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水都噴出來了h(寶貝爽嗎你好緊h)

 宋純聞言抬頭跟她對視,見她寸步不讓,啞然失笑,竟伸出食指去挑她的下巴:“美女,你不知道女人這對就是長給男人看的嗎?什么叫不禮貌?我要不看,那不是顯得你很沒有魅力?”

 

 

柳顏的皮膚太光滑了,他只一挑就有點受不了,很想放肆的揉搓一把,伸指杵進柳顏的嘴里攪一攪里面的甜水......他很喜歡把女人的口水弄出來,看著它順著自己的手指淌的感覺,那樣瞧著特別帶勁。

 

 文學

 

柳顏冷著臉,緊緊的閉著嘴巴,玉手用力一推,把已經觸碰她的唇的手指推開。

 

 

她在這一行做了那么長時間,還沒見過這么沒素質的客人。

 

 

這兒可是星級酒店,再流氓的人來了這里都會收斂。沒想到今天竟遇到了個這樣的極品,太讓她惡心了。

 

 

柳顏正要噎他幾句,誰知手機響了。

 

 

見是老板打過來的,她忙按了接聽。

 

 

老板在電話里給她報了個名字,說是他朋友,問她見到那人來登記入住沒有。

 

 

柳顏一看自己手里拿的身份證,傻眼了,眼前的居然就是老板的朋友。

 

 

挺無奈的,柳顏只好說人已經來了。

 

 

老板挺開心的,叮囑柳顏好好招待他的朋友,說是貴客,絕不能怠慢了。

 

 

柳顏心里挺煩躁的,掛斷電話后盯著宋純瞧,實在看不出他哪點像貴客,說是流氓還差不多。

 

 

宋純應該是聽到她通話的內容了,他環抱著手,笑瞇瞇的跟柳顏說:“美女,打完電話的話,麻煩你幫我泊車,完了帶我去我的房間,我希望你全程為我服務。”

 

 

柳顏恢復笑容,只是有點僵,說:“好的。先生您稍等,我先幫你泊好車。”她一心二用,已經辦好入住手續了。

 

 

她認命的出來想先幫宋純停車,誰知宋純突然說:“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吧,我車子里有貴重的東西,怕讓你給磕壞了。”

 

 

柳顏氣得夠嗆,她是那種會隨便動客人的東西的人嗎?

 

 

但客人既然說車里有貴重的東西,非要跟去,她也沒辦法。

 

 

她干脆拿起宋純放在地上的行李,還得擠出笑說:“好的,您這邊請。”

 

 

宋純笑嘻嘻的跟上,粗糲的大手竟搭上了她的腰,說:“美女,你別走那么快啊,稍微等等我。”

 

 

柳顏一擰腰肢避開,臉色又開始變得不好看了,但為了工作,她還是不能罵人,只好讓開一步向宋純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她身子微躬,衣領垂了下去,那兩坨便漏了出來。

 

 

宋純瞧著眼睛一亮,心里暗罵,這女人真要命,真想當場把她給辦了。呆會兒不搞死她,老子的姓倒過來寫。

 

 

“很好!你這么乖,給你點獎勵。”宋純說著從包里掏出一沓紅色大鈔,卷成一團,然后朝著柳顏那一對中間塞進去。

 

 

柳顏的反應慢了半拍,等她醒悟過來時,那一對中間已經夾著一卷紅色的人民幣了。

 

 

她的臉瞬間又紅又白的,秀眉都豎了起來,但想到老板的指示,不得不忍氣吞聲,沒罵人,只把錢拿了出來,冷著臉跟宋純說:“先生,我們這兒不收小費。”

 

 

宋純還沒欣賞完柳顏的嬌態,見她把錢拿出來,于是不悅的說:“你拿出來干嘛?這不是小費,這是獎勵。怎么,不給我面子?我可是你老板的朋友。”

柳顏緊緊的咬著下唇,這大堂到處都是人,她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實在受不了被人這么侮辱。

 

 

“先生,這不是面不面子的問題。我們酒店真不收小費,獎勵也不行,這是規定。”雖然不敢惹怒老板的貴賓,柳顏的語氣已經很不好了。

 

 

誰知宋純壓根不把她當一回事,搶過錢就又塞到她溝里去了,滿意的說:“這樣挺好看的。走吧,別耽誤時間了。”說完率先走了。

 

 

柳顏沒辦法,趕忙跟上。

 

 

她的手沒空,偷偷用胳膊夾緊一下自己的大胸,企圖能把鈔票隱沒進去,但直到她到了宋純的車子旁,都沒有鈔票給擠進去,反而讓宋純大飽眼福。

 

 

宋純看著柳顏的動作,瞧著那一沓紅鈔被柳顏夾著,仿佛是自己被柳顏夾著一樣,越幻想就越受不了,感覺就要爆發了。

 

 

柳顏走到副駕駛一側,然后打開了車門,扭身對著宋純說:“先生,請進。”

 

 

宋純心想,這女人年紀輕輕的就當上了大堂經理,看來挺會做人的,要是能把她挖到自己身邊,不僅工作不耽誤,床上也能享受。

 

 

宋純走到柳顏的身邊,原想坐進去的,誰知就近瞧著柳顏那一對就豎在自己面前,他受不了了,然后挨身一擦,再看柳顏黑著臉,那一對直晃蕩。

 

 

這可要了親命了,宋純只覺得渾身的血氣都在這一瞬間涌了上來,直接一把抱住柳顏,然后兩人一起鉆進了副駕駛座位里把門拍上。

 

 

“呀!”

 

 

柳顏被這個操作嚇了一跳,伴著驚呼聲,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坐在宋純的大腿上了。

 

 

致命的女人香不斷的吸入宋純的鼻子里,手上的動作也沒有閑著,急不可耐的摸上了那兩團渾圓,嘴里還吐出臊人的話:“哇塞,美女,你這手感可真好!你讓我在車上弄一下好不好?我給你錢。”

 

 

他說話時不知道從哪摸了瓶香水一樣的東西出來往車里噴,卻被柳顏無意間撞掉了。

 

 

柳顏是被他捏疼了,小臉更是嚇成了豬肝色,急急慌慌的說:“不行,先生,你快放開我,不然......不然我要叫非禮了!”她沒注意到那瓶東西。

 

 

“非禮?你覺得我只是想非禮你嗎?”宋純壞笑著,一點都不怕柳顏。

 

 

“非禮啊!救命啊!”

 

 

柳顏大聲的呼叫著,卻沒想到這車的性能這么好,與外面完全隔絕了,一點聲音都傳不出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