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我們到車里做一次h:抵在車座上,把腿張開

 可是轉念一想,低頭一看,三哥褲子里的部位似乎早就反應起來了,這……

 

 

林三看著張雪臉色陰晴不定,眼神猶豫不決,一顆老心臟砰砰直跳,暗道可別讓張雪發現自己的不良企圖,不然,這眼看要成功了,可就要功虧一簣了。

 文學

 

 

可是就在他身體緊繃等待最后審判的時候,張雪遲疑了一會,再次躺在了床上。

 

 

“三哥,一會你輕點,你也知道那地方是女人……”

 

 

張雪半仰著頭看著林三,這樣的角度可以看到林三在自己下.邊究竟在做什么,萬一他真的要做什么壞事,自己也能第一時間發覺。

 

 

可是發覺后,自己要怎么辦呢,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張雪發現自己竟然不反感林三,隱隱的……

 

 

這么曖.昧羞人的動作,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會有些別的想法。

 

 

“放心吧妹子,三哥知道輕重。”林三說著一手撥著張雪大腿里測的肉,一手朝會陰穴探去,“妹子,我這就要按你的會陰穴了,你準備好了嗎?一會別緊張,有啥情況就說,三哥馬上停手。”

 

 

對于女人來說雙腿中都是身體最敏感的部位,林三手一探進大腿,張雪就覺得一股電流瞬間從下而上的沖擊大腦,整個身體都忍不住緊繃起來,舒服的她差點叫出聲來。

 

 

“嗯……”她的聲音如蚊蠅,舒服的身體感觸幾乎讓她發不出聲音,她半仰著頭,緊緊盯著林三的雙手,她能將林三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她覺得自己臉上發燙,覺得自己不要臉,竟然看著男人在自己身上做這樣事。

 

 

林三張雪抿著嘴,滿臉朝紅,身體尤其是雙腿輕微顫抖,緊張不已,心里暗道這女人真好騙。

 

 

不過,張雪越緊張,林三的工作越是不容易展開,尤其是張雪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太舒服了,雙腿竟然越夾越緊,讓林三的手根本就伸不進去,林三不得不開口道。

 

 

“妹子,那個,你能把腿.分.開一點嗎?你夾的那么緊,我手根本就差不進去,沒法碰到穴位。”

 

 

聽著林三的話,張雪低頭往下看,只見自己的雙腿將林三那只撥弄大腿的手緊緊的夾著,頓時滿臉羞赧,緊咬著嘴唇,雖然她早就有心里準備,答應讓林三給自己按會陰穴。

 

 

可是如果真的將雙腿打開,那,那,那自己的隱蔽之地可就真的全然清晰的全都給林三看了。

 

 

她猶豫著,可是看著林三真誠認真的臉,她還是緩緩的將雙腿慢慢向兩側分開,接著那迷人讓林三癡迷的風景一點點的從縫隙中顯現出來……

咕咚……

 

 

林三吞了口唾沫,深呼一口氣,另一只閑著的手顫顫巍巍的朝會陰穴按去。

 

 

林三提出要按壓會陰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為了不軌的想法,其實會陰穴和玉泉穴作為人體的兩大重要穴位,按摩會有對張雪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會陰穴,有一穴開百穴開的說法,會陰穴又叫做海底穴,有很多重要的功能,蘊藏著人體的很多奧秘,從古至今一直以來為道家和佛門所重視。

 

 

會陰穴的位置在陰.部,女性的會陰穴在隱蔽部位和排泄部位的中線位置,是女性隱蔽敏感之所,經常按摩會陰穴對調節生理和生殖功能有重大好處。

 

 

當然這個部位敏.感按壓后會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應。

 

 

“唔……”

 

 

隨著林三手指朝會陰穴按去,一直緊張等待的張雪在林三碰到會陰穴的那一刻,整個身體開始顫抖,雙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夾緊,大腿細膩的肌膚緊緊夾住的觸感,讓林三大呼過癮。

 

 

“三哥,慢,慢點,這地方太敏.感了,慢點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雖然張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林三知道她說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這個部位很敏感,剮剮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許是因為緊張,或許是很久沒有和老公過姓生活了,只是被林三按壓了幾下,林三就覺得張雪某處有些……

 

 

這個發現讓林三大口吞咽著唾沫,燈光下他隱隱能夠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壓著的邪火騰騰的再次燃燒起來。

 

 

“妹子,三哥問你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這關系到……額,治療效果。”林三怕張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說了個謊。

 

 

“唔……三哥,你,你問吧。”林三雖然和張雪說著話,可是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仍然是一下重的按壓在會陰穴上,而且張雪發現,這時候的頻率明顯比剛開始的要快了幾分,讓她覺得渾身舒坦快要痙.攣了。

 

 

“那三哥可就問了哈。你告訴三哥,你這里為什么那么敏.感,我才剛按壓了幾下我就覺得你渾身顫抖,雙腿用力夾緊了。這和別的已婚女人不同,她們可都是按壓好幾分鐘才可能有感覺的,你怎么這么快?”

 

 

林三問完滿臉期待的盯著張雪,而張雪在聽到這個問題后,本來舒服的快要睜不開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臉上的朝紅更濃了,眼神迷離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大約停了半分鐘,張雪的聲音才斷斷續續的傳來。

 

 

“三哥,不怕你笑話,我和老公已經好久沒生活過了,這地方好久沒受到過刺激了,別說是一個大男人按壓了,就是平時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讓我夾緊雙腿……”

 

 

張雪說著臉上的紅都要滴出水來,一雙眼睛再也不敢看林三。

 

 

“哈哈,明白,妹子,三哥又不是小孩子知道男女那點事。嘿嘿,妹子,別緊張,放松點,再按幾下,就不按了這里了。”

 

 

林三說著心里大定,暗道對付一個大半年沒有過姓生活的已婚婦女林三還是有把握的。

 

 

已婚婦女和雛女是有區別的,雛女從來沒體會過那種沖上巔峰的快樂,所以想象不到那種快樂到底多么迷人,可是已婚婦女早就體會過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她們知道那份快樂究竟有多么的誘人,所以在沒有的時候,她們想,只要稍加引導她們就會上鉤。

 

 

林三的手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原本還有力氣半仰著頭盯著林三動作的張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時不時夾緊雙腿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動作了。

 

 

“唔……三哥,慢點,我現在渾身沒勁,你這按壓的太快,比我老公……”

 

 

張雪神情迷亂,說話漸漸的不經過大腦,不過在說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還是及時住口了。

 

 

可是林三怎么可能放過這個引誘她的話茬呢,趕緊接過來說道。

 

 

“你老公怎么了?”

 

 

林三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的淪陷了,徹底的變成了壞蛋大灰狼,這也不怪他,屬實是他和張雪接觸的太深了。

 

 

他和張雪此時的場景恐怕只有夫妻間才會出現吧。

 

 

“我老公,啊……沒,沒什么。啊……三哥,停,我……啊……”

 

 

林三沒想到張雪這里竟然那么的敏.感,張雪的話還沒說完,林三就覺得張雪雙腿上傳來一陣大力,幾乎要將他的雙手給夾斷。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