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不起老婆睡老媽|丑兒子娶不到老婆上老媽

 只是鐘瀚天真的以為是心蕾在害怕他帶回來一個陌生女人,而選擇不聞不問,緘默不言。在她密不透風的注視下,他像一個手沕無沕寸沕鐵的獵人踏進了幽深寂靜的森林,黑沕暗深處總有一雙眼睛盯著他,惷沕惷沕欲沕動,野獸潛伏沕在周圍,墨綠的瞳孔在sǐ寂的黑夜里發出瑩瑩的光亮。

 

鐘瀚還是在猶豫該怎么和心蕾開口,這個問題必須和她當面談論,不能再讓她錯下去了。

 

 文學

她還有大好前程和光沕明未來,不能讓她因為年輕時不成熟的想fǎ而毀在自己手上。他年輕時已經犯過嚴重的錯誤,并為此付出了代價。他暗自想到,如果沒有當初的沖動,沒有如今的她,他本本分分地念完大學,工作、結婚、生子,自己的人生軌跡是不是會完全不一樣。

 

就這么在店里翻書翻了一天,直到晚上快8點的時候才磨磨蹭蹭地回家,去解決那個棘手的、卻又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誰知道一開門就看見她就著單薄的衣服倒在沙發上蜷成一圈。他心里咯噔一下,打開冰箱上下翻了一遍,絲毫沒有被動過的痕跡。似乎自從他走了之后她就沒吃過飯了,所有的食材都原封不動地放在冰箱里。

 

她不是會做飯嗎?不然他也不會就這么大搖大擺地丟下她一個人在家。鐘瀚懊悔的同時,又趕緊進屋找了一層薄被給她蓋上,二話不說轉身進廚房。

 

心蕾不愛吃夜宵的,尤其是油膩的東西。他挑了兩個長得好看的基彈,和著米酒煮了,酸酸甜甜的她應該會喜歡。

 

“蕾蕾……吃點東西再睡……”十分鐘后,他打開客廳的燈,來到她身邊一手端著碗,一手輕輕晃著心蕾。然而就在心蕾睜眼的那一刻,鐘瀚又下意識地想要躲開。

 

她抬起眼皮漠然地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語,她做了一個夢,只感覺像是陷入一片深深淺淺的海域中,背后是無盡的黑潮和未知的恐懼,宛如一個巨大的漩渦將要把她xī進去。因為在黑沕暗中心看到了鐘瀚,她就義無反顧地往下跳,層層迭迭的情緒伴著咸濕的海水灌入她的耳鼻口沕中,快要溺斃窒沕息之際然后就被他搖醒了。蕾蕾……吃點好不好……”

 

最后她點頭,鐘瀚如釋重負,心中懸著的石頭終于落下。他主動坐在她身邊,一點點地喂她,看著她小口小口地吃下去。

 

二人相對峙,他總是最快敗下陣來的那一個,,丟盔棄甲,輸得最慘。

 

“今天是中秋節,而且我明天就要回學校了。”

 

“嗯,好,我送你。”他企圖避重就輕。

 

“那我去睡了。”她起身推開他徑直走開,

 

他抬手想拉住她,又放下。千言萬語都被堵在嘴邊,明明想說的還有很多。萬般無奈之際,他也cǎocǎo洗漱上沕床。半夜側著身沕子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有人推門而入,床一陣輕微晃動后一雙纖細的手環上了他的腰,冰涼的小沕tuǐ貼著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像是為了讓她安心一般,他握住了她的手,就像小時候一樣,摔倒在地的她總是哭著尋著他的手,一定要兩只小手抓沕住他的手指頭她才會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不吵不鬧。

 

他背對著她,liú動的夜sè將他罩在黑夜里。

 

過了很久,她也不知道他睡了沒,只能看著他的后背發dāi,心事重重。早上被鐘瀚叫醒后,看著他若有所思,欲言又止的神態,心蕾就知道有些事他不吐不快。

 

在送她回學校的路上,心蕾仍舊選擇坐在車的斜后方。鐘瀚只能通沕過后視鏡看著她陰晴不定的臉,開車平視前方的時候,他也能感覺到身后那股火沕熱直白的視線。當有些事情說破后,她也就懶得那么遮遮掩掩了。

 

“蕾蕾……”快要到學校的時候,他終于開口了。

 

“嗯?”心蕾收到的中秋節的第一個月餅,是來自室友白初薏的。令人哭笑不得的五仁月餅,咬在嘴里顆粒分明的餡粒,口味香甜,綿中帶酥,有多種果仁的香味,像極了她玲瓏的心思。

 

不知道鐘瀚有沒有機會吃到月餅呢?

 

中秋之后的天氣,有種云淡風輕的舒緩,斜斜掛在天空的太陽把新生們曬紅曬黑又曬成金sè,huā式曰光浴,就是不見一個雨天。秋風打個卷給排排站的新生們送去陣陣清涼,干燥的場地上落下的汗滴還是會被瞬間蒸發。

 

耳邊少不了的是男生們一陣蓋過一陣的嘶吼吶喊,再是舉止松散,吊兒郎當的男生也被教guān訓得如打了基xuè一樣在訓練場上吼得脖子上的青筋bào起,十幾天過去了,心中的cāo沕你沕mā還是只敢對著空氣發作,面對嚴厲的魔鬼教guān還是一個個慫包。

 

由于男女陣營分開訓練,反觀女生的隊伍,一個個細弱蚊蠅,集體的口號聲都比一個男生的吼叫秀氣得多,連配備的教guān都要wēn和一些。閑下來休整時,不少大膽的女生還會和長得好看又年輕的教guān搭訕,講起笑話來引得一片銀鈴似的笑聲。

 

荷爾蒙和青春氣息bào發的訓練場上,心蕾不為所動,看著嬉笑的眾人眼神譏誚,嘴角都掛著冷笑。在他看來,全世界的男人都只稱得上是雄性動物,只有她老bà才是男神。

 

呵,沒趣。

 

然而就是在這樣已經wēn和許多的天氣下,站在她身邊的室友白初薏還是中暑了,毫無防備地,眾目睽睽之下一彎腰就吐了出來,污沕穢的嘔吐物差點濺在前排女生的身上,女生一個個尖沕叫彈開了,引得周圍一群人如避瘟沕神躲開白初薏。不知是痛苦的還是羞愧的淚水,浸沕濕沕了她的眼睛。

 

心蕾還記得白初薏塞給她今年第一個月餅時的感動,她在一旁輕沕撫白初薏的脊背,挽了挽嘴角,安慰道,“沒事沒事,我還在。我們去醫務室吧。”

 

白初薏點點頭,擦干了嘴角和眼淚靠在心蕾肩上。心蕾向教guān請了個假,就火速把她護送至醫務室,路過其他隊伍時,引得不少人竊竊私沕語,但她并不想在這種情況下成為焦點。

 

醫務室里的醫生早就備好了wēn開水和葡萄糖,心蕾給白初薏喂下,送她到清涼干shuǎng的屋子里休息。每年的jun訓都有很多身jiāo體弱的人病倒,無論男女,比如現在她眼前就有個人高馬大卻哀嚎連連的小伙子,shī體一樣躺在床板上,因為病床不夠用了,臨時拼湊的床板太短,容不下他的身軀,他兩只滑稽的腳只能套著鞋子懸在空中,蕩來蕩去。嘖,他的腳踝不會硌得疼嗎?心蕾腦海中突然蹦出這樣一個念頭。

 

“那個,美沕女……”床板上的shī體沖她招手,“能不能幫我搭個凳子。”說完指了指懸著的雙腳,還靈活地晃動了兩下。

 

“......”

 

心蕾沒吱聲,但還是照做了。

 

“謝謝啊美沕女。”小伙子咧嘴一笑,露沕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接上凳子的男生就像多上了一排電池,突然滿xuè復活開始嘰里呱啦地說個不停。

 

“美沕女那是你同學啊。”

 

“美沕女我是廣電院的,你是哪個院的啊?

 

“美沕女我有點渴了能不能再幫忙遞一下水杯謝謝了啊。”

 

她覺得他聒噪得像一顆碩沕大的蟬,只不過苗條的蟬趴在樹干上,背后是纖長透沕明的羽翼,他jú促地躺在床板上,肚皮上還可憐兮兮地搭了一根沕máo巾。

 

旁邊拿完yào的女醫生一巴掌拍在他支出來的手臂上,亮出灌滿yào液的注射器,喝道:“安靜點。”

 

他頓時噤若寒蟬,默不作聲。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