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他馳騁索取| 求求你放了我吧

 “是桃香啊,這么晚了還沒做飯呢。”李響看到是桃香立刻迎了上去。

 

桃香頓時有些尷尬,走到一邊的貨架挑選醬油牌子。

 

 文學

此時她穿著一條超短裙,白~皙的大~腿看得李響口水直咽。雖然她已經是結婚的女人,卻保養的很好,白白~嫩嫩的大~腿讓李響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上幾把。

 

就當他的手剛剛撩~開她的短裙看到里面那黑色的蕾*絲花邊底~褲的時候,店鋪門口突然傳來一陣聲音。

 

“李響,給我一包煙。”

 

突如起來的聲音讓兩人為之一怔。

 

尤其是李響趕緊把手放下,回頭一看,只見張全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了門口收銀臺旁邊。

 

你丫的張全,什么時候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打攪老子的好事。

 

身邊的桃香卻是趕緊掏出二十塊錢塞給他之后,都沒有等他找回零錢就快步走出店鋪。

 

李響走到收銀臺丟給李全一包精品白沙,說道:“張全,這么晚了還沒睡呢。”

 

說話的聲音明顯帶著一絲不爽。

 

張全丟給他十塊錢扭頭瞄了一眼桃花遠去的背影之后回過頭來,詭異的笑了笑,說道:“李響,是不是看上桃香了?”

 

“去去,說什么呢,我可是正人君子,沒你想的那么齷齪。”李響心是口非的說道,朝他翻了個白眼。

 

“得了吧你。”張全四周瞄了幾眼看到沒有人,于是把聲音壓的很低,輕聲說道:“只要你幫我個忙,我幫你把桃香搞定。”

 

李響眼中閃出一道亮光,轉而笑道:“李全,你這是唱的哪出啊。”

 

張全狠狠的咬了咬牙齒,眼中閃出一道殺氣,說道:“我要找村長報仇。”

 

“啊!”

 

張全趕緊捂住他的嘴巴,手指放在嘴邊,“噓,小聲點,別被人聽到。”

 

李響眉頭一皺,輕聲說道:“李全,你不想活了,村長都敢動。”

 

“去他娘的狗屁村長,我只問你,這忙你幫還是不幫。”

 

“你開什么玩笑,人家可是村長,家里有錢有勢力,而且他表哥在城里面可有勢力,就你我兩人拿著燒火棍去啊。”李響把頭扭到一邊。

 

張全掏出一支香煙叼在嘴中,說道:“行,你不幫也行,我現在就去村長家把你剛才的事情說出去,到時候,嘿嘿。”

 

李響頓時傻眼了,剛才他雖然沒有摸~到,但只要張全添油加醋,沒有的事情都會變成事實,到時候恐怕自己真的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趕緊掏出打火機給張全把香煙點燃,自己也點了一支,說道:“張全,看你說的,我這也沒有說不幫忙啊。只是就我們兩個,勢單力薄的,怎么跟人家玩。”

 

張全見他還有些猶豫,于是靠近他的耳邊輕聲說道:“只要你幫我的忙,我不但幫你把桃香搞定,還讓我老婆陪你睡覺。”

 

李響再次傻眼了,這天下哪有主動讓自己老婆跟別的男人睡覺道理。雖然張全被村長毒打了一頓躺了好幾個月,可也沒有把腦子打壞啊。不對,這事情肯定沒那么簡單,我的問清楚。

 

一番詢問之下,張全才很不情愿的把事情的緣由說了出來。

 

原來前幾年張全去村長家有事,村長不在家,剛好撞見桃香在洗澡,于是偷看了幾眼。哪想到村長突然回來,看到這一幕,村長哪里受的了,一氣之下把張全打個半死,在床~上躺了好幾個月。雖然后來身體恢復了,可傷勢影響到了命~根子,讓他那玩意永遠沉睡醒不過來,要不然他怎么會結婚到現在都還沒有小孩呢。

 

正所謂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他成了一個廢物,沒有了傳宗接代的能力,這讓他恨不得親手把村長的那鳥玩意給剁了,讓村長也嘗嘗看到女人躺在床~上卻動不了的滋味。

 

聽完之后,李響后背都冒出一陣冷汗,心中猶豫不定。

 

如果幫他的忙,要是被村長的表哥知道,憑著村長表哥的勢力恐怕他這輩子算是玩完了。

 

如果不幫忙,自己調戲桃花的事情被村長知道了,說不定也會成了張全現在這副太監模樣。

 

權衡之下,李響硬著頭皮答應幫忙

張全剛剛離開沒多久,鳳仙急沖沖的跑來,說道:“李響,你幫我照顧一下店鋪,嫂子打電話給我說我哥為了救孩子從山坡上滾下來了,我的去我哥家看看。”

 

說完快步朝著哥哥家跑去。

 

“喂!”李響還想說什么卻又把嘴巴閉上。

 

鳳仙哥哥叫劉能,就住在這個村里,經常到山上去放套,弄一些野雞什么的拿去賣,對李響也是關照有加。

 

李響是個有恩必報的人,趕緊把店鋪收拾一番帶著一些東西關好店鋪大門朝著劉能的家里走去。

 

劉能的家沒有多遠,五六分鐘就到了。

 

還沒進門就聽到家里傳來一陣陣哽咽的聲音。

 

走進房間一看,劉能已經躺在床~上,蓋著被子,額頭纏著一大圈紗布,臉上還有些擦傷,涂著一些紅藥水。

 

身邊的鳳仙和劉能的妻子牡丹已經哭成淚人。

 

“劉哥,怎么樣了,好些了嗎?”看到這一幕,李響都忍不住的閃動著淚光。

 

劉能勉強的擠出一絲苦笑,說道:“是李響啊,沒事,休息幾天就好了。”

 

李響并不知道他的情況,于是把東西放下,一邊安慰道:“沒事就好,我都擔心死了,特地跑來看看你。”

 

鳳仙只有這個一個哥哥,看到哥哥傷成這樣,跑出房間來到院子的角落一個人抽泣。

 

李響瞄了一眼她的背影,轉而說道:“那個嫂子你照顧一下劉哥,我去勸勸她。”

 

說完轉身走到鳳仙的身邊。

 

好幾次張嘴想要安慰,可哽咽的聲音都讓他自己都流出了眼淚,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良久,他擦了把眼淚,右手拍著鳳仙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了,人都回來了,而且又沒有什么大礙,休息幾天就好了。”

 

鳳仙一把甩開他的手,抽泣道:“誰說沒事了,醫生說我哥那地方受傷,恐怕再也無法”

 

哽咽的聲音沒有繼續,她是寡*婦,自然體會過沒有男人的日子,那種空虛寂寞的日子她又何嘗不知道是一種說不出的痛。而如今自己的哥哥竟然也要過這樣的日子,她怎么不傷心。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