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H 高H 污肉校園_同桌慢點嗯啊哼還在上課

 忙了半個上午,日上三竿的時候,陳壯忽然發現不遠處的玉米地里,有不尋常的動靜。

陳壯心里一緊,心想這八成是遭賊了!

 文學

玉米眼看快熟了,經常有外村的小偷過來偷掰,昨天村西頭的二丫家,兩畝玉米讓人偷掰了一半,把二丫她娘氣的差點背過氣去。

農村人種地本來就不容易,辛苦一年眼看要收成了,這時候被賊給偷走,氣都要氣死。

想到這里,陳壯抄起扁擔,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

靠近那塊玉米地,陳壯隱約看到里面有個人影,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是干什么好事。

陳壯貓著腰鉆了進去,眼看那人在不遠處站定,他急忙沖了上去,撩起扁擔猛地一下將阻擋在自己與那賊之間的玉米桿劃拉開,怒喝一聲:“媽的,偷玉米,老子打死……”

“你”字還沒說出來,陳壯就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嚇傻眼了。

面前的賊竟然是個女人,此刻剛在玉米地里蹲下,面朝著陳壯的方向,那印著碎花的褲子已經被她褪到了小腿上,跟褲子套在一起被退下來的,還有一條粉紅色的三角褲衩。

陳壯不由自主的往下看去,那女人白嫩的雙腿中間敞開,露出一道風景。

好巧不巧的是,剛好一道斑駁的陽光透過玉米地的間隙,正好就照在了這道風景線上,讓陳壯看了個一清二楚!

陳壯咽了咽口水,那女人正要蹲下小解,被他殺出來這么一吼,嚇的一哆嗦,臟了陳壯一腳……

女人根本沒心思控制那股液體,抬頭怒視著陳壯,氣急敗壞的罵道:“陳壯你這個狗日的王八蛋!敢偷看老娘上廁所!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說罷,那女人抄起一塊土坷垃,直接朝著陳壯砸了過來。

陳壯這才看清那女人的臉,魂頓時都嚇沒了!這女人,竟然是馬來財的老婆柳鳳嬌!

緊接著,陳壯只感覺額頭傳來一陣劇痛,不由得哎呦一聲,柳鳳嬌丟過來的土坷垃剛好砸在他腦門上,瞬間就砸出一個大包。

陳壯急忙解釋道:“柳嬸兒,我不是故意的!我看見這邊不對勁,以為是偷玉米的賊呢,沒想到是你在這兒撒尿……”

說完,陳壯那雙眼睛不由自主的又看向柳鳳嬌那神秘之處,這一看更不得了,那里更加引人注目。

柳鳳嬌見他還敢看自己那地方,氣的又抓起一塊土坷垃,奮力的朝陳壯丟過去,罵道:“你還敢看!老娘宰了你這個狗崽子!”

陳壯嚇的扭頭就跑,一邊跑一邊喊:“柳嬸兒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柳鳳嬌在玉米地里怒罵:“你個有爹生沒媽養的小雜種,看我不把你眼珠子挖下來!”

陳壯一邊跑,一邊氣的在心里罵,柳鳳嬌你個騷娘們也太缺德了,老子又不是故意要看你撒尿,你他媽砸老子一個大包也就算了,還敢罵老子爹媽!

陳壯十幾歲的時候,爸媽就生病相繼去世了,這是他心里永遠的痛,所以被柳鳳嬌這么一罵,他心里的火騰地一下就燒了起來。

一想到趙鐵柱想讓自己幫他給馬來財戴綠帽子,陳壯心里堅定不移的暗想:“柳鳳嬌,你給老子等著,老子早晚把你給弄了!哪怕用強的也要把你給弄了!讓你一天到晚瞎他媽得瑟!”

一摸額頭,那個包越來越大,快攆上雞蛋了,陳壯氣的地干脆也不澆了,直接往村里的衛生所跑了去。

河畔村原本連個衛生所都沒有,一直到今年七月份,馬來財的閨女馬玉倩在大城市讀完醫學院畢業,就回到河畔村弄了一個簡陋的衛生所。

陳壯飛奔到衛生所,看到獨自在診室看書的馬玉倩,急忙說道:“馬大夫、馬大夫救命啊,我腦袋被砸壞了!”

身穿白大褂、模樣俊俏無比的馬玉倩急忙放下書,看到他額頭上的大包,驚訝不已的問:“壯子,你這是咋回事?怎么起了這么大個包?”

“別提了……”陳壯躲閃著馬玉倩的眼神,撒謊道:“我去澆地來著,一不小心在河邊滑倒了,腦袋磕在一塊石頭上,就腫成這樣了……”

陳壯也不想撒謊,可是,自己總不能告訴她,說我是不小心看到你后媽撒尿,被你后媽用土坷垃砸了腦袋吧?

馬玉倩對他的話也沒懷疑,拉著陳壯在凳子上坐下,便道:“你等著,我這就給你看一看。”

說罷,馬玉倩站在陳壯面前,抱著他的腦袋小心的觀察起來。

陳壯聞著馬玉倩身上沁人心脾的香味,連腦袋上的疼痛都減輕了幾分,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馬大夫,你身上可真香,咋弄的?是不是抹了花粉了?”

馬玉倩嬌笑一聲,道:“你傻啊,抹上花粉蜜蜂還不得來蟄我呀?我這是噴得香水。”

陳壯嘿嘿笑道:“馬大夫不愧是見過世面的高材生,我都不知道香水是啥。”

馬玉倩撇撇嘴,說:“咋啦,我出去上幾年學,你就不知道我叫啥啦?一口一個馬大夫的。”

陳壯尷尬的說:“咱這不是尊重你嘛,你是醫生,那可不就是大夫嘛!”

馬玉倩說:“你啊,還是叫我玉倩吧,怎么說咱們也是打小一起長起來的,我也只大你一兩歲。”

“嘿嘿。”陳壯笑道:“玉倩,我腦袋沒事兒吧?”

馬玉倩又仔細看了看,道:“沒啥事,沒破,我給你抹點消腫的藥,一兩天就好了。”

“那就好……”陳壯松了口氣,忽然發現,馬玉倩那傲人的胸脯,此刻就在自己臉前晃來晃去,不過可能是因為她穿著白大褂的原因,她自己并沒有察覺。

馬玉倩在陳壯面前忙前忙后的,也沒顧上自己讓這小子占了便宜,低頭翻找藥水的時候,領口垂下老大一塊,里面的春光頓時暴露無遺!

馬玉倩的肌膚白嫩無比,被一條可愛的胸罩仔細托著,圓滾滾的。

陳壯偷偷瞄著,眼睛就陷在里面拔不出來了。

一看到這兒,陳壯立即就有了反應。

陳壯正自己暗自琢磨著,馬玉倩找到藥水,幫他抹好了藥,說:“行了,這兩天千萬別再碰到這個包了,明天要是還不消腫,你再來找我。”

“謝謝你了玉倩。”陳壯點點頭,嘿嘿問道:“對了,多少錢?”

馬玉倩擺擺手,笑道:“一點藥水而已,不要錢,快去忙你的吧。”

陳壯傻笑道:“嘿嘿,那真是謝謝你了玉倩,先不跟你說了,我還得去澆地呢。”

馬玉倩看他那副啥樣,捂嘴笑道:“別傻樂呵了,快去干活吧!”

……

陳壯夾著腿從衛生所出來,又回到了自家地里。

忙活大半天,終于把地都澆完,陳壯累的滿身大汗,剛好離河邊不遠,他便跳進河里洗了個澡。

陳壯洗完澡,下午的太陽一曬,整個人感覺懶洋洋的,于是便穿上褲衩,躺在了岸邊的草地上。

太陽曬過的草地熱乎乎的,躺著別提多舒服了。

陳壯腦子里忽然浮現起兩張面孔,一個是白嫩豐腴而又楚楚動人的雪梅,一個是嬌艷成熟而又潑辣火爆的柳鳳嬌,巧的是,這倆女人的身子,都被自己看過了。

對陳壯來說,無論是雪梅,還是柳鳳嬌,都讓他心里感覺火燎燎的,如果能品嘗到她們其中的任何一個,對陳壯來說都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