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疼你們一個一個來|師傅兩個一起我會壞掉的

 沈靖南靠在椅背上,左手隨意的搭在方向盤上,漫不經心的道:“沒關系,以后總會習慣的。”

男人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臉上,就好像在故意觀察她的反應一樣。

 文學

秦嵐已經把牛仔褲套上了,正在往身上套襯衣,聞言動作一頓,側過臉往沈靖南這邊看了過來。

“以后?”

沈靖南略微頷首:“嗯哼。”

秦嵐的語氣頓時冷冽了起來:“我以為,我們之間沒有以后,沈少說這話,難道是打算食言?”

沈靖南笑了笑,非常不以為意:“我說過,看你表現,如果你表現的好,我就放過你,可你自己也看到了你剛才的表現。”

跟這樣一個臉皮厚得近乎無賴的人談信用,可能是她做過最錯的一件事情。

秦嵐并不打算繼續談下去,她將襯衣用手捏住,就這么下了車,而那些可憐的扣子,依舊留在沈靖南的車上。

沒有兩步,身后就傳來了男人的聲音:“你打算就這么離開?穿一件被扯破了的襯衣,一個人獨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她只是扯了扯嘴角:“不然呢?”

身后的腳步聲漸行漸近,沈靖南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我還有一個更好的提議。”

秦嵐毫無防備,就被男人有力的雙臂抱了起來。

“那就是跟我回家。”

秦嵐被沈靖南抱回了車上,他一踩油門就直接駛進了小區里面,最后駛進了一棟獨棟別墅旁邊的車庫。

秦嵐看著那棟樓,有些怔愣。

剛才在車上纏綿時,她腦海里浮現的紛雜思緒,此刻又竄了出來。

“為什么?”

“嗯?”

“為什么帶我回家,白總說,沈少從來不帶女人回家的。”

沈靖南從車上下來,繞到另外一邊,替她打開了車門,而后又探進大半個身子,替她將安全帶解開。

這時,他才凝視著她的臉,微微一笑:“白總說的沒錯,可是,我也說過了,你是例外。”

不知何時,月亮從厚厚的云層中鉆了出來,銀白色的光輝灑滿了大地。

那一抹銀白色照亮了男人的半邊側臉,秦嵐將他臉上的表情看的分明。

她看著他嘴角揚起的弧度,然后張開了嘴:“如果你更喜歡談個戀愛的話,我們可以交往。”

“以戀人的名義。”

秦嵐怔怔的盯著男人嘴角的那一絲笑意,良久,她才收回視線。

“多謝沈少抬愛,想必有很多女人想當你的女朋友,我就不摻和了。”

沈靖南卻并不生氣:“現在不答應沒關系,我有的是時間。”

這話讓秦嵐再一次皺了皺眉頭。

像沈靖南這樣有權有勢的人,便是最怕有耐心了,被他盯上,除非他自己放棄,否則絕對沒有逃脫的可能。

她是一點都不明白,他是怎么看上她的。

別墅的大門被人打開,年輕的女孩穿著一身火辣的短裙,踩著一雙恨天高,從里面走了出來。

沈靖南的視線頓時被女孩吸引過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女孩,不悅道:“怎么穿成這樣?”

雖然語氣不悅,但秦嵐還是察覺出了其中的寵溺。

擺在明面上的寵溺。

女孩幾步走到沈靖南的身旁,挽著他的手臂撒嬌:“就準你西裝革履的,不準我好好打扮打扮?哥,你現在真的是越來越霸道了。”

嬌嗔的語氣簡直是恰到好處。沈靖南伸手揉了揉女孩柔軟的發,笑道:“其實我妹妹長得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你打扮成這樣,身邊會圍一圈色狼的。”

秦嵐看著兄妹倆的互動,鼻頭一酸,眼眶突然就紅了。

眼前的世界就好像在她的眼前被分割成了涇渭分明的兩半,在那個世界里的他們兀自溫情著,羨煞旁人。而這個世界里的她,沉浸在莫名的悲傷中,看回憶分崩離析。

思緒飄回了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她幾乎落下淚來。

……

——姐,她好可憐的,我們帶著她一起吧?

……

……

——姐,我身體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

秦嵐微微昂起頭顱,任由眼淚回流。

好在,月亮已經隱沒在了云層之后,靠著小區里道路兩旁的微弱燈光,才讓她將內心深處的那點脆弱盡數武裝。

分割的世界重新融合。

沈月在沈靖南的胸膛上不輕不重的捶了兩下,笑道:“哥,你的嘴現在是越來越甜了,難怪能夠哄得一個又一個女人對你死心塌地。”

半打趣的聲音里,沒有絲毫的惡意,然而卻刺激得秦嵐握緊了拳頭。

她深呼吸一下,將悲傷的情緒盡數掩埋,這才抬起明艷的臉龐,目光灼灼的盯著那對兄妹,更確切一點來說,是盯著沈月。

“我和沈少只是朋友。”

沈月對自己哥哥是一副臉孔,對著她這個外人,卻又是另一副,極其不屑的從鼻子里發出一聲輕哼:“那是當然,在沒有正式成為我大嫂之前,可不就是朋友么,不過,有的女人一輩子都是朋友,成不了大嫂。”

秦嵐針鋒相對:“我也沒打算當你的大嫂。”

沈月又是一哼:“那樣最好,能夠當我大嫂的人,一定要能跟我們家門當戶對。”

沈靖南適時的開口:“行了,你不是還有約會,趕緊過去吧。”

沈月這才踩著恨天高朝著她的車子走去。

想了想,卻又轉了個彎兒。

“哥,你車借我。”

沒等沈靖南同意,沈月就拿了沈靖南的鑰匙,驅車離開。

沈靖南無奈的笑了笑,對她說:“我的這個妹妹簡直被寵壞了,她說話是這樣沒遮沒掩的,你不要介意。”

“這不是有你這么個寵愛她的哥哥么。”

暗含嘲諷的語氣,讓沈靖南更加愉悅:“你該不會是連我親妹妹的醋也吃吧?”

秦嵐緊緊地抿著唇,沒有回答。

并不明亮的光線下,她眼底那一抹悲凄并不明顯。

沈靖南在浴室里折騰的時間,比平時洗澡的時間長了一半,他站在鏡子前,刮了一遍胡子,又噴了點須后水。

這期間,他的手機響了不下四五次,大約又是他們圈子里的那群人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不會有什么要緊事,無非就是去夜總會聚一聚,喝個酒打個牌什么的。

他便沖著外面喊:“嵐嵐,幫我接一下電話。”

外面無人應答,電話依舊響個不停。

沈靖南將寬大的浴巾系在腰間,想了想,又往下拉了一點,露出性感的人魚線,還對著鏡子照了一會兒。

有的時候,人就是這樣,越是在乎的人,就越想顯露出自己各方面的優勢,哪怕有一丁點兒看不過去的地方,都會被放大無數倍。

直到他對著鏡子里的好身材滿意的點點頭,這才打開門走出了浴室。

下一秒,目光定格在了床上。

原先還坐在床邊那個地方的人,此刻卻不見了蹤影。

沈靖南趿拉著拖鞋往外走去。客廳、廚房、甚至是外面的衛生間都找過了,依舊沒看見人。

這時沈靖南才確定,那人是趁著他洗澡的那段時間,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他扯開嘴角,發出兩聲低沉的“呵呵”,然而下一秒,他就提到了餐桌旁的椅子,一聲巨響在寬敞的客廳里回蕩著,余音經久不息。

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那邊調侃著:“這么久不接電話,該不會正在女人床上溫存著吧?”

“等著,我馬上過去。”

電話那邊的人似乎并沒有察覺到他的語氣不好,自顧自的說:“把你追了三個月的那女人也帶過來給哥幾個瞧瞧唄,東子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女人,竟然讓咱們的沈少耗了三個月的時間。”

那邊的聲音格外嘈雜,沈靖南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聽了那聲音,心情格外的煩躁。

“她今天不舒服,明天再帶過去介紹給你們認識。”

他說完這話就直接掛掉了電話,抽出一根香煙點上。

煙霧繚繞中,男人的臉顯現出一種模糊的陰霾來,看起來晦暗不明。

等這根煙完全燃盡了,他這才起身往外面走去。

*

夜色清涼如水。

窗戶沒有關上,夜晚的涼風從敞開的窗戶徐徐吹來,卷動著窗簾,月光照亮了床上躺著的人。

夜晚的溫度已經降了下來,并不似白日那般炎熱,可床上的人腦門上卻出了一層薄汗。

睡得并不安穩。

無邊無際的夢境,就像是將那些久遠的過往,罩上了一層并不透明的輕紗,就連憂傷,都帶著一種朦朧的味道。

她穿過無邊無際的長廊,來到了喧囂的街道,人群聚在一起,圍著那個車禍現場。

地上好多血,入眼之處全部都是一片刺目的鮮紅。

是誰在哭,哭的驚天東西,那凄涼的哀嚎,仿佛能沖出天際,震碎蒼穹。

站在人群之外的秦嵐,忽然伸出手,捂在了胸口的位置。

“姐姐,我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是誰再說話?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