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和鄰居做爰口述爽*和鄰居少婦樓道性激戰

  女人的乳腺導管細弱如絲,我聽葉紫說過,如果按摩手法不當,暴力揉搓導致堵塞發炎,女人會生不如死。

 

  所以我如此的輕柔,以至于嫂子長長的睫毛都在微微顫抖,她的小腹處一陣一陣的震顫,

 文學

 

  嫂子的臉越發紅暈,那嬌艷的媚態盡情的展露。就跟剛剛一樣,我突然不想幫嫂子那么快的打開通往快樂的大門。我想看嫂子在床上左右為難。

 

  向我左右為難。

 

  “快!快!”

 

  嫂子急促的催促著我,她已經快到了門口,可是母乳沒有出來。

 

  我頗有些演戲天賦的說:“嫂子,不能那么快啊,這樣會傷害到乳腺導管.......”

 

  不過這個時候的嫂子已經顧不了那么多,她的手抓著我的手,在她的胸口使勁兒的按壓。

 

  終于,乳腺導管打通了。

 

  “啊!”

 

  母乳一下子飆到我臉上,我甚至來不及閉眼,狼狽的不行。

 

  嫂子撫摸著我的脖子。好笑的拍打著我的肩膀。

 

  我裝作盲人,嫂子也沒有睜開眼。

 

  但是我倆都有了那什么的意思。我撫摸著嫂子的胸部,嫂子抓著我的肩膀。

 

  電話卻不合時宜的響了。

 

  聽著鈴聲,嫂子喘著氣說:“放開我,是葉紫,萬一她來了......”

 

  “等等,再等等。”我有點艱難的說:“也許只是一般的事情呢?”

 

  手機鈴聲響了兩輪,我和嫂子都還沒動。

 

  突然,佳佳似乎是被吵醒了,在嬰兒床里哇哇大哭。

 

  “快起來!我們不能這樣!”

 

  嫂子咬了咬牙,把我的手推開,說:“你先回去睡吧。”

 

  

  嫂子醒悟了過來,她把我推開,趕緊揉搓著自己的那里,用剩余不多的母乳去喂佳佳了。

 

 我情知這樣會讓嫂子為難,所以我趕緊順著墻溜了出去。

 

  真是倒霉。

 

  我這人平時的膽兒挺小的,出了車禍之后就更小心了,今天卻一不小心豬血上了頭。

 

  出了房間,我伸出手使勁聞了聞。手上面還殘留著陣陣奶香。

 

  手感真的很好。

 

  可能我這人過得太失敗,學習不好大學也沒上出啥樣,一直跟著我哥干活,打打散工。女人對我來說都是遙不可及的,像廠子里的那些廠妹,在我眼里都漂亮的不行。

 

  直到我哥小發達了一波,娶了我嫂子,我才知道有女人像我嫂子這樣漂亮。

 

  我就接觸過兩個女人,一個是我嫂子,一個是葉紫。

 

  她倆可以說各有千秋,但要讓我選我最喜歡的,還是我嫂子。

 

  這么想著,我的心里一陣陣火翻騰。我鉆回自己的房間,想了一會兒,終于心癢難耐,又跑了出來。

 

  我透過墻上的眼兒,看嫂子還在打電話,似乎葉紫找她有事,我就忍不住的鉆進衛生間。

 

  我想著嫂子那豐滿的胸部,我就不斷的心神蕩漾。

 

  這會兒要是嫂子在我身邊,幫我......該多好?

 

  我聞著滿是奶香的手,感覺自己快了。

 

  突然,嫂子那邊在屋子里面喊著:“阿正,快來,葉紫現在找你有急事兒。”

 

  什么急事?

 

  我慌忙的松開手,剛剛有的感覺也沒了。

 

  “你在哪?衛生間嗎?”

 

  我手忙腳亂的收拾著掉在地上的褲子和脫下的短袖,結果嫂子也聽到了。

 

  “你在里面嗎?是不是摔倒了?”嫂子關切的追了過來。這個時候我恨死了我為什么要假裝眼睛還沒恢復。

 

  衛生間的門被嫂子拉開,我半提著的褲子,尷尬的不行。

  我匆忙的提著褲子。衛生間本來就滑,一不小心,我滑倒在了地上。有水濺到了我的眼里,這次我是真得掙扎了。

 

  “沒事,你別動,我拉著你。”

 

  嫂子也沒有因為我的丑態回避,她臉色羞紅的小心蹲下來,拉住了我的手。

 

  握住嫂子的手,我安下了心。

 

  一個溫熱的毛巾擦在臉上,我的眼睛終于恢復過來。

 

  嫂子關切的抓著我的額頭,溫柔的說:“是不是眼睛有感覺了?”

 

  “沒有.......我剛剛就是覺得眼周圍進了水不舒服。”這個時候我害怕暴露,趕緊為自己找了一個理由掩飾。

 

  嫂子也不懷疑,把我拉起來之后,她紅著臉蹲下來,把我褲子給提了上來。

 

  我紅著臉,尷尬的站著。

 

  “你快點準備下,把衣服穿好,葉紫馬上來接你。”嫂子幫我收拾好之后,馬上紅著臉羞澀的回了屋。

 

  我摸著墻走出去了幾步,然后問嫂子:“她不是讓我周一再過去上班嗎?現在是晚上9點多啊!”

 

  “我不是很清楚。葉紫好像很著急。”嫂子在屋子里說著,過了一會兒,又低聲說:“你以后不要再那樣了。”

 

  “那.......哪樣?”我佯裝糊涂。

 

  “別自......別自己解決了,太頻繁了,對身體不好。”嫂子最后的聲音已經聲如細絲。

 

  我大囧,趕緊說:“嫂子你.......你誤會了。”

 

  “你趕緊去換一身衣服,洗洗臉。”

 

  嫂子估計是說不下去了,她不說話了。

 

  我看嫂子不說了,我只好去收拾了一下,換了一身還說得過去的西裝,又洗了把臉,收拾了收拾頭發,最后總算把一身的奶香氣味壓下去了不少。

 

  趁嫂子沒注意,我還打了一下發蠟,把我這頭發好好搗拾了下,梳了一個三七分大背頭。倒也有兩分阿湯哥的意思。

 

  我這意淫也沒持續多久,屋門打開,葉紫快步走了進來。

 

  “呦,小叔子這是準備去約會啊?”看我打扮的很正式,葉紫噗嗤笑了。

 

  我緊張的抓著導盲杖,說:“難道不是出去有事嗎?”

 

  “有事。你先跟我走吧。”

 

  葉紫毫不客氣的過來一把抓住我的手,帶著我往外面走。

 

  等嫂子從屋里出來的時候,葉紫還回頭嬌媚的一笑,說:“你別急!你小叔子,我明天給你完完整整的送回來。”

 

  “哼,就會使喚人,阿正是我家最后的男人了,你可別太過分。”嫂子在后面開玩笑的抱怨了一句。

 

  我卻渾身一激靈!

 

  這話從嫂子嘴里說出來,真好聽啊。

 

  最后的男人,不就意味著.......

 

  下了樓梯,上了葉紫的那輛凱迪拉克,葉紫突然把我按在副駕駛上,在我身上聞了一圈。葉紫身材豐滿,臉也帶著股誘惑。她在我身上摩擦著,我不免又起了火氣。

 

  葉紫在我耳邊低聲的說:“喝奶,好喝吧?”

 

  “你說啥?牛奶不都一個味道嗎?”我尷尬的想掩飾,葉紫卻手突然往下一抓,挑逗的說:“你還掩飾什么?我都聞到了!那么濃的人奶味道。嘖嘖.......你是不是去吸了?”

 

  “哪,哪有......嫂子覺得胸部漲得慌,讓我幫她催了催乳。不小心擦在身上了。”我怕我和嫂子的事情被發現,只好急忙掩飾。

 

  可葉紫這女人精,她回頭看了看樓上,嫂子已經拉掉了客廳的燈,準備睡覺了。

 

  她回頭突然按著我的胸,一口親到了我的嘴里!

 

  法式濕吻!

 

  那尖尖的小舌頭在我嘴里面橫沖直撞,漂亮女人的氣息讓我欲罷不能。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都快呼吸困難了,葉紫才放開了我。

 

  她風騷的在我脖子上揪了一下,說:“這是給你的小小懲罰,味道這么濃,你一晚上都在吸你嫂子的奶?”

 

  

 “哪.....哪有。”

 

  我躲避著葉紫的視線,趕緊看著窗外面。

 

  葉紫嘲笑的在我身上又掐了一把,似乎有點戀戀不舍的繞著又摸了一圈,才回去發動引擎。

 

  “看我把你嚇得,你可記住。無論怎么樣,哪怕是搞砸了,也別用除了手以外的地方去碰客人的胸部,也不許用嘴,明白嗎?”

 

  葉紫一邊開車,一邊斜瞪了我一眼。

 

  “我記住了。”我趕緊拘謹的點點頭。

 

  難道今天晚上,就要讓我上工嗎?我這才培訓不過四五天吧?

 

  我想了想,心里敲起了退堂鼓。“我現在就去,是不是太早了?萬一我搞砸了豈不是.......”

 

  葉紫給了我一個白眼,她點起了一支女士香煙,說:“你一個大男人,怕什么怕?這次的事情,我給你兜著底,搞砸了也不會影響你到我哪里上班。”

 

  “哦,哦......”

 

  車又開了一會兒,我看要開到班苕江閘北的富豪區了,就小聲的問:“這怎么這么神秘啊?這里是哪兒啊?”

 

  葉紫抽著煙,淡淡的說:“到了再告訴你。”

 

  我閉起了嘴,眼睛卻到處的看。看葉紫這意思,難道是她的養生館里面人手不夠了?

 

  也是,好像她說過,她養生館里面有的員工現在都干不下去了,說摸到胸就會吐。

 

  在門口接受了兩個保鏢的檢查,我心里面惴惴不安的跟著葉紫停了車,抓著導盲杖,我裝作盲人,下了車。

 

  我左右望著,發現這里真的是一個豪宅!

 

  三層高的復式建筑,看起來足足占地四五百平。有錢人啊!

 

  “不用再看了,反正你也看不到。來,跟我走。姐姐帶你去摸好東西!”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