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隔壁美女弄爽了*和隔壁少婦做爰好爽

 小時候玩過家家,馬玉倩沒少給自己當新媳婦,這長大了,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一親芳澤?

兩人一邊聊著,已經來到了衛生所。

 文學

陳壯看了看破舊的床,又拿起馬玉倩準備好的木板,看了幾眼,說道:“玉倩,這木材有點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著來吧,我給你倒點水喝。”馬玉倩說完,便扭著緊翹的小屁股進了衛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會一些,陳壯也不例外,拿起錘子和鋸子便開了工。

片刻后,馬玉倩轉身拿著水出來,彎腰給陳壯遞水,笑瞇瞇的說:“壯子,來,喝杯水!我這沒一次性杯子,你就湊合用我的吧,別嫌棄我就行。”

陳壯一抬頭,便透過馬玉倩的衣領,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風光,就連她帶的內衣,好像都是那種特別時尚的款式。

只可惜這風景一閃即逝,讓陳壯意猶未盡。

他急忙結果馬玉倩遞來的水杯,笑著說道:“玉倩你可真會說笑,我怎么會嫌棄你呢,你別嫌棄我這個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會呢!”馬玉倩一臉認真的說:“你一點也不粗,咱村的年輕人就屬你最聰明。”

陳壯用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遞還給馬玉倩的時候,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玉倩,咱倆這算不算是間接接吻啊?”

馬玉倩一下子羞紅了臉,啐道:“瞎說什么呢……”

陳壯覺得馬玉倩紅著臉的模樣格外可愛,就像是熟透了的蘋果,讓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馬玉倩從小就對陳壯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覺得陳壯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氣質。

出去上了好幾年學,馬玉倩見多了外面的男人,也還是覺得陳壯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樣。

他的一切都讓自己感覺那么真實,就連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讓自己覺得有些暈眩……

陳壯雖然很想跟馬玉倩這樣的漂亮姑娘調調情,但時間倉促,他也就暫時打消這個念頭,專心干活。

馬玉倩在一旁看著陳壯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識的掏出自己的手帕,親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馬玉倩看著他認真干活的側臉,越看越覺得順眼,這小子要是換一身行頭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帥哥一枚,而且還是身材健碩、肌肉感十足的帥哥,不知道會吸引多少小姑娘。

“壯子干活又踏實,人長得也不錯,倒是個好男人的胚子。”

馬玉倩心里想著,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陳壯的汗都要連成線了,馬玉倩連忙又掏出手絹,去幫陳壯擦去臉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劃過臉頰,讓陳壯感覺十分受用,雖然隔著一層布,但是那種觸感還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陳壯長出一口氣,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著,有問題我再來給你弄,不過我還得進山打獵,得先走了。”

馬玉倩急忙說道:“壯子,為了感謝你,改天我請你去市里吃大餐吧!”

“啊?”陳壯笑著擺了擺手,說:“客氣啥呀玉倩,我一輩子也沒去過幾次市里,跑起來還挺麻煩的。”

“那怕啥呀!”馬玉倩說:“我爹正好過兩天要去市里辦事兒,咱倆跟他車去、跟他車回就是。”

“啥?你爹?”陳壯一聽,更是嚇的連連拒絕。

好家伙,坐馬來財的車,跟馬玉倩去市里吃飯?那還不被馬來財那個老狗日的打斷腿啊!

想到這兒,陳壯急忙說道:“最近事情多,以后再說吧,我該進山了,先走啦!”

說完,陳壯急忙逃一般的離開。

陳壯拿了三連弩,穿上了長衣長褲,用老爹留下的軍用水壺灌了一壺涼水,便一個人進山了。

河畔村就在大山腳下,往前幾輩,村里人都是獵戶,一年到頭吃的用的,幾乎全靠進山打獵,然后再拿出去賣錢,最近這些年經濟發展的不錯,獵戶慢慢也都轉行了,畢竟進山討飯吃不容易,經常還有生命危險。

陳壯他爹原本是村里最后一個獵戶,小的時候他爹還教了他不少打獵的本事,經常跟著他爹進山,但是他爹死后,陳壯就很少進山了。

進山之后,陳壯按照記憶,找到了老爹當年進山的一條捷徑。

陳壯他爹當年自己走出過一條非常隱蔽的狩獵路線,這條路可以最快到達一處獵物最多的山谷,而且沿途無人走過,非常容易抓到山雞野兔,如果往深了走,還有野豬和黑瞎子。

山雞野兔什么的倒還好,野豬和黑瞎子就有些危險了,搞不好會弄出人命,所以陳壯這次也很謹慎,決定獵個三五只山雞野兔,也就差不多可以回來了。

沿著老爹的狩獵路線走了半個多小時,參天的大樹就已經把太陽完全遮蔽了,陳壯把腳步聲壓得很低,老爹親手打造改良的那把三連弩也已經搭上弦并且放入了弩箭。

陳壯的聽覺非常靈敏,樹林里有點什么風吹草動都能逃不過他的耳朵,他在一處灌木叢前停下,剛屏住呼吸,就聽見灌木叢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他忽然伸出腳去踢了一下,里面頓時傳來一陣嘰嘰喳喳的聲音,隨后兩只色彩斑斕的山雞就從灌木叢里跳了出來。

陳壯心下一喜,頓時一抬手便扣動了三連弩的扳機,三支弩箭嗖嗖嗖的快速射了出去,第一支箭直接射中最近的那只山雞,鋒利的箭頭直接射穿了它的脖子、又射入了不遠處的樹干,而另外兩支箭,則全部射中了另一只山雞的腹部。

兩只山雞幾乎一前一后被射中,掉在地上撲騰兩下就死得差不多了,陳壯一手一只,把它們提了起來,掂量了一下,頓時喜上眉梢。

這兩只山雞都是公雞,估計是正準備干架,結果被自己同時端了,每只公雞都有五六斤重,可謂是非常肥壯了,這樣的山雞,至少能賣個兩三百塊錢。

陳壯把兩只山雞用麻繩捆住背在身后,又將射出去的三支弩箭找了回來,三連弩上好弦之后,他繼續往前,尋找其他獵物。

十幾分鐘之后,陳壯再次聽到不尋常的動靜,這一次,竟然被他發現一只棕灰色的山雞。

陳壯一眼就認出這是母山雞,這玩意煲湯對女人身體最好,很多城里人跑來,開出五六百的價格,想買一只野生的母山雞,只可惜這東西太少見了。

陳壯大喜之下,弩箭齊射,輕而易舉將這母山雞收入囊中,心里美滋滋的想,母山雞可以拿去給雪梅嫂子燉湯補身體。

昨天自己把她折騰的那么厲害,以后還惦記著天天都能跟她睡上幾次,應該好好給她補補才是!

天色漸晚的時候,陳壯從山里走了出來。

很久沒進山了,沒想到收獲這么豐盛,他這次一共抓了五只野山雞,四公一母,還抓了三只正肥的野兔。

陳壯美滋滋的回村,先將一公一母兩只山雞放回家,又留了一只野兔,把剩下的三只公山雞和兩只野兔帶著,去了村里的門市部。

門市部專門收山里的野味,賣給城里的飯店,三只公山雞賣了六百塊,兩只野兔賣了一百八十塊。

進山半個下午就得了七百八十塊錢,陳壯心里樂開了花,早知道自己這幾年應該天天進山,搞不好現在早就把新房蓋上了。

陳壯拿出一百二十塊錢,買了兩瓶門市部里最好的白酒,又回家取了留下的兩只山雞和一只野兔,一起拿著去了趙鐵柱家。

此時,雪梅嫂子正在家里著急。

陳壯說要進山,這么晚了還沒回來,她真怕陳壯在山里出點什么意外。

雪梅看向正在擺弄電視的趙鐵柱,開口問道:“鐵柱,你說壯子不會出什么事吧?”

趙鐵柱說:“不會的,你看壯子那個體格,野豬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除非是碰見黑瞎子,不然肯定不會有事兒。”

雪梅急忙問:“那萬一真遇見黑瞎子了呢?”

趙鐵柱擺了擺手,說:“你就放心吧,黑瞎子這東西都在深山老林里,壯子不會進那么深的。”

正說著,陳壯敲了敲門,開口問:“鐵柱哥

,鐵柱哥在家嗎?”

雪梅一下子喜上眉梢,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三兩步跑出去。

打開大門,看著門外的陳壯,雪梅這才大松了一口氣,幽怨的說道:“你可把嫂子急死了,還以為你出啥事了呢!快進來!”

陳壯急忙閃身進了門,舉起手里提著的一公一母兩只野山雞,還有一只野兔,對雪梅嫂子說道:“嫂子,我給你跟鐵柱哥帶了點野味,這個母山雞特別好,你留著煲湯喝補身子。”

雪梅嫂子心里感動,嬌羞的看著陳壯,低聲道:“壯子,你可真疼嫂子。”

陳壯哈哈一笑,說:“嫂子對我這么好,我當然要好好疼嫂子、報答嫂子了!”

雪梅嫂子開心的說:“算你有良心。”

陳壯嘻嘻笑道:“嫂子,今天晚上有空嗎?”

雪梅嫂子臉羞的通紅,推了陳壯一把,說:“有空!先吃飯,吃完飯嫂子好好伺候你!”

趙鐵柱這時也探出腦袋來看了一眼,驚訝的說:“可以啊壯子!收獲這么豐盛!好些年沒吃野味了,饞的狠哩!”

陳壯提起兩瓶上好的白酒,說:“鐵柱哥你看,上好的二鍋頭,咱倆晚上再喝點兒!”

“嚯!”趙鐵柱驚喜的說:“這二鍋頭得六十塊錢一瓶吧?你小子發財啦!”

對河畔村的村民來說,平時喝的都是五塊的老村長,能喝一瓶十塊的就是奢侈了,要是想喝一瓶十五塊錢的老白干,那得是過年才舍得。

陳壯買的這兩瓶酒,趙鐵柱一輩子都沒喝過,頓時眼都看直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