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地戀見一次做了8次|做完一次又一次

 “呸!你個竊賊,偷我媽寶石,虧我還不相信這個事情,現在在網上看見了事情經過,你現在是臭出十條街,不要過來惡心我。”

語氣尖酸刻薄,孫磊忍不住氣笑了:“我惡心,小姑娘,你這翻臉的速度堪比演帝啊!明明剛才還老師長老師短的……”

 文學

“之前,不妨告訴你,以前我是想求你幫我進青春季賽,可是青春季賽你都已經被除名。抱歉,你現在還不如一條咸魚來得有用。”劉靜不屑地說完,電話即刻掐斷。

孫磊簡直氣得一口老血都要噴出來。

“什么叫眼前人身后劍,哈哈!口蜜腹劍,口蜜腹劍啊!”孫磊仰天長嘆,心里滋味難以描述。

可他知道,就算在怎么樣,清白一定是清白的。他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必須想辦法找到證據證明自己。

“喂,張重,求求你幫幫我,幫我調查到底是誰想害我。”孫磊只能求助唯一的好友。

張重顯得為難,半響開口:“我知道,但上次你讓我去查結果不是一樣。里面什么都沒有查到,視頻明顯是遭到處理過,再查也是一樣。而且對方勢力強大,看樣子你不是對手,你不如想想到底是誰想害你,去找那個人看能不能好好說清楚。”

想害自己勢力不小,從頭到尾的只有一個人。

如果說是那個人事情的因果都得到了解釋。難道,自己要向那個人搖尾乞憐?

握住手機,孫磊沉默了,能幫忙的人沒有一個,他的子女遠在天邊,根本是遠水解不了近火,況且,和金宇比起來,想要贏更加可笑。他低頭思索片刻,忽然覺得自己此刻可笑又可憐。

就算去認輸,金宇一定會放過自己么,從眼前來看明顯的,他想慢慢玩死自己。他要去低眉順眼么?他能忍受低眉順眼么?

凝視地上自己孤獨的影子,孫磊心里暗自生出一股子寒意。

不,無論如何,他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他是一個老師,桃李滿天下的他也有傲骨,生而為人沒什么人能夠比別人高一等,好,既然逼他到絕路,他孫磊也不怕什么鬼怪了。

張重家,孫磊靜悄悄躲在屋腳。

他是來跟蹤張重的,他根本不相信張重之前的話,這個好友明顯是有隱瞞了他什么。

孫磊有預感,跟蹤張重肯定能夠發現他想知道的事情。

今天的張重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孫磊才在他屋前蹲了沒一會兒,張重匆匆忙忙出了屋子,直接奔到自己的車前開車離開。

孫磊不敢遲疑,攔下輛出租車追在身后。

張重似乎很趕時間,車速極快,在飛馳的車流里如同飛射出的利劍。

二十分鐘后,張重來到一家咖啡館,孫磊悄悄坐到外面臨窗的位置,透過玻璃悄悄打量屋子里的情況。

十分鐘后,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走進來,注意到男人的張重立刻起身迎接,倆人交頭接耳說著什么,男人的目光不住掃視周圍,孫磊連忙用報紙擋住自己的臉,生怕被發現。

聊了幾句,張重和男人紛紛起身,張重這次直接坐上了男人的車跟著男人離開了。

“師傅,馬上跟上去。”孫磊腳不沾地蹦上出租車,把一張紅票拍在司機手邊,司機話都沒廢話一句開著車緊緊跟了上去。

男人帶著張重到了一家證卷交易所,在里面十多分鐘后出來,男人低頭在張重耳邊說了什么,張重點點頭拿著資料又重新進入其中。而那個男人則自己上車駛離了證卷交易所。

“現在怎么走?”司機握住方向盤悄悄看孫磊。

跟著前面的人,一定能夠發現什么。

腦子里下意識出現這句話,孫磊當機立斷:“跟著前面的那車!”

“好。”司機也是人精嘴上應承,手上卻沒動作,眼神不住瞄著孫磊:“但我怕跟不上……”

“啪!”孫磊自然知道對方心思,想也沒想一張票拍過去下一秒車子利索發動起來。

一路上小心尾隨,司機的駕駛技術叫孫磊刮目相看,能夠穩穩跟著不被甩掉,還能保持目標不丟,不是老練家是做不到的。

直到開到一個公司前,男人的車進入地下車庫后再沒有出來,孫磊看見公司的標示名稱,他幾乎已經不用再去考證對方的身份了。

這公司的主人,只有倆個人,劉敏和金宇。

可想而知,那么能叫張重如此緊張的只能是雇傭他的人,這個人不用說那就是金宇!

不動產……巨大的資金……

孫磊猜測著,司機看孫磊半天不說話,也便忍住不說話。

直到,沒一會兒金宇從自己的公司走出來。

“金宇!”孫磊微驚,趕忙縮下脖子躲在車下。

金宇徑直上了準備好的黑色車,車子發動離開,孫磊便讓司機跟在后面不要丟了,他倒想看看金宇到底是要玩什么花樣。

金宇去的地方,不是別的正是張重的位置,張重在門口等著,是專程等金宇的到來的。

兩個人一見面,立刻進到證卷公司里面,從他倆神態上孫磊已經不用再求證什么了。

不動產,金宇對劉敏惡邊相向,對王芹百般討好果然是有目的,王芹的財產早被這個狼子野心的渣渣惦記許久。

至于到底有多少,孫磊腦子里模糊閃過的資料信息,讓他心里猶如驚雷炸響。

那么,如果金宇得償所愿恐怕劉敏也就……

孫磊涼意從心蔓延,他勉勵抑制住惶急,腦子里只想要去見一個人,他必須把這些事情告訴劉敏。

他這么做的原因,也許是他對劉敏不僅僅是單純的欲望,他開始喜歡的是劉敏這個人。

“呀!這不是孫老師么?”玻璃車窗前,一個化妝妖艷的女人笑吟吟看著孫磊。

“你是那個服務員!”孫磊認出對方,連忙扯住她到一個僻靜場所:“你可以給我證明,對不對?”

“證明什么?哦!”女人笑了,艷色的唇輕輕咬上孫磊耳朵:“證明你怎么欺負我呢?我叫小雪,你要是喜歡,我們可以慢慢來……”

“小雪。你是不是認識金宇?”孫磊緊緊盯著女人。

小雪輕輕刮了孫磊一眼,玉臂勾在孫磊脖子上:“提他干什么?這男人都是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哪個不是。你看著和他們一個德行,別裝了。”

言下之意,孫磊更加確定之前的事情金宇是一手安排。

小雪才不顧孫磊在想什么,上次在酒店見孫磊她看中孫磊氣質不同別人,而且身體還結實有型,有點兒大叔控小雪和金宇一拍兩散后,今天來本來是想找金宇要點錢,沒想到遇見了孫磊,惦記著自然不能放過。

一邊說,小雪不客氣地用腿去蹭孫磊的腿,眼看整個人都貼上去了。

“孫磊?”張重訝異地聲音傳來。

“你一直跟蹤我?!”安靜的包廂里,張重難壓怒氣。

“你不肯告訴我,我只能這樣了。”孫磊心平氣和地看著好友。

“那也不能跟蹤啊!”張重郁悶。

“金宇是幕后人對不對?你知不知道他陷害我有多慘?”孫磊冷冷看著張重。

“我知道,可你也不能這樣……”張重嘆氣,但想到多年的情意他又不知道該拿對方怎么辦。

孫磊忍不住也嘆氣,心里復雜。倆人相對無言坐了許久,孫磊開口道“你放心,我不會連累你。但我不會坐視不管的。”

“你想干什么?!”張重緊張地站起來,攥住孫磊的手認真道:“金宇這人記仇,你不要輕易去惹一個毒蛇,搞不好會被狠狠咬一口。”

“你呢?你知道是毒蛇你還倒找他?”孫磊忍不住嘲諷。

“我也沒辦法,委托私家偵探,我們只管調查。”

“哦,那是不是你也能把我的事情全部調查出來給別人?”

狠狠說完,孫磊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站起身也不管張重在后面的喊聲,徑直離開了包廂。

“叮鈴鈴……”

“喂!喂!劉小姐,是我,孫老師。你有時間出來一下么?”

“抱歉,孫老師我現在不方便,你有什么事情電話里說吧。”

“電話里說不清楚的。劉小姐,你在哪兒我去找你……劉小姐……喂?”

劉敏拒絕自己,孫磊多少心灰意冷,以前劉敏從來不會這樣的語氣和自己說話。

可是,眼下?所有的情況都變得對孫磊不利。

孫磊來到車庫,取出車驅車趕往劉敏家,劉敏家里大門緊閉。

屋子里沒有人。

她會去哪兒?孫磊想著。

忽然回憶起之前的約定,他們曾經說過想要一起去溜冰。

毫不遲疑,孫磊驅動車子趕到溜冰場,巨大的冰場上白氣彌漫,朦朧得充滿美感。

孫磊四處觀看,在一個角落看見了劉敏美麗的身影,她立在冰上,猶如一只驕傲的天鵝。

抬手落下時,氣質油然而生。

光潔冰面似乎化為水波,劉敏身體轉移這樣自如隨性。每個弧度都好看到極致。

記憶中遙遠的回憶被觸及,孫磊依稀記起曾經看見劉敏的那一刻震撼。

那個時候,是冬天。漫漫的風雪籠罩著。

他教完一個演講公益,沿著冰冷的街頭往回走。

他有車,他本可以開車回去。可是,那天他沒有開車,獨自一個人行走在慢慢街頭,任憑風雪吹蕩著他的臉頰發疼。

那天,是孫磊妻子的祭日。

她的死成為他心頭永遠的疤。

任何時候輕微觸碰都會流血的疤。

孫磊一生很簡單,除了書和家庭他都沒有別的渴望,他擁有簡單的快樂。

可是,妻子的離開,改變著孫磊的生活,兒子女兒一個個長大如同展翅的鳥一個個飛離,不論何時見一面顯得那樣困難。

在這個冬夜,他同以往一樣孤獨地看著天空。

出神間,他視線緩緩注意到一個人,立在風雪中間,跟著旋轉的飛雪舞動。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