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給我發信息想要我|考試前媽媽上一次

 “啊!”她小叫一聲,閉眼觸碰的卻不是硌人的地面,而換成一具火熱結實的軀體。

那是程錚在最后關頭撲倒地面去接了她一下。

“易丹,你沒事吧?”她聽到黎茵和其他人的聲音,但感受到的卻是身體相觸時的酥麻,她全身都壓在程錚身上,男人紊亂的鼻息噴出的熱氣打在她的耳邊,兩人胸膛相抵,大腿夾靠,每一方的感官都被放到最大。

 文學

“你…你,沒事吧?”程錚結巴地對懷里的女孩說道,被壓住不是最難受的,胸前兩團軟綿的擠壓讓他有些情不自禁,隨著易丹起身的摩擦給他的下身又是一陣刺激。

“沒…沒事”。易丹害羞著掙扎起身,程錚扶著自己的肩膀,她撐在他的胸膛,然后難以抑制地……揉了一把。

觸感真爽,易丹想,然后視線與他一撞。

兩人:“……”

啊不是啊,你聽我解釋!易丹在心里咆哮,臥槽我怎么就摸上去了!程錚不是這樣的啊!

她話還沒說出口,趕來的黎茵迅速把她撈起來:“你一直爬人身上干嘛呢?腳沒事嗎?程錚也沒事吧?”

趙書銘同樣也把程錚扶起,他的手放在胸前易丹揉的位置,不敢看她們:“我…很好,不用擔心”。

“呼,沒事就行,”靠著柱子的小哥松了口氣,“都說了要輕松點,不用拼個你死我活的嘛,這是我第一天當值,還好沒有意外,不然獎金都泡湯了”。

眾人:“……”喂喂喂,小哥哥,你重點錯了吧,你這是把心里話說出來了嗎?

中午,海餐廳。

排球場那點無傷大雅的小事早已被拋在腦后,易丹大口吃著螃蟹,絮絮叨叨說著下午的計劃。

“所以,要不要我們去沖浪?我看好多人都帶著沖浪板在水灘,聽說會有專門教練帶著一起,你們有沒有很心動?”

除了程錚點了點頭,黎茵和趙書銘都是面無表情。

“你就不能消停一會嘛,”黎茵癱坐在凳子上,右手無力地舉起筷子,“打完排球以后你是失憶了?我們逛了水上樂園,轉了附近的古巷小吃街,還和一群小屁孩堆了一大群城堡,下午還要沖浪?你可饒了我吧”。

“上午最后陪她打球了,我們倆上的”。趙書銘補充。

易丹不以為意:“生命在于運動,我們應該更熱愛生活才對”。

“你可閉嘴吧,這是一個死宅該有的臺詞嗎?不好意思,我單方面宣布移除你宅女身份”。

決定無果,不管易丹怎么求她,黎茵都一副“我已死,請燒紙”的態度,還假惺惺把包里裝的《時間簡史》拿出來,準備修身養心,不為所動。

黎茵不參與,趙書銘自然也跟著退出,只剩下程錚面色從容地剝殼喝湯,解決掉一個螃蟹后,拿紙抿了一下嘴巴,好半響,他吐了口氣:“下午...去游泳吧”。

酒店的專用游泳池按理是并不會在下午的時間開放,整個空曠的大廳周圍門窗緊閉,貼著“禁止通行”的指示牌安放于門口,柜臺處也只孤零零留下幾株插在瓶中的假百合。

程錚帶著易丹走過暗門,暢通無阻來到更衣室前。

“不用擔心,只不過是動用了一點我的權限,不會礙什么事”。

易丹了然,大佬畢竟就是大佬,她也沒多想,拿著袋子就跑進女更衣室中。

其余的兩人沒有意外躺在酒店的軟床上休息,下午是程錚教她游泳,易丹愛玩水,但僅僅限于“玩”,程錚說出那句話后,她立刻羞愧表示自己不會,男人也只是微愣,換了個教她游泳的說法。

“啪!”自控燈在她走進的瞬間打開,亮起一室奢華,室內最深處懸掛深色長簾,易丹走近捻住一角,輕輕掀開。

海灘景色就呈現在她眼前,白沙蔓延向遠,海潮追逐云朵拍打在灘面,沙灘上人都變成了小小的黑點,密密麻麻,還在源源不斷的增加。

景致壯麗直擊人心,能住上五星級酒店抬頭見海,也是多虧了程錚呢。

她換好衣服就進入游泳池館,正正方方的大水池橫臥中央,墻壁上的燈光照亮,光芒透過池水反射晶瑩的閃爍,游泳池一側是休息區,安置幾把座椅,另一側是透明的毛玻璃窗戶,下午熾熱的太陽光被模糊地看不清晰,打進來與白熾燈的光芒交相輝映,有種魔幻的感覺。

易丹裹著浴巾走到一個椅子邊,放下白毛巾開始做起了準備活動。

機器嗡嗡作響的聲音在無人的室內聽得極為清楚,管理人員已經在程錚的安排下打開了泳池的開關,雖然只有兩個,可是畢竟是大佬的命令,不敢疏忽,盡職盡責還是要有。

易丹正彎腰拉練著腿部的肌肉,女孩系著粉色連體的衣服使得身材的窈窕也更加顯眼。身上都是白瓷色,細細嫩嫩,但胸前的飽脹和后臀的挺翹蓋不住,屁股隨著腿部的伸出變換著美麗的形狀,隨著全身上下起伏運動。

她站起身再舒展手臂,向后仰幾下,從入口處就看到程錚進來了。

男人手里帶著幾塊塑料泡沫板,頭頂著泳帽泳鏡大步走過來,他身上的肌肉凸起,八塊腹肌赤裸裸暴露出來,長腿寬肩細腰,整個人卻極為緊實強壯,孔武有力。

通身古銅色,在噴張的胸肌上有著一處明顯的傷痕,走動過程中,厚實大腿中被緊身褲包裹的鼓起也一動一動的,勾勒出的尺寸本就異于常人,現在還像有了生命一般。

易丹看得臉熱,她好想撲上去摸一摸,程錚的身材可以說滿足了她全部幻想,只可惜現在只能遠觀不可近玩。

她停止練習的動作,站起來活動活動手腕腳腕。

女孩的動作在程錚眼中就是無端的誘惑了,纖腰細腿,白嫩軟甜,他知道易丹于他的吸引力有多大,每次只要她出現在自己眼前,心臟都不受控制跳的飛快,春夢中的場景也陣陣襲來,腦海中涌現的都是兩人赤身纏綿的景色。

程錚撇過身不看她,伸手遞出海綿板:“這是馬上下水要用的,戴在身上可以讓你飄起來”。

“謝謝啦”。易丹接過,拎住繩子在小蠻腰處比劃比劃,“我們馬上是要怎么學呢?我都沒有什么基礎啊……”她每次下水只敢套上游泳圈在水里胡亂撲騰,手臂和腿亂動著攪水玩,水花飛濺,直往人臉上滴去了,再嘗受到這種折磨后,原來和她經常一起游泳的都紛紛拒絕,表示陪誰劃水也在不和易丹一起。

易丹無奈,自己又懶得報培訓班,旱鴨子的屬性就維持到現在了。

程錚看著她的小動作說:“現在還不用,今天就教你最簡單的蛙泳,練習的動作是在岸上,下水了再穿”。

“好!”易丹丟下摞摞泡沫,見男人走到一旁的空椅子也跟了過去,她看程錚把他的毛巾也鋪在表面,整個人完全趴在上面,手臂伸直并攏,兩條精壯的大腿微張,聲音悶悶的傳過來。

“只有一會的時間也不夠學完整了,把腿部動作和換氣的掌握就行了,我先示范一遍”。

程錚教的過程中是心無旁騖,徹底靜下來,專心致志傳授著動作要領,害怕女孩不明白,一個動作維持很長時間。

易丹蹲在他旁邊不時晃著小腦袋,看著他的腿是如何發力,嘖嘖贊嘆:“程錚哥哥你懂的真多”。

那稱呼再一出來,程錚腿上的動作忽的一卡,整個人僵硬地不知所措。

易丹以為出了什么意外,站起來就開始往男人腿上揩油:“怎么了怎么了,程錚你不會抽筋了吧?”

程錚:“……”

“嗯…對…就是這個樣子……”男人的聲音絲絲顫抖,眼神飄忽,不敢往椅上躺著做動作的小人望去,他帶著繭子的大手握著纖纖玉足,整個身子是半蹲在一側,從另一個方向看過去,像是壓在身上一樣。

“一定到這個樣子嗎?好難受……”易丹一手撐住椅子,苦皺眉頭,時不時向程錚望去。

蛙泳最主要就是蹬腳的腳型,那一瞬間腳是要向外撐張平行的,她這個動作一直做不好,程錚就用手幫助她形成短期的肌肉記憶。

可這一幫倒又把男人心里的感覺勾了出來,指腹不經意會摩挲軟軟滑滑的腳背,自己緊張的手冒汗,女孩的小腳倒是冰冰涼涼,而且他蹲在一邊,正前方就是圓鼓的大屁股,在他矯正過程中會左扭一下,右擺一下,時間一長腳踝被掰的酸疼時那肉瓣的主人還會撅起來放松放松。

程錚胸膛被磨的劇烈起伏,克制住不去盯著那處香軟,但鼻息間卻充斥著無法揮散的若有若無的香氣,芬芳吸入,下腹就是一陣緊繃,尷尬的進退兩難。

好半響終于熬到休息的時間,男人渾身上下已經淌滿了汗,粗粗地喘著氣。

易丹也是汗涔涔的,腳掌處似乎還留著不屬于自己的溫熱,她伸手按揉撫摸自己酸脹的腳趾,整個人側躺在浴巾恢復元氣。

“天哪,只是練個姿勢就累成這樣,嗚嗚嗚,還是宅在家里舒服”。

“這是你剛開始,時間長了就好了”。程錚用手抹了額前的一把汗,走到自己座位處拿起毛巾擦拭著身子,擰開事先備好的礦泉水,猛灌了幾口。

易丹看著他的疲態,很是不解:“不對啊程大哥,我練腿累的夠嗆就行了,你不就是幫我按住腳,怎么也直喘氣?”

程錚一口水直接噴出來,劇烈地咳嗽。易丹見狀嚇得從椅子上跳起,跑過去在他的背上輕拍,她看著男人嗆得漲紅的臉,尋思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難道剛剛的表述有歧義,被誤會了?

程錚擺了擺手示意她停下,一本正經的給自己找說辭:“我只是…精神太集中了,不礙什么事”。

易丹半信半疑,也不好再問什么,看他氣息漸穩,又興沖沖地說:“練完這個是不是該練那個換氣了?要下水了嗎?”

程錚點點頭,指了指女孩放在一旁的泡沫板:“把那個戴上,我們就可以下水了”。

話音剛落,易丹就躥過去在腰間系上幾片薄板,綁完后又在男人的幫助下左右手臂也栓上一片,她走到下水的臺階處,背過去扶著欄桿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往下走,程錚在前面護著她以免摔倒。

在下肢進入水中的那一刻,易丹被冰的全身哆嗦了一下,她忍受冷意直到整個身子都浸泡進去后,蜷在角落抱住自己,還是涼的難受,更別說胸口還有水壓逼迫著。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