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性功能太強想分手|分手男朋友要了我12次

 老周匆匆洗漱之后就離開了表侄家。

陳嬌嬌開始洗臉的時候,在心里琢磨老公這個遠房表叔,媳fù嫌他窮跟別人跑了這么多年,估計也會憋壞了吧?

 文學

那他會不會自己動手解決身體問題?

陳嬌嬌想到這里,暗罵了自己一句,又趕緊不再亂想這些去洗臉。

走出小區的老周在路上吃了個煎餅果子和一杯豆漿,這才溜達著來到了物業值班室。

開早會,聽那個三十多歲,總是喜歡把自己打扮很職場很OL的物業經理講話,之后老周和同樣做維修的老趙才回到了他們的小屋。

老趙比老周大不少,也是城市人,只是退休沒事做,來這里做個物業維修。

兩人天天在一起關系倒不錯,經常會聊很多私事,正聊著的時候,老趙被喊走去換一個水管三通和止逆閥,老周也說著去轉轉去。

當老周在這個小區轉了沒幾分鐘,就來到了劉芳所在的單元門口。

今天是周六了,那個誘惑的少fù劉芳應該不上班了吧?竟然不回自己的信息,今天看我不狠狠的干她。

老周這么想著的時候走進樓道里,在弄過一次之后,女人的滋味讓老周上了癮,恨不得每天都要,特別是在昨晚的時候,還被侄媳那只小手很美妙的擼了好多下,yù望的感覺變得那么強烈。

老周坐電梯來到了劉芳家的所屬樓層,心中充滿期待的敲門。

既然第一次弄她沒事,那么這次也沒事,就算是反抗又怎么樣?上次也是反抗,可是弄的她興奮了,她的身體還是很誠實的配合自己。

老周一邊想著一邊掛上了微笑,就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門前。

原本興沖沖的老周看到開門的人之后就驚呆了,剎那間的慌亂中,就聽者面前的人奇怪的問著:“你是哪位?”

面前的人很斯文白凈,文質彬彬的感覺,不過身材有些消瘦,老周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少fù劉芳那個經常出差的老公回來了。y^b^t%d

昨天剛弄過了他的妻子,今天又跟他面對面,老周心里瞬間變得心虛,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那個,我是咱們物業的人員,昨天時候打電話說讓我過來看看水管的,是個女的打的電話,應該是你妻子吧。”

秦天昨晚回家來,還沒來得及跟妻子劉芳親熱,就被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因為安裝監控的事情被發現了。

因為爭吵的關系,昨晚沒有親熱成功,夫妻倆現在還在冷戰中,剛開門的時候秦天的臉色很不好看,當聽到老周的解釋之后,臉色變好了一些:“哦,應該是我老婆打的電話。

哪壞了我還知道呢,你先進來看看吧。老婆,老婆,物業那邊來維修員了,你昨天說什么壞了?”

秦天把老周讓進家里,又轉頭向臥室方向喊著劉芳。

其實在老周站在門口說話的時候已經聽到了,劉芳嚇得渾身顫抖,面色蒼白。

那個和她一夜狂歡的老師傅竟然站在家門口跟自己的老公說話,這讓劉芳總是感覺心驚ròu跳的。

要是上次的荒唐視頻被自己的老公看到,劉芳幾乎不敢再想下去。

被老公秦天呼喊,劉芳努力裝成正常的模樣從臥室里走出來。

看著老公和老周兩個男人的目光都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劉芳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那什么,就是廚房面盆下邊有點滲水,不仔細看倒是看不出來,程度不厲害。我打電話給物業想著過來幫我看看呢。

其實也沒什么大事兒,要是有其他事情師傅你先去別的地方忙吧,等到有空的時候再過來處理一下就好。”劉芳不敢去看他們的目光,只是看著廚房的方向心虛的說了一句。

在劉芳出來的瞬間,老周也是緊張無比,生怕這個女人說出不該說的話來,見到劉芳這么會配合自己演戲,老周立刻踏實了下來。

至于劉芳的老公秦天,對于這么正常的事情沒有絲毫懷疑,就這么轉身去了客廳那邊去看電視了。

老周去了他們家的廚房里,廚房的角度跟客廳是拐角,所以在這里老周劫后余生一般的長舒一口氣。

昨天這劉芳說自己的老公出差回來了,當時老周還以為是被自己強迫所以她排斥,現在看起來這倒是真的了。

都怪昨晚侄媳的突然,讓老周只想著找劉芳狠狠的發泄,都把這一茬給忘記了。

老周假裝在廚房水管那檢查,同時在想著一會兒的時候是走還是再撈點便宜。

多年不知ròu味,品嘗過劉芳這個xìng感少fù之后,老周上癮的快魔怔了。

老周決定先試試看,實在不行再找借口趕緊溜。

“那個,你們家有沒有螺絲刀我用一下,這邊的管擰的太緊我試試撬開。”老周來到廚房門口說了一句。

秦天正坐沙發上修剪腳指甲,聽到老師傅的話之后頭也不抬的說了一句:“老婆,拿螺絲刀給他。”

劉芳出現在臥室門口,看著那邊的老周,心里有種不好的感覺,可是想到自己的老公還在家里,這個老師傅總不至于膽大包天的想對自己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

劉芳心里稍微穩定了一些,然后找來了螺絲刀就向廚房走著。

老周沒有在看劉芳的老公秦天,而是欣賞著面前的少-fù劉芳。

居家的穿著依舊是睡裙,只是這件睡裙偏保守了一些,裙子下擺到了她的膝蓋,露出修長漂亮的小腿和玉足。

這個女人,不論怎么看都這么的成熟xìng感。

老周轉身裝作去維修水管,等待著劉芳。

劉芳原本想在門口把螺絲刀給老周就趕緊回臥室,但看到老周走進去之后,猶豫了一下,皺著眉頭也走進了廚房,用客廳老公能聽到的聲音說著:“師傅,你看這個螺絲刀可以嗎?”

幾米之外客廳,劉芳的老公還坐在那,在廚房里老周見劉芳進來之后,一下子用強壯的手臂抱住了眼前xìng感火辣的少-fù。

劉芳張開嘴巴差點驚叫出聲,瞬間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老公聽到任何異常聲音。

這時候劉芳趕緊自己的裙子被掀上去了,那個有些冰冷的粗糙大手一下子死死握住了她的臀ròu。

“這個就可以,幫我把這個管握住,我弄一下。”老周也裝作正常的對話,其實是說給客廳劉芳的老公聽的。

在說完把水管握住的時候,老周握住劉芳的手,強迫她把手放在了自己高高立起來的帳篷上。

劉芳魅力的臉龐變得臊紅,這時候劉芳完全沒有任何興奮的感受,有的就是鋪天蓋地的恐懼。

自己的老公就在幾米之外,而她自己被一個粗魯的老師傅抱著在揉著她xìng感火辣的身體。

這一切都像是一場噩夢。

“求你不要這樣,我老公在家里,我求求你好嗎?”劉芳幾乎快要哭出來,感受著這個男人的手已經把她xìng的內內撥到了一邊,那根要人命的粗糙手指已經開始不斷快速摩挲著她最敏感的地方。

老周也學著劉芳的樣子用細微的聲音在她的耳邊說著:“你只要配合我,不會有事的,我現在已經忍不住就過來找你了。

要是被你老公看到咱們這樣,順便在看到手機里你被我弄的癱在那的樣子,你說你的老公會怎么想呢?”

老周的話讓劉芳死死咬住xìng感的紅唇,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老周問著女人發絲的清香,雙手急不可耐的在劉芳身上不斷的游動,不論是揉是捏,動作不敢太粗暴,他怕這個小少fù忍不住叫出來。

老周把拉鏈拉開,掏出東西之后,又把劉芳的手強硬的扯過來握住自己的東西。

yù望上頭的他只想著先過過癮,過幾分就離開,所以不想浪費一秒鐘時間,他繼續用細微的聲音說著:“你不趕緊配合我讓我爽的話,時間拖得越久咱們就越危險的。”

老周小聲跟懷里被自己狠狠揉著的少fù說了一句之后,又故意放開聲音說著:“對,你先把那邊的管撬開一些,我看看是哪里滲漏了。這個不提前處理的話,水管崩開估計你們屋里就全是水了。”

一切都在偽裝正常的做維修,客廳里的秦天聽著也很正常,又換了另只腳開始修剪指甲。

劉芳快要崩潰了,但是隨著那粗糙手指不斷撩撥自己身體的時候,劉芳感覺自己的魂兒也撩了出來。

這樣的環境下,劉芳感覺自己真的出了問題,這樣害怕的情況下劉芳發現自己的興奮程度變得更加強烈,在剛才老周手指動作大了一點的時候,劉芳差點嬌哼出聲。

“老公,我突然想起來我的錢包還在車里呢,你剪完指甲記得幫我去拿一下,最近物業的說小區也出現砸車偷東西的事情了。”劉芳的yù望在攀升,在這樣扭曲的環境中,罪惡和心虛緊張下,竟然讓她的興奮感提升的這么強烈,劉芳還有點殘存的理智,害怕一會兒老公發現了,就趕緊說了一句。

客廳里的秦天應了一句,繼續修剪指甲。

廚房里的劉芳xìng感的脖頸在被粗魯的老師傅瘋狂的親吻著,她的大圓球幾乎快要被他捏bào,最要命的就是在腿之間的那只手,像是惡魔一樣,在不斷的讓劉芳產生一種難以抗拒的快樂感覺。

罪惡,內疚,強烈的負罪感伴隨著被強迫,無數滋味夾雜在一起,劉芳感覺自己很不要臉,這時候自己的身體竟然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興奮,身體早已經變濕。

痛苦閉著眼睛的劉芳繼續在自欺欺人,自我安慰著是趕緊擺脫眼前老師傅的糾纏,以后想辦法把視頻的事情給處理掉。

這么想著的時候,劉芳就想著這個粗魯的男人趕緊發泄出來,于是被強迫握住老師傅身體的手,隨著劉芳的手臂輕輕擺動,開始熟練的快速動作起來。

老周感受到這個少-fù開始變得主動,那只小手在前后動作時,帶給他的快樂感覺是那么的強烈,讓老周一直倒吸冷氣。

就這樣,老周和劉芳在廚房里不斷的親吻撫摸彼此,帶給彼此身體最興奮的感覺,時不時的偽裝成正常對話和維修水管的樣子來,讓客廳的秦天不會多想。

“趴灶臺上,把屁股翹起來,我要在廚房弄你,你可要忍不住,別浪的受不了叫起來,把你老公招來了。”老周感受著自己紫紅的東西快要bàozhà,于是松開了眼前少-fù誘惑的身體,用低聲帶著劇烈呼吸的聲音說了一句。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