差很多,那讓學生和家長怎么心平氣和地接受隨機分配的結果呢?
由此可見,真正的教育公平,改變學位的分配方式還不足以實現。而把學區房打回“原形”,對樓市的意義,更大于教育。只要優質教育資源的數量仍然緊缺,學校和學校之間的差距仍然存在,那么在滿足一部分人需求的同時,必然有一部分人就被排除在學位之外。
另一方面,學區房焦慮被消除之后,家長可能又會陷入不知孩子能去哪所學校的焦慮。這種看運氣的抽簽,還可能因為不透明而催生內幕擔憂,因而,相關部門要做好監督,確保經得住拷問。
而放在更長遠的視角看,還需在平衡教育資源上下大功夫。學校之間有差距是可以理解的,“牛小”永遠是少數,但其他學校之間至少不能差距過大。就像很多家長表示的,不指望去最好的學校,但不希望進那些“坑校”。言外之意,有些學校的教學水平在水平線之下,會讓家長產生可能“毀孩子”的擔憂。
所以,加大對這些學校的公共投入,改善師資、設備等軟硬件,把家長在意的這些“坑”填起來,才能滿足學生和家長基本的教育訴求。這樣,常年籠罩在家長身上的教育焦慮,才能真正被驅散。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