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吃了室友的女朋友*新婚少婦h系列

 按理說是應該盡快將毒素吸出來,能吸多少是多少,可眼下又沒有趁手的工具,怕是只能用嘴吸,這一下子,李耐又有些興奮了。

這小媳婦也算村里排得上號的水靈姑娘,否則也不會被村主任的兒子看上,雖然已經結婚有一段時間,可年紀也還不大,皮膚嫩得簡直能滴出水來。

 文學

而此時,這副水靈靈的嬌軀就這樣橫陳在李耐面前,李耐將劉悅的雪腿微微抬起,就看到腿間的一抹白色內衣。

這讓李耐心頭一陣火熱,很快用嘴巴吸住了劉悅雪腿上的傷口,嫩滑酥軟的觸感讓他興奮不已,鼻尖彌漫的體香更是讓他舒爽到了極致。

明明是個小媳婦了,怎么和楊小雪這樣的黃花大閨女一樣有著淡雅的處子幽香呢?李耐不禁狠狠吸了一口,卻沒想到,這一下讓半昏迷狀態的劉悅忍不住發出一陣嬌哼。

“嗯……”

這似是舒爽一般的嬌弱聲音,讓李耐的魂都要被勾出來,可躲在柜子里的楊小雪就顯得很難受了。

“這是什么聲音?難道……這混球又在給別的女人檢查身體了?”

李耐繼續吸著劉悅傷口里的淤毒,發出讓人想入非非的吧唧聲,令昏迷中的劉悅時不時發出撩人的喘息聲,楊小雪聽在耳中,心里忍不住臭罵道:

“這不要臉的李耐,難道是在吸那女人的那個地方……果然又在借看病的理由禍害別人家的姑娘!”

雖然心里這樣說,可想象著外面旖旎的場面,楊小雪發覺自己那里又逐漸起了反應。

再想起剛剛被李耐挑逗到險些失防,身子都被看光摸光了,不禁又羞紅了脖頸。

如果她罵李耐流氓,那之前和李耐曖昧的自己,不也是個不要臉的姑娘了嗎?

隱隱約約的興奮,還是讓楊小雪的一只手,忍不住探向自己,隨著李耐和劉悅發出的撩人聲響,緩緩的運動起來……

楊小雪雖然表面上有些高傲,可某方面的需求還是有的,就比如用手指解決這事兒,私下里她還是沒少做的,撫摸帶來的強烈的刺激感,令她渾身都緊張起來。

不多久,隨著一陣觸電般的酥麻,楊小雪忍不住夾緊了雙腿,將手指擦了個干凈。

而此時的李耐,也已經停止了吮吸毒血,開始為劉悅擦拭消毒藥水。

劉悅的臉色已經逐漸緩和,開始清醒過來,待看清李耐在為自己擦拭傷口時,忍不住羞紅了臉:“呀,快把手拿開,我沒事兒了。”

假裝認真擦藥的李耐,其實還在偷瞄劉悅腿間的迷人風光,被清醒過來的劉悅嚇了一跳:“小悅姐,你醒了啊,喝口水吧。”

劉悅點了點頭,看到自己下半身幾乎一絲不掛,還是感覺羞澀不已。

自己是個有丈夫的姑娘了,居然還被這小子看光身體,還被抱著大腿擦藥,要是讓外人看見了,指不定要怎么笑話自己呢。

喝了口水,劉悅的虛弱感才褪掉了一些,勉勉強強穿回了褲子。

“李耐,這次多虧你幫忙,不過姐可能出不起這醫藥錢了。”劉悅道謝一番之后,不知又想起了什么,神色逐漸暗淡起來。

李耐拍拍胸脯,笑嘻嘻道:“說啥呢姐,都是鄉里鄉親的,以后要是身體有啥不舒服了,我免費幫你檢查,小時候我在村里被欺負那會兒,你可沒少幫我出氣呢。”

“呸!”楊小雪罵道,什么免費檢查,都是李耐騙色的伎倆。

“什么聲音?”劉悅有些疑惑,“好像有誰在說話。”

李耐拍拍額頭,光顧著看劉悅的大腿,忘了楊小雪還在這兒躲著了。

  好在劉悅沒有多在意:“那姐先回去了,你大壯哥還在等我做飯呢。”

  村主任的兒子叫高壯,也就是劉悅的丈夫,早就聽說這高壯好吃懶做,還打罵媳婦兒,名聲極臭,可畢竟是村主任的兒子,大伙兒也是怒不敢言。

  李耐自然也不愿招惹高壯,不過今天間接看了他媳婦兒的身子,還占了幾分便宜,心里也是在暗中叫爽的,高壯這犢子,有這么水靈的個小媳婦兒,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莫不成高壯也和隔壁的王鐵柱一樣,是個快槍手,結果就拿媳婦兒出氣?

  劉悅走出房門,和幾人道謝之后,就自己回家去了,這就免不了婆娘們在背后嚼舌根:“悅兒這個命啊,真可憐。”

  李耐實在是好奇,出聲問道:“張嬸兒,大壯哥因為啥對她不好呢?”

  “你沒聽說嗎?悅兒都結婚一年多了,還沒懷上孩子,大壯家里人早就不高興了。”

  “依我看吶,她就是命里克夫,你看自從悅兒嫁進去以后,大壯就像變了個人兒似的,一天比一天懶,還不是被這妖精給迷住了?”

  “可不是咋的,大壯這二年都沒下地了,我看悅兒就算是受了點苦,也是克夫克出來的,怨不得誰。不能給人家里繼承香火,擱誰愿意娶這媳婦?”

  李耐眼睛一瞇,他在這塊也算個文化人兒了,可懶得跟這些婆娘嚼舌根,劉悅懷不上孩子這事兒,目前還沒看出她身體有什么問題來。

  將幾個婆娘打發走,這才打開柜子想讓楊小雪出來,楊小雪臉上滿是怨氣,這可把李耐嚇了一跳:“小雪,你咋了?”

  “李耐,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對每個女人都這樣?”楊小雪問道。

  李耐眼珠子一轉,才明白過來,這妮子是吃醋了!

  “小雪,這次你是真的誤會了,劉悅姐被蛇咬了,我在幫她吸毒血出來呢,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之前和桂芳嫂子的事兒就不是誤會了吧?還以為你在大城市上幾年學能有點兒文化了,沒想到凈是學了些騙女人的手段!”

  楊小雪甩開李耐,翻了翻白眼,可她嬌嗔的神色實在讓李耐心動。

  “小雪,你是真的誤會了,劉悅姐的腳被毒蛇咬了,我是在吸她的腳啊,你以為是在吸哪里呢?”李耐揚起嘴角,挑逗性地問道。

  “真的嗎?我以為……我以為你是在吸……”楊小雪羞紅了臉,支支吾吾不敢說下去了。

  “那你說,你吸她的腳,她為什么要那樣喘?搞得我以為你們在偷偷做那種事。”

  楊小雪以為,他是跟之前和桂芳嫂子曖昧時一樣,是在吸那個地方呢,否則又怎么會發出那種哧溜哧溜的羞恥聲音?

  李耐看著楊小雪羞澀的模樣,又是一陣邪火從小腹下升起。

  “因為吸腳會很舒服,你看城里人不都是按摩腳的?腳是敏感部位,吸一吸很舒服的。”

  “那……”楊小雪聽著這套解釋,竟也勉強信了一半,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脫口而出道:“那既然這么舒服,你能不能……也幫我吸一下?”

  此前,楊小雪鼓起勇氣讓李耐幫她檢查身體,雖然險些丟了處子之身,但想起李耐那雙在她身上游走的手,弄得實在舒服,若是這嘴巴也能帶來這種好處,那豈一舉兩得?

  又免得破身,又能享受……

  這正合李耐的心意,他嘿嘿一笑,馬上讓楊小雪躺下,再次端起那雙精致小腳擺弄起來。

  李耐用濕毛巾不斷擦拭著,楊小雪被弄得有些癢,李耐便用力按了起來,這才讓她覺得一陣舒爽,這雙手實在是太有力了。

  看著楊小雪欲拒還迎的樣子,李耐決定發起攻勢,緩緩將臉湊近,呼吸的溫熱氣息噴在楊小雪的一只腳上。

  腳確實是敏感部位,這種刺激讓楊小雪渾身酥軟,徹底放棄了矜持,李耐自知得逞,趁機伸出舌頭……

  “啊……好癢,不要……”

  楊小雪發出一聲嬌弱的喘息聲。

  李耐怎么會放過這種機會,舌尖在楊小雪光滑的腳心上不斷游走著,不知不覺的,就把著雙腳放在了自己的那活兒上面。

  “嘿嘿,小雪,我這兒有個按摩用的棍子,得讓它蹭一蹭才能有效果。”李耐說道。

  “流氓!好燙……”

  楊小雪罵了一聲,雖然隔著褲子,可她也能明顯感覺到那玩意兒。

  她雖然也上過學,卻也只是看過課本上的隱晦描述,從沒看過那種片子,不清楚居然還有這種玩法,不禁有些懷疑,難道用腳去蹭這個東西,真的會很舒服?

  這么想著,楊小雪就微微用力踩了幾下,暗道這東西可真奇怪,居然能這么變,她都還不知道。

  “隔著衣服怎么能行,看我給你變個魔術。”

  李耐又是嘿嘿一笑,楊小雪心生疑惑,脫褲子就脫褲子嘛,還能耍什么花樣?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