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又濕又浪,下面好緊_好緊,我太爽了,再快點

 這一下趙小剛不淡定了,直接慢慢抬頭朝著上面看去。

宋雨晴感受著趙小剛那頭發對自己的摩擦,瞬間便有些酥麻難耐,這樣驚險又刺激的事情也是讓她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

 文學

趙小剛抬起頭朝著上面看去,剛好看到那一點黃胍,同時他也被迷住了……

趙小剛想要幫忙把黃胍給拔出來,畢竟這樣很危險。

他緩緩地朝著那若隱若現的黃胍伸去。

宋雨晴忍不住渾身輕顫起來。

“媽……小剛他真沒在這里。”

聽到宋雨晴聲音里的顫抖,李桂芬轉身看了一眼宋雨晴,以為是宋雨晴害怕她發現什么。

李桂芬沒有停手,繼續翻找著,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看著有些空蕩的房間,李桂芬有些遲疑了,趙小剛可能真得沒來。

“好了,希望你沒有騙我,你已經害死了我家老大,我不希望你把我家老二也害死,請你以后見了我家老二離他遠點。”

說完這話,李桂芬便直接出門把羊趕回家了。

確定李桂芬已經走了之后,宋雨晴直接一個閃身,快速讓趙小剛從自己的裙底出來,她可不想再被趙小剛在那里胡作非為。

“小剛,你站起來,看著我。”

趙小剛看著面色緋紅的宋雨晴,以為有什么好事情要發生,雙眼炙熱的看向宋雨晴。

看著趙小剛那炙熱的眼神,宋雨晴既尷尬又羞澀,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被自己的小叔子給如此給調戲了。

“小剛,我是你女.叟子,你剛才……剛才……剛才怎么可以那么對我?”

說完這話,宋雨晴已經羞的臉色通紅,那模樣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仿佛隨時都能滴出水來一樣。

“女.叟子,我只是想幫你把黃胍拿出來,我看到斷了,怕黃胍進去出不來,不是你想的那樣……”

趙小剛這話越說聲音越小,他心里其實也有別的想法的,只是當著女.叟子的面怎么好意思說出口。

“行了,你走吧,咱媽的話你也聽到了,你以后少往我這里跑。”

“女.叟子,我媽那是說氣話呢,你這么漂亮,怎么會是那種克夫的人,我哥的事情那是意外,跟你根本沒關系的……”

話還沒說完,宋雨晴便打斷了趙小剛的話。

“行了,你別說了,你還是趕緊走吧,過會咱媽又要來找了。”

看著宋雨晴那一臉的冰冷,眼神卻時不時注視著自己那雄厚家伙的樣子,趙小剛便知道宋雨晴這些話有些口是心非而已。

“女.叟子,我走了你怎么把黃胍給弄出來,我先幫你把黃胍弄出來你再趕我走也不遲啊。”

宋雨晴沒有想到趙小剛會說這樣的話,若是以前,趙小剛被她說一頓肯定會乖乖離去的,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眼神已經把自己給出賣了。

她心里其實也在想自己一個人過會怎么把黃胍弄出來,可是想到那種羞人的事情她還是拒絕了。

看到宋雨晴是鐵了心不用幫忙,趙小剛也只能死了那條想要搞事情的心。

從宋雨晴家里走出來之后趙小剛便想去去河里沖了一個澡,準備把心中的那團小火苗先澆滅了。

剛走到河邊,趙小剛便看到他隔壁的俏媳婦孫蘭蘭在那里蹲著不斷地洗著盆里的衣服。

那薄紗一般的褲子根本阻擋著不住對方那圓潤的豐臀,都說那兒大好生養,可是孫蘭蘭結婚兩年多了,趙小剛也沒見對方肚子都動靜。

“蘭嫂,這大熱天的大壯哥讓你出來洗衣服也太不疼惜你了,真是可惜了女.叟子你這一顆好白菜了。”

孫蘭蘭本來是想過來先洗個衣服順便洗個澡涼快一下的,沒想到這大熱天的趙小剛居然會到河邊。

只是當她看到趙小剛那大花褲衩子的破洞的的時候,不由的心中一驚。

“咯咯咯……你是想說你大壯哥是頭豬吧,我就洗幾件衣服,很快就回去的,你這大熱天的來河邊干啥子?”

“嘿嘿,女.叟子,我可是隔著老遠就聞著一股一股香味,然后就過來了,剛好看到女.叟子是你在散發著那股讓我迷醉的香味,本以為能有艷遇,沒想到是名花有主啊。”

說完這話,趙小剛一副很可惜的樣子,然后直接一下子跳進了水里。

聽著趙小剛那有些文縐縐的變相夸自己的話,孫蘭蘭十分嫵媚的白了一眼水中的趙小剛,心中卻是美滋滋。

“咯咯咯……你小子就是嘴巴甜,這么大就知道艷遇,你那玩意好使了嗎?就敢出來艷遇。”

趙小剛聽了孫蘭蘭這有些質疑的話語,立刻有些不樂意了,直接一個猛子出現在孫蘭蘭面前,然后大褲衩子的破洞突然被丁頁出來了個東西。

“女.叟子,你看都長這么壯觀了,你說好不好使?”

孫蘭蘭本來只是想詐一下趙小剛,現在看到實物,洗衣服的動作也是慢了下來。

“小剛,你是咋長的,比你大壯哥的可要厲害了十多倍啊,你這可得要了女人的命啊。”

聽著孫蘭蘭這夸獎的話語,趙小剛心中十分自豪。

看著孫蘭蘭那嬌媚的眼神,立刻便明白對方的想法了。

“嘿嘿,女.叟子,你要是喜歡,咱約個時間艷遇一下啊。”

“這可是你說的,不過你可不準跟你大壯哥說。”

孫蘭蘭心中也是一陣激動,她嫁給劉大壯這兩年就跟守活寡沒什么兩樣,外人都知道她不能生養,卻根本不知道關鍵原因是處在劉大壯身上。

每天面對劉大壯那三秒男人,孫蘭蘭便氣不打一處來,現在有趙小剛這個提議她自然是不會拒絕。

“放心,我又不傻,怎么會跟大壯哥說……”

這話還沒說完,趙小剛便看到遠處出現了個人影,立馬一個猛子扎進了水里,朝著遠處游去。

而此時不遠處劉大壯也是朝這里走了過來。

“蘭蘭,跟我回家一趟吧,咱家那十幾畝地到期了,村長去收錢了,咱家錢都是你管,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孫蘭蘭本來感覺剛要發生的好事情就被劉大壯給這樣破壞了,當即氣便不打一處來。

“你就不能在家等等啊?錢不都是放在柜子里了嗎?”

“我沒有鑰匙啊……”劉大壯這話越說聲音越小。

趙小剛看著罵罵咧咧的孫蘭蘭跟劉大壯離去,心里也是長松了一口氣。

他只是想調戲一下,沒想到孫蘭蘭那婆娘居然當真了,好在是劉大壯來的及時,不然他可就不好甩開對方了。

回到家里,趙小剛便看到自己的老爹趙有田跟村長趙武坐在屋內抽著煙,只是老爹有些愁眉苦臉,母親在一旁也是唉聲嘆氣。

“趙叔,這是怎么了?把我爸媽給弄的這么愁眉苦臉的。”

趙武有些苦笑的看了一眼趙小剛,道:“你家承包地那十畝地到期了,這不我來通知一聲,要是想要繼續租就要繳納三萬塊錢,你爹既想種地,又沒有錢。”

村里很多地方都是十年一期的,趙小剛不由的想到了村里那廢棄沒人要的荷塘跟雜草叢生的山場。

土地肥沃自然村里人都想種,而且肯定會競爭激烈,但是廢棄的荷塘跟山場恐怕給人都沒人要,畢竟除了種草別的種啥啥不長的地方有人要才怪。

“趙叔,咱們那廢棄的山場跟荷塘是不是也在這一次承包的范圍內?”

聽了趙小剛這話,趙武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趙小剛道:“沒錯,只是幾處地方誰愿意要?你愿意要,一萬塊錢十年,山場跟荷塘都給你了。”

“嘿嘿,趙叔,咱兩家咋說也都姓趙,而且怎么說咱也是一家子啊,沒人要的地方你給我一萬塊錢這不是太欺負侄兒了嗎?而且我剛下學,我就是想要,我老爹也能同意啊,你看能不能便宜點?”

趙武倒是沒想到趙小剛嘴巴這么厲害,而且句句都是戳中要害。

“呵呵,我這可是給你夠便宜了,荷塘那可是三十畝的荷塘,而且山場也是一百畝的山場,加起來可是一百三十畝十年一萬,一年只是一千塊錢啊,你就是打點野味賣也能賣上一千塊吧?”

“趙叔,您這話說的是沒錯,可是這一年我總不能只是打野味了吧,種那點錢全交了承包費我可怎么攢錢娶媳婦,趙叔你就給爭取一下,看看能不能再給便宜一點?”

趙武聽了這話,心中有些迷惑。

“你小子真得準備要承包山場跟荷塘?要真打算承包我給你十年八千的價格,不能再低了,不然我也不好跟上面交代,這還是看著咱兩家都是一家子的份上。”

“嗯,趙叔,家里的地我們肯定是承包不了了,但是總歸要有個生活來源不是,先承包山場跟荷塘吧,再不濟也不能虧了不是。”

趙有田看著自己兒子在那里侃侃而談的樣子,不由的一陣欣慰,同時心里也感覺兒子說的沒錯。

“老趙,你兒子說話好使不?你要是同意你兒子的事情咱們可得立個字據,不然我跟上面上報了到時候你們再反悔可就不好了。”

“嗯,小剛說的有些道理,就按照這孩子說的辦吧。”

很快趙武便拿出紙和筆,還有村里的公章立了一個字據,一切辦完之后,趙武拍了拍趙小剛的肩膀道:“小子有魄力,以后有什么難處找趙叔,趙叔能給你解決的絕對給你辦了,只是以后不要這么開放,讓村里的小姑娘看見多不好。”

說完這話,趙武看了眼趙小剛的褲衩便離開了。

趙小剛看著自己大褲衩子的那個窟窿,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盡管如此,他還是把趙武送出了門外。

等趙武走后,趙有田把趙小剛叫進了屋內,他有些看不透自己這個兒子了。

“小剛,你跟我說說為啥承包那些鳥不拉屎的地方。”

“嘿嘿,爹,你都支持我了,您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吧,要不您先說說你的想法?”

看著兒子那狡黠的笑容,趙有田哈哈一笑道:“你啊,就是屬孫猴子的,猴精,我也沒啥想法,就是想以后家里的山羊有地放了,不用你那樣天天到處趕來趕去的,怪辛苦的,其他的我還真沒想怎么弄。”

趙小剛倒是沒有想到自己的老爹為了讓自己少出力,居然舍得拿出八千塊錢來把山場承包下來,這讓趙小剛心中忽然有種酸酸的感覺。

“爹,我準備先把荷塘給清理一下,然后找幾個人一起養魚,而且荷藕也能賣錢,至于山場,我暫時只是想把它圍起來,慢慢開發,先種點果木,看看收成怎么樣,要是可以就大面積,順便下面養一些雞鴨.家里養的土雞到鎮子上一只可是能賣到一百,到了城里有的能賣一百五一只。”

趙有田沒有想到土雞會那么值錢,有些不太敢相信的問道:“這個你怎么知道的?”

“我上學的時候聽班里的同學說的啊,他們都不差錢,要的就是咱們家養的這種純種土雞,就是多花三十五十的他們也不會太在意的。”

看著趙小剛那自信的樣子,趙有田微微點頭笑道:“行,你就大膽的放手去做吧,咱家里剩下的那幾畝口糧地我跟你媽好好給種著,需要錢跟爹說。”

“嗯,我前期不準備用錢,荷塘里那些大魚夠我賣上一陣子的。”

說完這話,趙小剛便回屋換衣服去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