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事加夜班做了*上班給同事口

 “可以啊。我也想聽聽高材生的想法。”李若水是個大熟女,雖然兩個人教同一個班,但是和她的溝通卻很少。

“那就周日晚上吧,白天還有點事。”楊羽跟李若水約到了后天晚上見面,約在晚上原因就是漆黑一片,挺有氛圍,搞不好還能干點壞事,當然,這只是楊羽的一廂情愿。

 文學

李若水走后,楊羽又回到了辦公室,明天他就要去隔壁村了,雖然心中沒底,但表姐這事,他還是站到了表姐這一戰線,一起對抗姨父的不講理。

“楊老師,怎么還不回去啊,要不要去我那坐坐?”古靈精怪的胡欣怡冒了出來,她也是其他村的人,這里又沒親戚,所以只能住在學校里。

“還是免了吧,我怕被你給吃了。”楊羽對這種主動送貨上門的妞卻提不起絲毫的興趣,很多男人會覺得不要白不要,可楊羽偏偏不是這種人,因為這樣會降低他的檔次。

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泡妞很重要。這種爛貨楊羽實在提不起興致,只有表姐和三表妹這種貨色才楊羽的菜,當然這些女教師中,也有楊羽的目標,比如冰雪皇后冷蕭雪,到目前為止,這冷蕭雪還沒有看楊羽一眼,這讓楊羽很沒有存在感,好歹自己也是個帥哥,你就這樣不屑我?

除了她,這教師中最美的應該算跟自己同班的李若水了,李若水的那種女人味楊羽都抵擋不住,所以才計劃先拿她下手,當然在水潭里被自己看個精光的楊琳如果送貨上門,楊羽是肯定會要的,因為那兩瓣翹臀實在是太漂亮了。

楊羽在腦海里過了一遍明天的計劃,還寫了下來,怕到時出錯,等過一遍后,卻不知道外面的天已經暗下來了,便準備起身回家。

剛出辦公室,發現自己的學生紫舒也剛才教室里出來,這紫舒可是住在隔壁村,要爬過這座山,這天都要黑了,怎么還不回去?

“紫舒,你怎么還在這?趕緊回去啊。”楊羽關心得問道。

“還不是因為寫作業忘記了時間,何況今天輪到我打掃衛生。”紫舒撅著嘴巴,一副很無辜的樣子。

這寫作業總是好事,楊羽當然開心,可這天色,楊羽怎么放心讓自己的女學生一個人爬山回家?這山上才有野獸出滅,萬一出了事,自己那是要負責任的。

“天都這么黑了,你等等老師,我去辦公室拿下手電筒,送你過山頂吧。”楊羽說著急忙奔回了辦公室。

“耶!計劃成功!”紫舒心里高興得要死,寫作業是真,但是忘了時間卻是假,她是故意讓楊羽碰到的,楊老師這么關心學生,怎么會忍心讓自己一個人爬山?

楊羽一直覺得浴女村已經是山中山的村了,可沒想到,這還有比浴女村還要里面的村子,隔壁還有好幾個村子,

 

 

好幾個村子都是直接住在山頂的,浴女村算好的了,是住山腰上,還有條河流養育一代人,雖然這條河最終也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因為這浴女村是被

 

 

四周大山包圍的山谷,說白了,連河都流不出去,那只能往下流了。

 

 

紫舒所在的村子叫紅杏村,坐在墻頭等紅杏?難道是個紅杏出墻的少婦村?紅杏村就坐落在山頂,沿著浴女村往北的山路往上爬,

 

 

爬到山頂后再往西走個幾里路就道了,是個小村子,楊羽沒有去過,這些都是路上紫舒告訴他的。

 

 

楊羽牽著紫舒的手一直順著陡峭的山路往上爬,路上還會遇到幾個扛著柴趕回家的村農。紫舒被楊羽牽著手心里美滋滋的,這是她第一次

 

 

跟男生牽手,楊羽的手很寬很大很有安全感。

 

 

“楊老師對我們班的蕓熙同學是不是有意思啊?”女生都特別敏感,何況紫薯天天注視著楊羽的一舉一動,怎么會看不出來楊老師對誰好對誰不好?

 

 

“為什么這么說?”楊羽已經盡量把這層表哥表妹的關系不拉到課堂上來了,就是怕別人多嘴多舌。

 

 

“因為我發現你們總是一起來上學,一起放學回家,而且”紫舒翹起了嘴巴,一臉不爽,停頓了下,繼續說到:“而且你們還牽著手!”

 

 

楊羽沒想到這紫薯這么般在背后關心自己,何況這紫舒長地也不差,早熟的她才剛滿十六歲,但是身體卻有著表姐那般的成熟,尤其是胸前那一對。

 

 

紫舒個子不高,才158,人也不胖,所以看起來,胸前那一對就更大了,嬌小卻不失感性。

 

 

“怎么,你吃醋了?我現在不是你牽著你的手嗎?”楊羽笑著回答,這已經爬了到了半山腰,開始有點喘氣,天也徹底黑了下來,整個夜晚一片漆黑,

 

 

路上一個人影都沒有,一片荒瘠,過貫了城市的熱鬧和繁華,在這樣安靜又貧瘠的農村,也感覺到安心。

 

 

“你們有沒接吻啊?有沒那個啊?”紫舒低著頭,本來不想問,但是她發現自己很在意。

 

 

“你腦子都裝了什么啊,哪個跟哪個啊,蕓熙是我的表妹,我現在就住她家,懂了不?”楊羽笑著搖搖頭。

 

 

紫舒一下子羞得低下了頭,心想我怎么就不是你表妹,也許還可以跟你一起睡,嘻嘻,嗯,以后跟蕓熙拉近點關系。

 

 

“你吃醋了嗎?還接吻,你的初吻呢?被哪個小朋友搶走了?”楊羽覺得跟著妹子還挺聊得來,而且看她那副樣子還挺可愛,頓生好感。

 

 

楊羽環顧了下四周,這里手電筒一關,伸手不見五指,隨便把這妹子往草叢一拉,當場給干了估計也沒人知道吧,何況這野戰楊羽還真沒怎么試過,此邪念一出,楊羽更加放肆了。

 

 

“切,我才不喜歡那些小屁孩呢,我喜歡楊老師這樣的,哈哈!”紫舒一臉不害臊得大膽得看著楊羽老師,繼續說道:“我初吻還在呢!”

 

 

“這么好,是專門留給楊老師的嗎?”楊羽本覺得要循序漸進,先摸清這紫舒的真實心理想法在下手不遲。

 

 

“嘻嘻,可以考慮下!”紫舒說著,掙開了手,加速往上面跑去。

 

 

楊羽突然把手電筒給關了,路一下子黑了下來,只看見石頭的一點反光,楊羽追了上去,一把從后面將紫舒抱住,低下頭,把嘴巴湊到紫舒的耳根后面,緊貼一起,對著紫舒的耳朵呼吸。

 

 

紫舒本能的縮了一下。

 

 

“去那河邊把初吻給楊老師了好不?”楊羽越抱越緊,嘴唇之間貼在紫舒的耳朵,耳朵是人體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而且女人本來就對觸覺特別敏感。

 

 

這點男女確實有別,男人喜歡視覺,聽覺享受,所以喜歡通過眼睛看日本愛情動作片,喜歡聽女人死去活來的叫床,更喜歡開著燈看女人那痛苦的表情,但是這些還遠遠不夠滿足男人的精神世界。

 

 

男人最大的快樂是征服女人而獲取的那種成就感,男人喜歡把女人弄到虛脫,弄到求饒,楊羽是正常的男人,所以他亦是如此。

 

 

楊羽幾乎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的女學生紫舒被自己壓在身下,哭著求饒的可愛模樣。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