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的懲罰|眾神的新娘[abo]

  “666,陳哥什么時候帶我混混啊。”這也是同學,叫徐海洋,念書的時候就挺狗的,專門巴結一些混的好的人,去年過年回家,他不知道在哪聽說我開的大奔馳回家,就加了我的微信,三天兩頭就發消息,問我這邊有沒有的混。

    這兩個人評論,我一個都沒有回。

 文學

    多說多錯,不說不錯。

    跟著張總兩年,我已經學會了怎么樣不讓別人看穿自己的底牌,跟他們回多了,他們肯定要順著竿子問我,你現在在哪啊,做什么啊?

    我怎么說?

    說我特么就是一個司機?

    誠實想讓我這么做,但虛榮心不允許我這么做……

    不過,接下來一個人的評論,讓我有了想要回復的沖動,她叫李萍,是我初三的同學,很漂亮,也很有氣質,寫的一手好字,當年我還暗戀過她,但是沒有追求成功。

    她評論:這么早啊。

    我點到回復上面,寫了幾個字,最終刪除了,不是我不想回,而是我回了李萍消息,卻沒有回復王浩和徐海洋的消息不太好。

    于是,我單獨點開了李萍的微信,回復了一條:是啊,有點忙,我先開車了,下次跟你聊。

    叮鈴。

    李萍的消息回復了過來,簡簡單單:好的。

    放下手機,李萍恬靜的氣質出現在腦海,心情澎湃,心想著今年回老家過年,是不是找機會參加一下同學聚會,說不定能夠李萍發生點什么也不一定……

    我心頭火熱,再次握緊了奔馳E300的方向盤,視線透過擋風玻璃落到了車頭上的奔馳專屬標志,得意的感慨著:

    這就是奔馳比寶馬好的地方了,雖然是同級別豪車,但是人家奔馳朋友圈拍小視頻裝比,不用特意對著方向盤上的標志拍,人家就知道你開的是奔馳,比裝的清新,自然,圓潤,一點也不突兀。

    不像寶馬,你還得特意對著方向盤上,人家才看得見寶馬標志,那樣的話,就太過刻意了,人家也會覺得你在故意炫耀。

    正浮想聯翩的時候,張總上了車,說道:“先去麗都花園。”

    麗都花園是王雅蘭住的小區,很高檔,一套房子要差不多兩百萬,開始的時候是租的,后來王雅蘭懷孕之后,便纏著張總給她買了下來,三室兩廳,豪華裝修。

    當時我知道張總給她把租的那套房子買下來之后,不止一次的私底下感嘆,女人就是好,腿一分,兩百萬到手了……

    路上。

    張總先是給王雅蘭打了個電話,然后看著我突然說道:“小陳,昨天晚上我跟我老婆辦事的時候,你在外面偷看的吧?”

    我心里一跳,緊張起來,雖然老板說過要我勾引他老婆,但是一般正常來說,任何男人都特別介意這種事情的。

    “沒事,我又沒怪你。”張總笑了笑,像魔鬼一樣引導著我,問道:“小陳,說實話,我老婆身材怎么樣?”

    “很……很好。”我支支吾吾的說著,緊張的不行。

    張總又問:“她的胸美不美?”

    “美……”在張總的誘導下,我咽了口口水,眼前不由自主的出現了老板娘胸前的兩團雪白。

    張總在生意場上打拼了這么多年,最擅長的就是對男人的投其所好,察顏觀色能力極強,他看出了我的動心,嘴角勾勒出得逞的笑意:

    “那想不想上她?像我一樣,對著她屁股一次又一次的沖擊?跟你說,她下面很敏感的,又緊,水又多。”

    我發誓,這一刻張總真的想一個魔鬼,蠱惑能力太強了,都特么把我說硬了,但是也得益于我跟了他這么多年,腦子成長了很多,總算沒有得意忘形。

    盡管心里很想跟老板娘做那種刺激的事情,但我還是臉上做出了為難,想而不敢做的樣子。

    “瞧你那點出息。”

    張總在我后腦勺上拍了一下,笑罵道:“讓你玩的是我老婆,我都介意,你怕什么?”

    “張總,我是真不行,你不要為難我了,老板娘那么漂亮,又是大學生,怎么可能看得上我。”我言不由衷,欲拒還迎的說著。

    張總以身說法:“急什么,我當年也是個窮酸包工頭,不也一樣娶了她嗎?這事畢竟見不得人,只有你能幫我了知道嗎?你放心,只要你能夠把我老婆弄上床,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說著,張總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只要你功夫好,能夠抓住我老婆的心,說不定還能在我老婆的幫助下,少奮斗二十年,我那老丈人雖然從機關上退了下來,但是在地方上人脈還是很廣的,要不然我離婚哪用這么費心思?”

    張總雖然開玩笑,但他說的也是事實,只要老板娘跟家里說一聲,在寧安市隨便做點事情都可以順風順水,當初張總就是憑借著他老丈人的關系,才能做政,府單位的裝修工程。

    而且老板娘還那么漂亮。

    但是,說真的,要我跟老板娘上床的話,我一百個,一千個想,但是要我跟她結婚,我真的有點別扭。

    內心潛意識……我還是想找一個處結婚,因為一想到自己要娶的人被別的男人趴在上面開墾過,我真的過不了心里的那個檻。

    想到這里,我不禁從后視鏡偷偷看了一眼張總,他怎么就那么想得開,居然會想讓我勾引他老婆上床?

    不過,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張總現在想的是跟老板娘離婚,和王雅蘭結婚,所以他不介意也很正常。

    到了麗都花園三棟,二單元樓下。

    張總打了王雅蘭的電話,很快,樓梯口出現了張亞蘭充滿青春氣息的軀體,穿的很時尚,也很誘惑,黑色小外套下面的襯衣松開兩個鈕扣,露出深深的雪白溝壑,黑色短裙包裹著性感的臀部,一雙大腿緊致圓潤,誘惑至極。

雖然說在我看來老板娘真的很漂亮,氣質也特別的好,張總為了要跟王雅蘭在一起跟她離婚,我替老板娘不值,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認王雅蘭也真的是一個妲己一樣的狐貍精,老板被她迷的神魂顛倒也不是沒有原因。

    關鍵是王雅蘭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會勾人了,一舉一動都讓男人為她著迷。

    王雅蘭是211名牌大學畢業,一年前剛到公司的時候,就是那種大學剛畢業,沒有被世俗污染的校花感覺,穿著正經,按時上班,按時下班,也不去什么酒吧KTV唱歌。

    長得又漂亮,生活作風又好,一看就特別清純。

    這種女人誰不喜歡?

    張總一開始就盯上了她,約了幾次,被拒絕后,更上心了,變著方的送王雅蘭禮物,好不容易在一次她被灌醉后,趁機上了她,那天夜里是我開車把他們兩個送到如家賓館去的,我就記得張總從如家賓館出來之后,滿臉興奮的跟我說,臥槽,王雅蘭居然還是個處,見紅了,真他媽的值了。

    當時,我坐車里心里還有點酸楚,心想好B都被狗給草了,畢竟王雅蘭長得漂亮啊,別說張總,我也想要啊,跟我年紀差不多大,我還不止一次的幻想過,要是她看上我,和我結婚就好了。

    直到后來一次偶然,我才知道,王雅蘭是個多么厲害的女人,精于心計,從進公司那一天起,她就在跟張總下棋。

    故作清純。

    欲拒還迎。

    張總就這么深深陷了進去,別提對她有著迷了,甚至連王雅蘭跟剛進公司時候的時候完全是兩個形象也覺察不出來。

    當然,我也不可能傻到跟張總說這些,男人就是這樣,一旦對一個女人上了心,就什么也聽不進去了,誰說點閑話,就是他敵人,正應了那句話,動我兄弟可以,別動我女人。

    ……

    一陣香風襲來。

    王雅蘭打開車門,賭氣般的坐在了張總的旁邊,兩條腿,要多白有多白,她也不理張總,而是側臉看著窗外,狐媚子般的臉上滿是小情緒和不高興。

    我握著方向盤,目不斜視的開車,心里暗嘆,兩個戲精又要上線了……

    張總見王雅蘭不說話,急了,連忙伸手安慰,但是被王雅蘭把他手給打了回去,小情緒滿滿的哼聲說:“拿開,別用你的臭手碰我。”

    張總故意裝不懂:“我手怎么臭了?”

    “你……”王雅蘭一副害羞的說不出口,特別吃醋的樣子,委屈的說:“你敢說你昨天晚上沒碰你老婆嗎?我不管,我一想到你跟你老婆做那種事情,我心里就受不了,忍不住吃醋。”

    “你說這個啊,我以為你氣什么呢。”張總“恍然”:“我昨天晚上跟她什么都沒做,早早的就睡覺了。”

    “真的?”

    “當然是真的啊,我這么愛你,還能騙你啊。”

    王雅蘭小情緒漸消,終于半推半就的肯讓張總摟著她,只是臉上還有些遲疑:“那你這段時間一直住我這里,也沒回去,她就沒主動勾引你,要跟你親熱?”

    “當然有啊。”

    張總應道,然后又在王雅蘭又要不高興的時候,恰到好處的轉折:“不過我現在心里想的都是你,對她都沒感覺,不是跟你啪啪啪的話,我硬都硬不起來。”

    “這還差不多。”

    王雅蘭陰轉晴,漂亮的眼珠子一轉,手一下就抓向了張總的胯下,小女人十足的挑逗說:“不過還要讓我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缺少公糧。”

    “別鬧……陳升在呢。”后面傳來陳總的低聲。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