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探母親成功| 引誘媽媽是一件耐心的技術

 “老師,走吧。”

方彥博面色復雜地看著她想了想帶著她走出了小巷。

 文學

方彥博開著車,低聲問:“你家在哪?”

喻敏偏頭看著他輕聲道:“去你家。”

“喻敏,你別得寸進尺!”

男人皺眉,聲音冷得讓人心底發寒。

喻敏非但不怕反而笑了,“我就是喜歡得寸進尺,不要臉,老師今天不是已經知道了么?”

 “地址!”

方彥博已經不耐煩了,語氣很差,他真的懶得應付喻敏,一天沒吃飯餓得胃疼,現在他只想早點回家吃口熱騰騰的面泡個熱水澡。

喻敏到底只是個十七歲的學生,雖然面上冷靜其實已經嚇著了,動手捅人也是因為那個男人在喜歡的人面前玷污了自己。

喻敏的手微微顫抖,她很想就這樣撲進方彥博的懷里,抱著他的腰哭一場,不過現在不是時候,如果她撲過去這個男人只會狠狠地推開自己,不留任何情面。

方彥博半天沒聽到她的回答,不耐煩地轉頭一看,發現副駕駛的女生滿臉淚痕,正無聲無息地哭,哭得楚楚可憐惹人疼。

“麻煩!”

將紙巾扔進她懷里,方彥博煩躁地握著方向盤,語氣更差了。

“擦干凈眼淚,哭什么?!”

喻敏抽出紙巾擦了擦眼淚,依舊不說話,倔強得令人牙癢。

 “你到底回不回家?”

喻敏抬頭看他,朦朧的淚眼宛若夜晚泛著薄霧的湖面。

“老師,我家沒人,我不敢自己在家。”

“那你親戚呢?”

“他們不在本地。”

方彥博深吸一口氣,壓下火氣:“我送你去賓館。”

喻敏仰頭看著他,聲音軟綿綿的,像只可憐的小狗。

“老師,收留我一晚好么,我好怕。”

眼淚又流了出來,方彥博偏頭看了她一眼,他發現這個小姑娘哭起來無聲無息的,卻格外戳人心窩子。

大手猛地錘了下方向盤,喇叭聲嚇得喻敏身體一抖,瑟縮成一團哭得更狠了。

“行了,別哭了!去我家!”

得到滿意的答案喻敏止不住的淚立馬停了,乖巧地坐在副駕駛通過車窗看男人完美的側臉。

方彥博面目嚴肅,鼻梁上的鏡框在車內昏暗的燈光下微閃,薄唇微抿,看得出他此時的情緒很不好。

很快到了十樓,兩人出了電梯喻敏腳步頓住,等他走在前后才跟了上去。

男人在前面開門,喻敏偷偷記下了門牌號。

“進來。”

方彥博站在門口換鞋,喻敏聽話地走了進去將門帶上。

屋里擺著一雙男士拖鞋,方彥博換好后從鞋柜里取出一雙女士拖鞋扔在地上,然后也沒管她,自顧自去了洗手間。

門口喻敏看著明顯被穿過的拖鞋不開心地光腳走了進去。

兩室一廳的屋子,大概八十多平,一個人住很寬敞,屋內擺設簡單,沒有太多的裝飾,但家電齊全。

喻敏轉了一圈,坐在沙發上等他出來。

方彥博從洗手間走出來也沒搭理她,自顧自地去廚房煮面。

聽到開火的聲音,喻敏摸了摸空癟的肚子將書包放在沙發上,厚著臉皮去了廚房。

方彥博本來想忽視站在廚房門口的女生,但她的目光灼灼,盯得他渾身難受,終于還是沒忍住問了句:“你來做什么?”

“老師,我餓了。”

心里這么想,動作卻不含糊,從冰箱里又拿出一袋泡面一顆雞蛋,水開后,將三袋面全放了進去,打了三顆雞蛋。

沒一會兒,香味兒就飄出來了,喻敏肚子叫的歡騰,眼巴巴地看著鍋挪不動步。

“端到餐桌上。”

男人盛了滿滿一碗上面鋪著一顆荷包蛋,喻敏走過來接過端了出去。

盛夏的面倒在一個大碗里,方彥博拿著兩雙筷子走到餐桌將其中一雙遞給喻敏。

“坐下吃吧,吃完早點睡覺,你睡那個屋。”

喻敏順著他修長的手指看過去點了點頭,坐下來小口小口地吃起面,方彥博也很餓,吃飯的動作卻很優雅,喻敏邊吃邊偷看。

喻敏刻意放慢吃飯的速度,直到男人吃完她才也放下筷子。

方彥博端起碗筷拿到廚房動作利落地洗刷,喻敏跟了上來輕聲問:“老師,我幫你吧。”

“你作業寫完了?”

男人頭也不抬問到了最關鍵的點上,喻敏一噎,老實回道:“還差兩科每寫完。”

“去寫作業。”

方彥博身為班主任積危已久,喻敏也是怕他的,只好老老實實地拿出書包里的作業在餐桌上寫了起來。

臥室的房門被關上,燈也熄滅了,喻敏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才失望地捧著衣服回了房,其實她還想和老師一起睡的,不過老師生氣了,來日方長,下次的吧。

喻敏走進客房開了燈,仔細地看著手里的衣服。

是一件男款的背心,看著不像方彥博的尺碼,有點小,不過衣服有些舊,應該是以前穿的。

喻敏笑得像只小狐貍,老師的衣服啊,好開心~

抱著方彥博的衣服吸了半天,她才小心地穿在身上,

被褥還帶著被太陽曬過的味道,看來不久前剛曬過,非常松軟,躺在上面很舒服,折騰了一天她也累了,沒一會兒就在老師的味道里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彥博就把她揪了起來,喻敏睡眼朦朧地用昨晚老師給她找出的那套洗漱用具洗漱完迷迷糊糊地坐在餐桌上。

早餐是方彥博出去買回來的,將油條豆漿推到她面前,男人喝了口香甜的豆漿說道:“快點吃,一會兒我送你去上課。”

喻敏抓起一根油條咬了一口,腦袋還沒完全清醒,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

“哦。”

課代表來收作業的時候,她剛好寫完交了上去。

上課的時候沒什么精神,總是犯困,喻敏打了一個有一個哈欠,最后實在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枕著手臂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腰被人捅了一下,她動了動,沒醒。

過了幾秒,又被人捅了幾下,力道加重,喻敏不情不愿地睜開睡眼,皺著眉看向同桌。

“怎么了?”

聲音略微沙啞,帶著濃濃的起床氣。

同桌給了她個眼神,示意她看門口。

喻敏腦袋里很沉,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剛好和站在門口的班主任對上視線。

方彥博的臉色不太好,皺著眉看她。

腦袋仿佛瞬間清醒了不少,喻敏直起身做好揉了揉眼睛,老老實實地看向黑板。

過了一會兒,她再看過去的時候,門口那個男人已經走了。

“你膽子真大,閻王都看你半天了,你居然還睡得那么熟。”同桌孫小玉往她這邊湊了湊,悄聲說道。

喻敏腦袋發沉,可能是昨晚光腳站在外面著涼了有點感冒的架勢,肚子也微微脹痛。

強忍著上完上午的課,中午出去吃飯的時候喻敏去藥店買了盒感冒藥,又買了一杯熱飲。

一杯熱奶茶下肚,肚子總算好受了些,坐在校園的角落,喻敏看著操場上打球的男生發呆。

午休快結束了,喻敏起身往教學樓走,忽然,一對身影走進她的視線,喻敏腳步一頓,怔怔地看向前方。

方彥博和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走在一起,那女人一頭波浪卷發,臉上畫著美麗的妝容,看穿著打扮是個很精致的女人。

心口一陣抽痛,喻敏咬著牙看著并肩而行的兩人。

“彥博,你最近都不怎么聯系我了。”

蘇雅嘟嘴不滿地看著他,想挎他的手臂卻被男人不留痕跡地躲過。

“最近很忙,沒時間。”

方彥博面露不耐煩的神色,只想趕緊把她送走。

蘇雅的媽媽和方彥博的媽媽是好姐妹,兩人早早地給他們定了娃娃親,蘇雅喜歡這個英俊優雅的男人,可是方彥博不喜歡她,對她不來電。

方母一直想撮合他們,因此總是給兩人創造機會,可惜方彥博表現得十分鋼鐵直男,再曖昧的氣氛都會被他無情打破。由于男方的抗拒,兩家這娃娃親一直沒結上,方母氣的不行,每次方彥博回家都會被她念叨。

今天蘇雅是來送飯的,她總是抓住一切機會接近方彥博,特地做了對方喜歡的午餐,掐著點送來。

方彥博顧忌著兩家的關系被她看著吃了,吃完后就把她送了出來。

“又是忙,你什么時候陪我去看電影嘛~”

女人撒著嬌,突然不經意間瞥到不遠處直勾勾看著這里的女生,一臉疑惑地說:“那女生看什么呢?”

方彥博皺眉看過去,發現是喻敏后腳步一頓,和她對視了幾秒后男人淡定地收回視線繼續往校門口走。

“我就送你到這兒,你回去吧。”

方彥博站在校門口,聲音清冷。

蘇雅還想撒嬌,被男人冰冷的視線一看也不敢得寸進尺,只好嘟囔著說:“每次都這樣,你也不知道開車送人家回去。”

“你不開車來的么?趕緊回去吧,我還要忙,以后少來學校。”

方彥博每次說的都很明白,他根本不喜歡她,可是蘇雅自認為女追男隔層紗,反正慢慢磨,萬一這冷硬的石頭被她磨軟了呢!

送走了不情不愿的蘇雅,方彥博大步走回操場,此時喻敏的身影已經不見了,他站在原地看了一圈,發現確實不在后回了教學樓。

下午喻敏狀態不太好,整個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樣蔫兒,她看著黑板,像是在聽課,實際已經魂游天外了。

下午那女人是誰?老師不是說他沒有女朋友么?他們關系看起來很近。

越想越難受,喻敏心里又酸又澀,雖然知道老師不屬于自己,可是他們昨天剛做過啊,老師怎么可以和別的女人走那么近!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