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別揉了奶要爆了(解開肚兜揉著她的乳尖h)

 那女子迷迷糊糊的醒來,一手胡亂抓去,也不知道抓住了什么,只是感覺頭暈。

  等清醒過來時,發現楊羽正目不轉睛的打量著自己,才發現自己渾身精光,而自己右手竟然正好抓著楊羽的那兒上面。

 文學

  兩人四目而視,那女子當場滿臉通紅,啪的一巴掌往楊羽拍了過去。

  “大色狼!”

  女子急忙站起,往自己的衣物奔去,頭也不敢轉,急忙彎腰去穿褲子,這一彎腰,原先被遮掩的身體暴露無遺。

  女子褲子穿到一半,突然意識到什么,急忙起身,轉頭瞪著楊羽,楊羽正目不轉睛的欣賞那朵仙瓣,尷尬一笑,搖搖頭說道:“我什么都沒看到!”

  這不說還好,這一說,那女子被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自己被人白白偷看了最隱秘的地方,這事又不能找村長理論,到頭來,被人笑話的還不是自己,只能打了牙齒往自己肚里吞。

  楊羽見女子已經溜走,好一會兒,身下反應停止,哈哈大笑道:“難道我要走桃花運了?”

  楊羽轉身望了望那水潭子,突然有股冷意,總感覺這水潭下隱藏著些什么東西。倒也沒再多想,背包而去,不知不覺已經進了村。

  村里已經炊煙裊裊升起,農村晚飯都做得比較早,因為天一黑,很多事就不方便了。

  楊羽模糊得記得小姨家的位置,這一路走來,楊羽驚奇的發現,這村里很少見到壯丁,倒是不少村婦一直盯著他看,這些村婦各個皮膚析白,面如桃花,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你是城里來的?旅游還是找人?”這時,一名村婦上來主動搭訕。

  楊羽望去,這村婦倒也年輕,也就比自己大個幾歲,長得標志,皮膚也是潔白無瑕,一頭烏黑的頭發蓋到肩膀,只穿了條背心。

  楊羽本來就想問路,順便問道:“我找人,你知道絲小云家在哪嗎?”

  那村婦一直盯著楊羽的胸肌看,楊羽被看得很不自在,只能尷尬一笑。

  “長得還真結實,你說小云啊,就是前山倒數第三座。”說著指著前山那房子,眼神卻不停得在楊羽身上回轉。

  楊羽說了聲謝謝,便往前山而去。那村婦還一直盯著楊羽的大屁股看,口中默默得念著:“真鍵壯啊,看這屁股!”

  “小心被你老公發現偷漢子!哈哈”另一村婦路過,端著剛洗好的衣服打趣道。

  “我家那沒用的男人,我才不怕他呢,我們村好久沒來年輕了。”那村婦略有回味得說著。

  楊羽已經到了小姨的房屋前,這剛一轉身,迎面而來一人,兩人撞個正著。楊羽剛要說對不起,抬頭一看,驚呆了。

  這世上還有這樣漂亮的妹子?

這一抬頭,兩人四目相視,同時渾身一顫,有股強烈的觸電感,兩人竟然一見鐘情。妹子純情清澈的眼神徹底征服了楊羽,這種渴望,稚嫩的眼神和當初自己在愛情萌芽時如出一轍。

  可這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戀之后,楊羽就再也沒有經歷過觸電。

  兩人愣在那里足有幾分鐘之久,誰也不想先離開誰的眼神。人家間最美的事,莫過于此吧。

  妹子早已經臉色火辣辣,兩腮通紅,難道這就是觸電的感覺嗎?少女害羞得低下了頭,不敢再抬頭看楊羽一眼。

  楊羽終于回過神來,這浴女村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地方,怎么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左右芳齡,冰肌玉膚,白嫩如霜,更是有種少女的那種鮮嫩紅潤,個子比自己矮個頭,但至少也有165了。

  妹子端著的衣服被楊羽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過后,才想起來,立刻就蹲下去撿。

  楊羽急忙說對不起,也彎下腰幫她一起撿。妹子低著頭,仍然不敢看楊羽一眼,卻偷偷微笑。楊羽自己也笑了。

  這時,屋前走出一位中年婦女,四十出頭,卻風韻尤存,別有一番熟女的味道,見散落的衣服,問道:“怎么回事?”

  楊羽抬頭望去,只見此村婦如此熟悉,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嗎?頓時驚呆了,這小姨跟十年前的樣子沒多少變化,小姨嫁得早,十九歲就生了表姐,如今四十一了卻絲毫沒有四十女人的黃臉婆模樣,反而面若桃花,細潤如脂,倒像個二十來歲的姑娘。

  “小姨?”

  這聲小姨叫得兩母女都愣在那里,小姨打量了片刻,鄒了眉頭,突然茅塞頓開:“小羽?”

  小姨急忙跑來,將楊羽從頭到尾瞧了個遍,摸摸胸肌又摸摸臉蛋,興奮的樣子,接著說道:“最后一次見你,還是個小胖子呢,現在長這么高這么帥了啊。”

  “小姨也是越來越年輕啊。”楊羽也夸到,這還真是實話。

  “真會說話。”絲小云呵呵笑著,轉頭看了下那個女孩,那女孩愣在那里,正偷偷得癡癡得看著楊羽:“發什么愣啊蕓熙,快喊表哥啊!”

  “表哥?”蕓熙一臉吃驚,沒想到眼前這位帥氣的大男孩會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楊羽也是沒想到,眼前的這位讓自己神魂顛倒的小尤物竟然會是自己的表妹。

  蕓熙抿嘴一笑,低著頭,端著衣服便小跑去了河邊,心里卻不知道多開心。

  “趕緊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飯了。”小姨拉起楊羽的手就往里屋走,路上還不停嘮叨往事,楊羽只好點頭,那些事,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

  小姨家里是座大房子,農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經建了快二十年,很是老舊,水泥墻都坑坑洼洼,東補西補。

  每層共有好幾個房間,一樓是廚房,餐桌,還有亂雜物的房間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個房間。

  二樓一個糧食倉庫,三個房間,三個姐妹各一間。三樓還有個閣樓,閣樓很低,一扇窗戶,目前是空著,外面有把梯子,直通上面的瓦還有個露天的小天臺,平時曬糧食等等才使用。

  房子前面是個小院,種了兩棵柚子樹,左側是水源和間廁所,廁所遠,姐妹半夜起來就很不方便,右側是果園,種滿了蔬菜,后院有個小池塘,養了魚。

  “姨父他們都不在嗎?”楊羽只看到了三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里就隨口問問。

  “姨父去山上干活了,也快回來了。你表姐悶在房間里,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來,三表妹你剛才見過了。”小姨邊說著邊拉著小羽往后門左側而去。

  “你就呆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側的空地,這里有自來水,還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這?這是露天的啊?”韓塵有些接受不了,雖然是個大男人,但是這不是有廁所嗎?

  “一個大男人怕什么?農村里都是這么洗的,把衣服脫了,小姨幫你。”

  幫我?楊羽啥都沒聽見,就只聽到了這兩個字,這怎么能讓小姨幫自己洗澡呢,何況自己已經二十一歲了,這說出去還不被人笑死。

  “小姨,這不好吧?”楊羽有些不自在,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讓小姨幫忙洗呢。

  “哎呀,你還害羞了,你小時候哪次不是跟著小姨一起洗,身上哪個部位沒看過沒摸過?”小姨開起了玩笑。

  “以前小沒關系,現在長大了呀。”楊羽摸摸頭,微微一笑,倒不是自己害羞。

  小姨卻不聽楊羽的勸,在她眼里,這楊羽還是她的孩子,長大不長大的那都一樣。便伸手去幫忙脫楊羽的衣服,頓時結實的身軀展露無疑,楊羽有182高,高中曾是體育特長生,練就了一身發達的肌肉。

  這身健美的肌肉卻讓小姨看得有些心慌,這么帥氣的男人的身體她這一輩子都沒見過,農村的女人都很保守封建,小姨這一生可沒看過第二個男人的身體。

  絲小姨也沒多想,畢竟自己已經四十一的女人了,豈能打自己姐姐的孩子的主意?那不是道德敗壞嗎。

  楊羽想想反正是自己的小姨,小時候不是老一起洗嗎,也就慢慢接受了,說著,一把脫下了褲子,也許是太用力,本來只是想脫外褲的,誰知之前下過水,這內外褲都粘一起,這一脫竟然將內褲一起脫了下來。

  頓時,那兒便展露出來。

  這一切被面前的小姨看得一清二楚,她生平從來沒有見過第二個男人的這東西,一直以為男人的這東西都一樣,可是看見楊羽之后,才曉得自己丈夫的簡直不能相提并論。

  楊羽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急忙用手遮住,往小姨瞧去,只見小姨滿臉通紅,胸口不知何時已經起伏,見楊羽望來,尷尬萬分。

  “你個大流氓,連小姨都想欺負,自個洗去。”說著,一把扔去衣服,撒手而去。楊羽愣在那里,心想完了,我怎么把內褲也一起脫下來了,這下子小姨肯定誤會了。

  小姨心里是噗通噗通的跳,連她自己都不明白是為什么,自從跟了姨父,生了三個娃,也就沒太多的想法,一心一意想把三個孩子帶大。可是四十的女人如虎,這是活生生的事實,而那近五十的姨父早已經不復當年之勇,成了軟柿子。

  楊羽洗好澡的時候,姨父已經從山里回來,想比小姨,這姨父就明顯蒼老了許多,也許是生活壓力大吧,而三妹也端著衣服洗完回來了,看到楊羽換了衣服,陽光健康的模樣,偷偷的看了一眼,心里美滋滋的就去了曬了衣服。

  “小羽,上樓把你表姐叫下來吃晚飯,這丫頭越大越不中用了。”

  楊羽小時候跟表姐一起玩,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歲,那時候關系很好,可一眨眼已經十年過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經亭亭玉立了吧。

  楊羽上了二樓,敲了敲門,剛想開口,里方就傳來了嘶吼的聲音: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個傻狗子。”

  楊羽聽得一頭霧水,什么嫁人什么傻狗子:“表姐,是我,我是楊羽。”

  “楊羽?表弟?”里方重復了下名字,只聽騰騰的走路聲,門就被打開了。表姐的靚影引入眼簾,表姐高高瘦瘦,足有170,一頭烏黑的頭發,比起三妹成熟了太多,女大十八變,真心不假,十年前的表姐還是個農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僅僅亭亭玉立,

  身材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讓男人多么垂涎三尺。

  三姐妹的美麗都遺傳了小姨,小姨年輕的時候可是方圓幾里內最了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給了癟三的姨夫。

  所以這三姐妹,也成了村里的出名的美人兒姐妹,不知村里多少男人來追,就拿表姐來說,來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門檻給踩爛了。

  “真是你啊,小羽,呵呵。”見到楊羽,表姐原本繃著的臉樂開了花,一把撲了過來,抱住了楊羽的脖子,兩人身高差了8公分,都是高高瘦瘦,還真是標準的一對情侶相。

  表姐緊緊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沒見了,胸口的那對飽滿狠很的壓在楊羽的胸口上,楊羽氣都喘不過來,按這觸感估計這規模怕是不會小。

  沒個D,也有個C吧,而且,似乎還沒有帶罩罩。這讓楊羽有點不知所措,被這么活活壓著,自然而然的就有了反應。

  媛熙確實好久沒有見這個表弟了,小時候兩人的關系極好,有年暑假楊羽住了兩個月,那時兩人在這個村子里玩,抓螃蟹,捉迷藏,游泳等等,不知道日子多么快樂,可一眨眼大家已經這么大了。

  何況,最近的日子緩熙過的真憋屈,沒有人理解她,她為自己的婚姻而掙扎。

  所以見到昔日的表弟,就像多了個戰斗伙伴,自然開心死,就不顧一切的抱緊了表弟,可誰知這表弟竟然有反應,表姐豈會不知道?

  她一把推開了楊羽,狠很的瞪了他一眼。

  “表姐剛才說什么嫁人,是怎么回事?”楊羽急忙轉移話題,對自己的親表姐都這般無禮,耍流氓,楊羽豈是恬不知恥之人?

  “別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給隔壁村的傻二狗,我才不要呢,又丑又傻。”表姐撅著嘴巴滿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現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歡,沒人會逼你的,我支持表姐。”楊羽終究受過高等教育,現在也不是舊社會了,哪還有婚姻不自由的,楊羽當然是崇尚戀愛自由。

  聽表弟這么一說,媛熙更加有了勇氣,對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況眼前的表弟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小胖墩,而是個大帥哥了。

  “這話是你說的,你要幫表姐搞定這事,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表姐抿嘴一笑,跟著表弟聊了兩句話,心情就好了很多。

  “那要看表姐給什么好處了哦。”楊羽故意逗她。

  “好拉,到時表姐什么都給你!”媛熙當是玩笑,順著表弟的意。

  “哈哈,真的什么都給我!”楊羽故意一臉邪笑,翹了翹眉頭,不懷好意的樣子,是個人都知道,這句話是話中話,代表什么意思。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