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下屬小李漂亮人妻*新婚少婦同事終于被拿下

  浪費,王鐵柱那犢子是真的浪費!

  李耐忍不住在心底罵道。

 文學

  張桂芳抓起最后一個雞蛋,一邊往袋子里放,一邊準備起身讓李耐稱斤,可她哪會想到,李耐此時正站在后面欣賞她的那地方?

  腳下一動,張桂芳那豐滿就直接觸碰在了李耐的小腹處,而因為胡思亂想的緣故,李耐早就有了反應。

  好巧不巧的,李耐正好被張桂芳的身子觸碰著……

  柔軟而有彈性,帶著溫熱,在觸碰到的瞬間,一股觸電般的快感便從那處傳來,李耐抽一口冷氣,暗道好舒服。

  張桂芳愣了兩秒,這才扭頭看去,正好同李耐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霎時間,她心里五味雜陳,下意識便想挪開身子,卻一個沒站穩,腳底滑了一下。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想伸手去拉,但已經遲了,張桂芳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一袋雞蛋也全都打碎了。

  “嫂,你沒事吧?”

  李耐見狀,急忙伸手去扶張桂芳,有些焦急地問道。

  張桂芳臉色痛苦,手按著后腰哼哼唧唧,李耐一看就知道,這是把腰給閃了。

  “女.叟子,是不是后腰疼?”李耐歉意地問道。

  張桂芳皺著眉頭點了點頭。

  “這是腰閃了,女.叟子你先在椅子上坐會,我去拿點藥酒,然后給你按摩一下!”

李耐說著,慢慢把張桂芳從地上扶了起來,然后讓她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李耐轉身去忙了,張桂芳怔怔地盯著他的背影,出現了片刻失神。

  他是附近幾個村子這么多年來唯一的大學生,去過大城市,肚里有墨水,人長得也還不賴,還會關心人,比起那憨貨王鐵柱來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最主要的是,這小子的資本有些嚇人,如果那個的話,一定很舒服吧……

  想著想著,張桂芳發現自己身體竟然慢慢起了反應,急忙收斂了思緒,在心底狠狠罵了自己一句:想啥呢,你可是有夫之婦!

  李耐自然不知道張桂芳在想什么,從身后柜臺里拿了瓶專治跌打損傷的藥酒,又找了幾根棉簽后,便走過來,柔聲道:“女.叟子,來里間床上,我幫你按摩一下吧。”

  聽到“床上”、“按摩”等字眼,張桂芳頓時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搖了搖頭:“不,不用了……扭了腰而已,歇歇就好了。”

  “那可不行!”

  李耐卻一板臉,語氣嚴肅道:“腰傷如果不好好恢復的話,很有可能會留下后遺癥,到時候連力氣都使不上,我是醫學生,再清楚不過……女.叟子你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紀,落下腰傷哪能行?”

  “啊?”張桂芳嚇了一跳,花容失色:“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騙你干嘛!”

  李耐眼珠子骨碌碌一轉:“咱家在幾百年前,那可是專給皇上看病的宮廷御醫,就算到了我爹這代沒落了,只能當赤腳醫生,但祖傳的手藝也沒落下。”

  “而且我在大學,也學了一些西醫的按摩手法,我的按摩中西結合,管用著哩!”

  在大學學過按摩這是真的,但祖傳宮廷御醫這些,全都是李耐信口胡謅的,沒想到卻唬的張桂芳一愣一愣。

  張桂芳還是有些遲疑:“男女授受不親,女.叟子一個有夫之婦,讓你給按摩,萬一被人撞見,再傳出去就糟了……”

  “這有啥?”

  李耐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要我說啊,咱們農村就是太封建了,人家城市里的醫院,還有專門給女人接生的男大夫呢,那看的都是那個地方!”

  說著,李耐故意往張桂芳小腹下的神秘區域瞄了一眼。

  張桂芳一臉不可置信:“真的?”

  “那肯定呀,女.叟子,現在大部分人都去地里了,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更何況我是幫你治病,偷偷摸摸干啥?”李耐繼續勸道。

  張桂芳真的意動了,紅著臉沉吟片刻后,才輕輕點頭,低聲答應了下來。

  “那行……不過只是治病,你小子的手規矩一點!”

  “放心吧,我是那種人么?”李耐義正言辭地點頭,心中卻在狂喜。

  商量好后,李耐就扶著張桂芳進了里間,然后讓她趴在了炕上。

  一趴下來,張桂芳的臀部便將黑色打底褲繃的死緊,正對著李耐,能看到紫色的內.庫邊和那美妙的區域。

  看的心神蕩漾,李耐心跳的越來越快,暗中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女.叟子,那我……開始了?”

  “嗯。”

  張桂芳俏臉緋紅,聲音細小如蚊吶。

李耐也不再猶豫,把手輕輕放在了張桂芳的纖腰上,開始給她按摩。

  雖然隔著一層布料,但指掌間的觸感還是極為柔軟細膩,再加上腰的特殊位置,李耐的大手在按摩過程中,不免會剮蹭到張桂芳的屁股。

  每次不小心碰上,張桂芳都會輕哼一聲,讓李耐愈發心神蕩漾。

  “桂芳嫂,隔著衣服效果不大好,掀上去吧?”

  按了一會,見時機成熟了,李耐故意皺眉,嘆了口氣問道。

  李耐沒有撒謊,他在大學里的確學過按摩,所以這幾下按的張桂芳極為舒服,因此張桂芳也沒多猶豫,輕輕嗯一聲,答應了。

  李耐見狀,膽子更大,直接從炕上跳了下來,站在了張桂芳身后,俯身去揪她包在打底褲里的短袖下擺。

  張桂芳兩腿微微岔開,李耐站在中間,再加上向前俯身的動作,直接便觸碰在了她的腿根處。

  張桂芳俏臉緋紅一片,只感覺似乎被什么異樣東西懟著般,小腹處一片不舒服,忍不住輕哼一聲。

  再看此時的李耐,怎一個舒服了得?他又微微向前挺了挺,甚至都能隱約感覺到對方的形狀。將張桂芳的短袖下擺從褲子里揪出來,往上一掀,便看到了她白嫩的腰部。

  因為常年干農活的緣故,張桂芳的腰部竟然沒有絲毫多余的贅肉,纖細緊致,讓李耐食指大動。

  “女.叟子,起來跪著!”

  李耐忽然間開口說道。

  “啊……什么?”張桂芳俏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來,低聲問道。

  “你跪在炕上,上半身直起來,我可以前后一起按。”李耐笑瞇瞇道。

  說完,李耐也不等張桂芳同意,直接伸手一左一右把住了她的纖腰,然后往后一拽。

  張桂芳更是被李耐撩撥的心神蕩漾,眼眸微閉。

  在李耐的幫助下,張桂芳脫鞋轉了個身跪在炕沿上,跟他面對面。

  那對柔軟近在眼前,李耐甚至能嗅到張桂芳身上的幽香,當即更加亢奮。

  他伸手環住了張桂芳的腰身,摩挲幾下之后便滑到了后腰部位,整個人也逐漸前傾,最終臉蛋都貼在了張桂芳白嫩的肚子上。

  張桂芳只感覺李耐呼出的熱氣打在腰身上,嚶嚀一聲,雙手便下意識地扶住了李耐的肩膀。

  到了這個地步,兩人的心思都早就不在按摩上了,李耐又象征性地幫她按了幾下腰后,兩只大手忽然間向下,直接捏住了張桂芳彈力十足的巨臀!

  無比舒爽的感覺傳來,張桂芳忍不住哼了一聲,旋即眼中浮現了些許慌亂:“耐子,你……你干啥呢,好好按摩,別捏女.叟子呀!”

  說著,便扭動著腰身想要從李耐手中掙脫。

  “我說了,女.叟子你有任何事情需要幫忙,我都能幫。”

  “我知道,鐵柱哥滿足不了你,我可以……女.叟子,難道你不想要?”

  李耐喘著粗氣,大手肆無忌憚地在張桂芳屁股上摸索,同時直接抬頭,用下巴拱開了張桂芳的衣領,把腦袋直接埋在了那之間。

張桂芳寂寞許久,哪受得了這個?

  李耐身體結實,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還長得不賴,比起自家那王鐵柱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如果能跟他睡一覺的話……

  罷了罷了,不說出去,誰會知道呢?就這一次,以后絕對不這樣了!

  張桂芳內心掙扎了片刻,終于下定了決心,不再掙扎,雙臂也緊緊環住了李耐的脖頸。

  察覺到了張桂芳的動靜,李耐大喜過望,直接將張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將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張桂芳身上散發著誘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來了,他興奮地撲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亂情迷之際,敲門聲卻忽然響起,糾纏著的兩人被嚇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門外傳來一道年輕女聲,有人來了!

  這下子,不僅張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來,因為這聲音聽著怪熟悉的,該不會是……

  “耐子,怎么辦?”張桂芳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別慌,就當什么都沒發生,你先藏起來,我裝病!”

  李耐迅速說了一句,便將床上卷起來的被子攤開,張桂芳也顧不得其他了,急忙縮著身子鉆了進去。

  敲門聲愈發急切,李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開了門。

  看清楚門外站著的人,李耐頓時愣了愣,不是別人,正是他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柳溝村的村花,楊小雪!

  楊小雪年紀跟李耐一樣大,倆人的淵源也頗深,從村里小學到鎮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學。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