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甜好軟-餐桌下手指進入

 在說我對自己的技術,那是有著絕對的信心的,保證質量能經得起蕓蕓眾生,悠悠之口的考驗!

 文學

如果在像如今自己一個人干的話,那我這一輩子估計也就是這個樣兒了,雖說我現在歲數大了,但卻一樣有著一個創業的心啊!

“寧寧你的話我會好好考慮一下的,不過這拉隊伍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我還需要從長計議一下!”

我現在雖然是被楊寧寧說動,但卻并不是那種盲目的人,做事謀定而后動是我一向以來的風格,這件事還需要我仔細摸索一下,整出一個合適的方案來。

楊寧寧聽了我的話,點點頭,提醒了我一句。

“那你可要快點考慮好哦,因為錯過這一波的買房潮,房地產市場說不定會萎靡一段時間了,到時候你在想做大做強的話,那就難如登天了!”

想要將企業做起來的話,那就一定要依靠這個行業勢頭正猛的時候,雖說行業競爭也一樣會加劇,但是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真材實料。

想到這里,我便肯定的對楊寧寧說道:“放心吧,要不了太長時間的!”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絕對不允許自己輕易的錯過,絕對會仔細的制定一個方針出來。

因為我感覺自己距離人生巔峰,就好像只有一線之隔,跨出這一步,或許我的將來會波瀾壯闊。

第52章
要是以往,我絕對是沒有這種商海爭雄的想法。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王婷婷跟我的戀愛關系,雖然還沒有口頭上的明說,但是我倆的心意早已日月可昭。

一個合格的男人,總該是希望能讓自己心愛的女人過上優越的生活。

從前我沒有讓我的老婆過上這種日子,但是現在我不希望再一次讓王婷婷重蹈覆轍。

“寧寧,你為什么對我怎么好?”

我鼓足勇氣向旁邊的楊寧寧問了一個讓人感覺有些曖昧的問題。

這個問題其實我早就想問了,就在上次跟陳莉吃飯的時候,楊寧寧極力推薦我那一次,我就開始想著這個問題。

楊寧寧聽了我的曖昧話,俏臉有些泛紅,“因為你這人合我的胃口唄,能幫你我也是高興啊!”

她這話我覺得是不是真實想法,還有待商權,不過我也沒有必要太過去糾結其中的緣由,因為我實在想不出楊寧寧這種表現之下會給我帶來什么壞處。

正當我暗自揣摩楊寧寧的心境之際,她卻對我說起了另一件事情。

“前些日子我讓我爸爸去警告過秦宇了,短時間之內他怕是不會報復你的,不過你最好還是小心一點!”

我聞言笑道:“我沒有什么好怕的,別看我現在身子骨不比當年了,不過收拾一個小子,那還真不在話下。”

楊寧寧見我說的如此豪氣干云,她雙眼直冒星星的看著我,我這個大老爺們都被她給看的有些臉紅了。

半晌過后,楊寧寧或許也發現了自己的神態有些出格,便將話題重新引回來讓我發家致富這條路上來。

“李師傅,你到時候如果真拉自己的團隊了,可要幫我好好的出一口惡氣啊,秦宇那個王八蛋回來就是專門開展這方面業務的。”

隨后她又跟我說起了秦家的事情來。

秦宇的父親,名叫秦問天,是本市排名前三的大富豪,手下掌握著三家上市公司,身家巨富不知何幾。

其中問天地產是秦問天的印鈔機,也是其主攻的產業,最近幾年講究產業鏈,興起了一條龍的服務風格。

秦問天也算是一個眼光長遠之人,四年前就讓他的兒子出國留學,專門去學習家裝設計,為的就是讓秦宇日后回國發展裝修行業,這可是一個香餑餑。

我不得不感嘆,有錢人就是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秦問天都他娘的怎么有錢了,竟然還要來摻和一手裝修行業。

不過隨即我便釋然了,畢竟這年頭,沒有誰會嫌自己的錢多,嫌錢多的人一定都是那種沒有能力的人,秦問天多半就是那種既然老子有錢了,那就要做到最有錢的那一類人。

楊寧寧這妮子也真他媽的看得起我,我這百萬不到的身家,去跟秦宇那種富二代拼,這不是就跟雞蛋碰石頭差不多么!

雖然我很不愿意承認,不過我自己就是那顆雞蛋,而秦宇則是石頭,還是一顆鑲金帶銀的石頭。

&;nb

sp;楊寧寧見我面有難色,還以為我是在打退堂鼓了,便再度慫恿我道。

“李師傅,別怕,到時候我和陳姐會在資金上給你提供支持的,陳姐可是跟秦家不怎么對付呢!”

聽了楊寧寧的話,我心中依舊興致缺缺,雖說陳莉和楊寧寧都是富婆,可真要跟秦問天這種商業大鱷比起來,或許還是有些不足。

那可是有整整三家上市公司的大老板,這他媽是什么概念,隨便割他娘的一波韭菜都夠我奮斗幾十上百輩子了。

不過聽說陳莉跟秦家有過節,對于此事我還是有些好奇的,“陳小姐又是怎么跟秦家結了梁子?難道是業務往來方面么?”

對于這其中的因緣際會,楊寧寧也不甚清楚,反而是對我說起了另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

“家族方面的過節,那都是老一輩的事情了,具體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他們兩家不對付就是了,就陳姐臥龍山那套別墅,都是硬生生的從秦問天手里搶過來的呢!”

“嘶!”

我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能夠從秦問天手里搶東西的女人,那該是何等的財力?

看來我對陳莉身家的預估,簡直就是一錯再錯,不過這次我敢肯定,陳莉的身家起碼不會比秦問天差,甚至還可能更多。

楊寧寧朝我湊了過來,神秘兮兮的對我說道:“你知道當時那套房子是陳姐花多少錢買過來的嗎?”

我搖了搖頭,不敢隨便在猜,因為這種量級的人物,不是我這等平頭老百姓能夠妄自猜測的。

楊寧寧給我比了個手勢,看著她伸出的拇指和食指,這他媽的不是一個八么!

我很不爭氣的說話都開始有些不利索了,“八…八億?”

楊寧寧點了點頭,“那是整個臥龍山的樓王,也是本市的別墅之最,那是地位的象征,秦問天棄權并不是因為錢的問題,而是不像讓別人說他跟一個女孩子過不去,所以就只能花五個億買了西邊的另一棟別墅。”

楊寧寧說完頓了頓,接著道:“至于南邊那棟么,則是我家!”

好家伙,感情老子這裝修師父瞬間就跟本市的三大富豪給沾染上了關系啊!

說實話,這種結果讓我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他們全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而我只不過是一個茍延殘喘的人物罷了,他們享受的是生活,而我僅僅只是為了生存而已。

不過漢高祖劉邦,48歲尚能揭竿而起,54歲當上的威懾宇內的帝皇,短短六年時間,就能從一個小混混變成一個睥睨眾生的人物。

而我胡建國,今年也不過五十來歲,老夫聊發少年狂一次又有何妨。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