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地戀做了一整天愛|見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幾次

  趙白點點頭,把手從黎星的領口伸進去:“我不想吃飯了,想吃你的……”

  黎星曖昧一笑:“背后有拉鏈。”

 文學


  趙白拉開拉鏈,又解開了內衣的扣針。

  “嗯……這幾天我難受死了,你都不看我一眼。我忍著沒自己解決,就想你趕緊在給我一次。”黎星輕喘著:“想辦法,我們今晚做一次好嗎?”

  趙白點點頭。

  “壞人,好吃嗎?”

  “當然好吃了,口感不錯。”趙白笑著:“以后每天都要給我吃一次。”

  “好,只要有機會,你想幾次都行。”黎星的呼吸愈發加重:“對了,我去健身會所辦了會員,以后我要天天去,雖然我身材不錯,但是畢竟都三十歲的女人了,我以后每天都要去鍛煉。讓腰再細一點,臀部更翹一些,聽說胸部好好鍛煉,也能更挺。我要把努力把自己變成一個性感尤物,讓你以后都舍不得拋棄我。”

  “你是要迷死我啊。”趙白抬起頭,把手伸進黎星的裙擺:“就在這里做一次好不好?”

  “啊……這里怎么做。”黎星害怕的搖頭:“這里可是醫院,等回去了吧。”

  “回去了哪有機會,現在是中午不會有人的。”趙白繼續誘導。

  黎星左右張望,十分為難的點了頭。

  趙白就把她抱到了辦公桌上,過去把窗簾拉的嚴實。回頭看見黎星在那兒偷笑。

  黎星趕緊反手撐在桌子上,把踩著高跟鞋的腳蹬在桌子邊緣。

  趙白在外邊磨蹭了兩下:“想不想要?”

  “想。”黎星滿臉嬌羞,眼神里蕩漾了春光:“你快點呀,想死我啦。”

  “要讓它進去,總得給個合適的理由吧。我是你什么?”

  “哎呀……你別說了,快開始吧。”黎星嬌羞的躲開臉,桃腮泛紅。

  “叫老公,不叫我就不進去。”趙白故意為難。

  黎星咬著紅唇搖了搖頭。

  “萌萌好幾年都不這么叫我了,一直叫我名字。”趙白嘴上說著,手上繼續刺激黎星的情緒。

  “老……”黎星看了他一眼,直接笑了出來:“真的叫不出來。”

  趙白一抹鼻頭,一只手勾住黎星的腰肢。

  “你到底叫不叫。”趙白用力的捅了幾下。

  “老……”黎星有點受不住了,騰出一只手來勾住他脖子,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他:“老公,快弄我吧,難受死了。”

  “再喊。”

  黎星憋了一口氣:“老公,老公……小星的好老公,親老公,小星愛你。”

  “好羞恥呀。”

  “對著鏡子更羞恥。”

  “累壞了吧。”黎星依然斜躺在上面:“今天表現的也太好了,我都沒想到能連續到兩次。”

  趙白哈哈一笑,點上了一根煙。

  他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錯愕的問道:“黎星,你現在是安全期吧?包括前天。”

  “什么安全期?排卵期。”黎星一本正經。

  “哪……那你是吃藥了?”他著實有些害怕。

  黎星沒搭理他,等身體里的東西都拍出來后,做了清理,穿好了衣服坐到對面了才說:“我每個月大姨媽都很準的,這幾天正好是排卵期。”

  趙白再也坐不住了,走過去拉住她手:“黎星,你可別嚇我啊。你要是懷孕了……”

  黎星捂住嘴笑個不停,搞的趙白莫名其妙。

  黎星樂完了,拿過他的水壺喝了水說:“瞧把你嚇的,我原來談戀愛的時候遇人不淑,流了幾個孩子,醫生說我的懷孕幾率已經很低了,不然我哪敢讓你弄在里面。”

  作為醫生,趙白還是覺得不大靠譜,讓黎星等自己一會兒,去外面藥店買了一顆毓婷。

  藥遞到黎星手里時,黎星不肯吃,說自己心里有數,一定不會懷孕的。

  “那萬一要是懷上了怎么辦?”

  “那也不怕,我會自己悄悄打掉的,難道我還敢生下來啊?”

  趙白見黎星態度這般堅決,也就不強求了。

  忙活了一陣,肚子也餓了,飯菜都冷了,他就用熱水泡了一下照吃不誤。

  吃完一看時間距離上班沒幾分鐘了。

  黎星收拾好飯盒,走到他身邊:“以后你值班,我都來給你送飯。”

  趙白點點頭,伸手摟住黎星的翹臀:“快回去吧,不許再亂想了。”

  黎星蹲下身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老公,那我回去了哦。”

  一個下午趙白的心情都格外舒暢。

  傍晚到家,萌萌還沒回來。一般都是她先回來的,落在自己后面,多半是加班或者出去應酬了。打電話一問,果然是出去應酬了。她在一家外貿公司上班,這種事習以為常。

  可即便如此,因為害怕萌萌突然回來,即使打電話問了,也是回答說不知道具體幾點,讓他們先睡,兩個人也就沒敢挺風走險。

  掛了電話,黎星依偎過來:“萌萌可能要十一二點才會回來,雖然還有時間,還是算了吧。今天我已經很滿足了。”

  “好,就一起好好看電視。”上了一天班,他也不想太過于耗費精力。雖然兩個人才剛在一起,但幸福享受的太過緊密,到了后面就容易喪失激情。

  即便是山珍海味吃多了,也倒胃口。

  趙白很想知道,黎星到底有沒有被別的男人占有過,便委婉的問道:“你跟前任分手后,怎么沒有想過再找一個啊?”

  “找什么呀,倒是有很多男人打過我的主意,我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圖我的長相,就是眼紅我們家的財產。我才不會上那個當呢。”黎星回答道。

  “為什么會選擇我啊?”趙白挑起黎星的下巴。

  黎星把他手打開,就直接落在了雪峰的大胸上:“你真想知道?”


  依照他的性格肯定是要離婚的,但離了婚自己和黎星的關系多半也會就此終止。想了很久,他決定把這事告訴黎星,看看她的反應。

  早上起來,萌萌去了一趟廁所后神情就有些怪怪的,不時東張西望。趙白知道她肯定是在想自己的內衣怎么會找不到了。

  吃早餐的時候,她終于還是按捺不住,問黎星是不是幫她洗了。

  “沒有呀,沒看到你泡了衣服。”黎星搖頭說。

  “趙白,你不會幫我洗衣服吧?”萌萌埋頭吃著,順口問道。

  趙白抽紙巾擦了下嘴,起身就往外走。在住院部空閑的時間要比門診更多。中午的時候,他去了一趟門診,調看了醫生的值班記錄。上班的醫生恰好就是那天萌萌來檢查的醫生。

  她告訴趙白,因為大家挺熟,她對那天萌萌來檢查的事記憶還挺深的。她仔細檢查了,沒有什么問題,可萌萌自己總說里面像撕裂一樣的疼,而且總是發癢。

  “搞的我都懷疑自己的醫術了。”醫生苦笑說:“不過你也知道的,很多情況光靠檢查是檢查不出來的,我擰不過,就給她開了一些消炎的藥。我記得她還非讓我多給她開了兩盒。”

  趙白道了謝離開。已經確定萌萌撒了謊。如果不是昨晚的發現,他是不會來詢問的。而萌萌也正是利用了這一點。自己都來他上班的醫院檢查了,自己肯定就會信以為真。可到底還是人算不如天算。

  渾渾噩噩的熬到了下班時間,一進家門趙白就把昨晚自己藏的東西拿了出來,讓黎星跟自己一起進書房。

  面對黎星一臉的茫然,他把黑袋子遞過去。黎星一打開,趕緊丟開了,捂住鼻頭說:“什么東西呀,怎么一股很濃烈的那種味道。”

  泡了一個晚上,發酵之后的味道在數米之外都能聞到。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