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少婦出差瘋狂激情*把少婦弄爽了

  很快她便又道,“你要嘗嘗嗎?”

嘗嘗?嘗什么,難道是女乃嗎?

我的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不止,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怎么會不想喝!

 文學

  但我不能表現得太急切,故意支支吾吾道,“這...這樣不好吧,女叟子你的女乃我能喝嗎?”

  “想什么呢。”女叟子嬌嗔了一聲,似是想起了之前的旖旎,俏臉微紅。

  “我是問你要不要喝牛女乃,你腦瓜子想什么呢。”女叟子白了我一眼,隨即起身回了房間。

  我一頓失落,這下好了,女叟子肯定覺得我思想齷齪,估計以后都不想搭理我了。

  我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跟女叟子關系才剛緩和些,自己又給攪和了。

  可緊接著,女叟子從房間里出來,端著一杯女乃走到我面前,紅著臉說道:

  “我剛才在廚房熱了杯牛女乃,你喝了吧。”

  說著將那杯女乃放在我面前,又匆匆回了房間。

  這是牛女乃?

  我望著這杯女乃發愣,女叟子明顯在撒謊。

  她剛剛回的是自己房間,不是廚房,而且我也沒見她熱過牛女乃。

  想到這里,我忽然有了大膽的猜想,這該不會是女叟子自己的吧!

  我咽了口唾沫,兩只手捧起杯子,感受著杯子周圍環繞的溫熱。

  我低頭聞了聞,一股女乃香味撲面而來,隨即嘗了嘗,就是之前那個讓我朝思暮想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喝了一口,先含在嘴里,濃濃的女乃味在口中慢慢化開。

  緊接著,我“咕嚕咕嚕”的,一杯女乃全進了肚子,我舌忝了舌忝嘴角的女乃漬,一時間回味無窮。

  半夜,我躺在床上難以入睡,不知是不是因為喝了那杯女乃的原因,身上燥熱得厲害,便起身去浴室沖個冷水澡。

  經過女叟子房間時,我發現房門虛掩,里面隱隱約約傳出一陣壓抑的聲音。

  我驟然站住,透過虛掩的房門,竟看到這樣的一幕。

  女叟子坐在床頭,正紅著臉將乳汁擠到手上的杯子里。

  我睜大了眼睛,想起了那杯女乃,沒想到真的是女叟子的!

  女叟子擠得有些費力,不敢用太大力,怕自己的叫聲吵醒一旁的小侄女,只好緩緩動作著。

  即便如此,女叟子依舊喘息連連,滿臉通紅。

  我看得眼里發熱,恨不得沖了進去。

  很快女叟子就擠滿了一杯,放在床頭柜上,我以為女叟子準備入睡,卻被她接下來的動作驚住了!

  女叟子起身脫掉衣服,然后從抽屜里拿出根黃胍,氣喘吁吁朝那里伸了過去。

  床正好對著房門,從我這個角度正好看到。

  小侄女在旁邊熟睡著,女叟子一直在壓抑自己的聲音。

  然而她弄了沒一會兒就把嘆了口氣將黃胍扔在一邊。

  突然女叟子下床朝門口走過來,嚇得我趕緊溜回了房間。

  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躺在床上惴惴不安。

  該不會女叟子發現我偷看她了吧,我這么一想,心頓時跳到嗓子眼上。

  房門被打開了,我趕緊裝睡。

  “阿正,你睡了嗎?”女叟子輕聲問道。

  我不敢吭聲,女叟子又喚了幾聲,見我沒反應,竟直接用手撥開我的褲頭!

我忍不住瞇眼一瞧,女叟子竟光著身子怕到了我身上,然后坐了下來......

突然“哇”的一聲,小侄女的啼哭聲從女叟子房間傳出來。

  女叟子嚇得趕緊撒手,見我依舊睡得深沉,便輕手輕腳地下床回了房間。

  我粗喘著氣躺在床上,心里直后悔為什么剛才一直裝睡,女叟子明顯需要一個男人,要是我將她壓倒沒準就成事了。

  次日,女叟子也沒問我有沒有喝了那杯女乃,只是令我驚喜的是,女叟子又像往常那樣,在我面前喂女乃了。

  讓我想起了昨晚她在床上瘋狂撩亂的一幕。

  過了一會兒,小侄女就吐出來,女叟子把另一邊送過去,小侄女竟讓開了,嘴里吐出了女乃泡沫,看樣子是吃飽了。

  女叟子摸了摸沒被吃過的月匈部直皺眉,鼓鼓囊囊的怕是女乃漲得厲害。

  女叟子讓我幫忙抱著小侄女,小家伙吃飽了也不調皮,就安安靜靜地躺在我懷里,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女叟子進了廚房,廚房就在客廳對面,我坐在沙發上,模模糊糊地看見她似乎在那折騰,果不其然,沒多久她就端了一杯女乃出來放在我面前。

  “阿正,我剛剛在廚房熱了杯女乃,你喝了吧。”

  女叟子從我懷里抱過小侄女,羞赧著臉,“喝牛女乃有利于恢復眼睛,以后女叟子每天都給你喝!”

  天哪,每天都能喝!

  我內心激動地差點叫了出來,跟女叟子道了聲謝,便一口氣喝了下去。

  而后幾天,她果真每天都給我喝!

  每次喝完,我就有一種不可抑制的沖動,而且越來越強烈!

  當晚,我渾身燥熱進了浴室,剛拉開簾,看到一個陌生女人不著一縷地站在花灑下。

  我愣住了,那女人曼妙嬌軀盡入眼簾,竟刺激得我立即有了反應。

  那女人一臉驚訝地看著我那里,忽的咯咯笑道,“你就是蘇瑤的小叔子?”

  “誰?”我趕緊遮住下面,眼神迷茫看向對方,“誰在里面?”

  她竟然不慌不忙地走到我面前,揮了揮手,突然踮起腳尖把臉湊了過來,見我毫無反應,莞爾一笑,“還真看不見啊。”

  吐氣如蘭,她的氣息飆灑到我臉上。

  我驚得后退了一步,鼻間有股淡淡的芬芳,“你是誰,麻煩請你出去。”

  那女人媚眼如絲地瞥了一眼我那里,“我洗完了,你慢慢洗吧。”說完便裹著浴巾出去了。

  “這女人,還真是膽大風馬蚤。”我心里暗想道。

  我洗完澡出去,聽到女叟子房間傳來聊天聲音。

  “誒,蘇瑤,別說你小叔子挺帥的,可惜是個瞎子。”是那個女人的聲音,她竟然說我是瞎子。

  “葉紫你別這么說,他眼睛還能恢復的。”

  我一聽心里舒服多了,還是女叟子會體貼人,說話都這么好聽。

  “那就是暫時殘疾咯,不過嘛,他還挺有料的,剛剛我在洗澡的時候,他闖了進來,光溜溜的被我看了個遍,他那家伙要是強勢起來,嘖嘖,蘇瑤,你跟他朝夕相處的,有沒有想過......”

  “說什么呢!”女叟子嬌叱了一聲。

  “誒,你真沒想過,你老公都走那么久了,你該不會真當寡婦吧,你谷欠望那么強,受得了么?”葉紫不停地調侃道。

  女叟子谷欠望強?我聽到了不得了的信息。

“你別亂說,我現在不想這些,就想把佳佳養大,照顧好阿正。”

  葉紫一聽就不樂意了,“你傻呀,一個人養個小的已經夠辛苦了,你還顧個大的,你怎不跟你小叔子湊對一起過算了。”

  “你怎么越說越離譜了。”女叟子語氣有些不悅,“我怎么可能跟他過。”

  我聽了心里不禁有些寞落,女叟子這是嫌棄我了?

  “不過也是,你小叔子雖然長得好,但可惜眼睛瞎了,還得人照顧,跟了他也過不上好日子,要我也不愿意跟一個又窮又瞎的人過一輩子,你現在還年輕漂亮,趁早找個有錢老實的嫁了。”

  葉紫這番話直戳我心窩!

  我現在確實是要錢沒錢,雖說沒有真瞎,但眼睛卻沒以前不好使了。

  而且為了滿足私谷欠,還讓女叟子照顧我,心里越想越慚愧,也難怪女叟子看不上我。

  “我沒那個意思,阿正也沒你說得那么差,只是他是我小叔子。”女叟子輕嘆道,語氣似乎有些惋惜。

  我一聽頓時振奮了起來,原來女叟子并沒有嫌棄我,只是介意我的身份罷了,看來我還是有希望的。

  “你個小馬蚤貨,你還真看上你小叔子了?”葉紫揶揄地笑了笑。

  “說什么呢。”女叟子趕緊否認道,“我才沒有。”

  葉紫不信,不停地追問女叟子。

  女叟子極力否認,最后聲音不禁大了起來,反倒把小侄女給吵醒了,最后葉紫只好作罷了。

  估計是女叟子掀衣服喂小侄女了,惹得葉紫一陣驚呼,“喲,小樣兒,瞧你這雙,喂過娃了還那么好看。”

  “真是的,你小聲點。”女叟子壓低了聲音,“外面聽得到的。”

  葉紫語氣有點不屑,“聽到又什么了,你小叔子又看不見,我開的養生館里有幾個跟你小叔子一樣的,專門給人催乳的,現在一聽到月匈手就哆嗦,前幾天有一個還辭職了。”

  “你讓男的給女的按摩?”女叟子難以置信,“你這是開養生館,還是搞那種場所呀?”

  “去你的,我這可是正經經營,我雇的那些是盲人,雖說是男的,但有些顧客就好這口,畢竟男的摸起來更舒服,而且更容易通乳。”葉紫解釋道。

  女叟子有些訕訕,“我有點接受不了。”

  “你是沒試過,試過了你恨不得天天讓我店里的人來幫你按摩呢。”

  葉紫打趣,隨即一本正經道,“誒,蘇瑤,聽說你小叔子學中醫的,要不你讓他來我店里工作,我那正缺人手,就需要他這種高大帥氣的瞎子。”

  我一聽她這樣形容,差點嘔出一口老血,高大帥氣我承認,但老子又不是完全瞎了!

  “這...”

  聽女叟子的語氣好像有些猶豫,我趕緊崛起了耳朵。

  “得問問他,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這愿不愿意他都得有份工作,你說他眼睛能恢復,那得什么時候,一年半載還好說,十年八年的,難不成你要養他一輩子?大小伙子的,只是看不見而已,又不是不能自力更生。”

  其實葉紫的話沒錯,我雖然眼睛不好使,但也得自己養活自己。

  要是能掙多點錢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擔一下,說不定哪天我能撐起這個家,讓女叟子她們過上好日子呢!

中午,女叟子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飯,也讓我跟葉紫互相認識了一下。

  葉紫這個女人我之前聽女叟子提起過,她是我女叟子的閨蜜離過一次婚,典型的單身富婆,只不過她比一般的富婆更優質。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