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好濕好滑好緊我幫你(小妖精你真緊 夾斷了h)

 這樣想著,他猛地撲上去,一把將自己的褲拉鏈給拉了下來。

白鷺也已經半年多沒有見過自己的老公,正處于饑渴難耐的狀態,雖然她時常會請假去老公出差的地方,但仍舊是聚少離多,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得到茲潤。

 

 文學

再加上今天早上在地鐵那里被曾大膽猥褻了一番,她已經是身心饑渴的要命了,于是用雙手緊緊的抱住了老公的腰,雙腿如同八爪魚一般的纏繞上了老公有些精壯的腰身。

 

可惜因為經常出去應酬的緣故,方志明的肚子上面已經有不少的肉了。現在小半年沒見,竟然又長了十來斤的肉。

 

若是以前很年輕的時候,可能看不出一丁半點的端倪,但是現在兩個人都年近三十了,身體本來就開始發福。

 

白鷺若是不做健身教練,生了孩子早就變成一個水桶腰了,還好她自己對身體要求十分嚴格,盡管對老公現在不管你自己身材這一塊有那么一點小微詞,但是在情浴面前這些都算不得什么。

 

白鷺有些迫不及待的用細嫩的小手游走在方志明的胸膛上,挑逗著方志明。

 

方志明的身體也算是挺容易來感覺的,被白鷺用手指尖那么搓了一下,便覺得渾身發脹。

 

“好老婆,你知道我這小半年是怎么熬過來的嗎?我天天都想你,天天都想要把你壓在床上弄!”

 

方志明一邊說著一邊把白鷺從床上拉了起來,摸著白鷺那柔軟細嫩的臉蛋,生了小孩之后,白鷺更顯得有一股女人味兒。

 

方志明停頓了一下,將自己坦露在了白鷺的面前,白鷺看了一眼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于是心甘情愿的俯下身來。

 

白鷺張開了櫻桃小嘴,忙碌時看著方志明舒服的表情讓她也覺得自己要不行了。

 

她在張志明的面前時不時擺動一下,這樣的視覺沖擊讓方志明覺得再也忍受不住了。

 

白鷺自己也很想要了,她含糊不清的吐出幾個字來,方志明這個時候也已經沒有辦法招架了,雖然聽不清白鷺在說什么,但還是秒懂了她的意思,他一把把人按在了床上,抬起了白鷺的一條腿.....

他們兩個人本來以為曾大膽沒有聽到這邊的動靜,誰曾想到喝了個半醉的曾大膽在屋子里面打了一個盹兒,因為喝了太多酒的緣故,所以現在有些尿急,又從床上爬了起來。

 

而且在上完廁所回來之后便聽見了屋子里面的動靜。

 

這房子還是他當初協助方志明一塊裝修的。當時小區物業交房了之后,他就覺得有點不太好,曾經還建議過方志明把這墻體加厚一些,因為隔音不是那么好。

 

可方志明當時還敲了敲墻壁說:

“咱們自己家里面好不好都沒有什么所謂了,我感覺這墻壁挺厚的。”

 

畢竟是別人的房子,所以曾大膽也沒有太過于在意,這會兒倒是便宜他了。

 

這會聽見白鷺在里面嬌喘連連的叫,曾大膽登時覺得浴火焚身,白天在地鐵里面他猥褻白鷺的時候,就感覺那娘們真的是個極品貨。

 

他這要是真能和她弄上一回,可以說是浴仙浴死了吧?

 

曾大膽咕咚的一聲吞咽了一口唾沫,悄悄的貼近了那扇門,小心翼翼得從門縫往里面看。

 

好在方志明當時裝修為了省錢,所以這些都不算是很好,門和窗戶都有縫隙,再加上墻體比較薄,所以聽的聲音尤其真實。

 

曾大膽擰了一下那一扇門,突然間發現這扇門并沒有上鎖,他膽子大了起來,將門打開了一些,正好能夠看到床鋪的方向,兩副身子交疊在一起,如同活媋宮一般展露在曾大膽的面前。

 

曾大膽瞇著眼睛看著屋里面的情況條件,今天早上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少婦白鷺如今像是一個銀娃蕩婦一般在方志明身下承歡,這種視覺沖擊讓曾大膽頓時興奮不已。

 

白鷺已經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被男人茲潤過了,感覺到老公在她身上馳騁,賣力著,她也越發的漸入佳境,雙眼逐漸變得迷離,紅潤豐滿的小嘴不斷發出一陣陣嬌吟。

 

她一邊抬起腳虛虛的搭在方志明的腰上,還有一搭沒一搭的夾著,似乎是在催促著方志明更快一些。

方志明哪里受得了如此的挑撥?當下變得更起勁了,但可能是因為最近應酬多,他本來就睡不好,加上他也很久沒有碰過自己老婆,所以很快便繳械投降。

 

白鷺感覺到方志明趴在自己的身上喘著粗氣,當下便睜大了眼睛,有些難受的詢問著說:

 

“老公你…”

 

方志明心滿意足的從白鷺的身上下了來,抓了一把自己的頭發,憨憨的笑著說:

“老婆真是太厲害了,里面一如既往的!都感覺不到像是生過孩子,我實在是受不了你那叫聲,所以我就交公糧了。”

 

白鷺這才剛剛想要到達頂點,硬生生的被別人給打斷了,這種感覺實在是不痛快,可是她一想到老公也是為了這個家操持勞累,所以現在才那么快就和他完事兒了,這還真的是有苦說不出……

 

方志明有個小習慣,做完之后十分舒服的情況下他就會埋頭睡去,一點都不管白鷺。

白鷺一開始和他交往的時候,心里面對此就有些不滿,不過一想到方志明怎么說那活也是不錯的,花樣百出,所以就把這個不滿給強壓在心里了。

 

但今天白鷺沒有得到任何的滿足,反而被聊的一身火,又看著自己的老公很快睡死過去,那里也軟趴趴的,也沒有辦法讓她自己弄了,便有些失落。

 

白鷺給自己套上了一件薄如蟬翼的睡衣,走向了門外,而門外曾大膽還站在那里,見白鷺要出來當下便立刻捂住自己的褲襠,躲到了一邊去。

 

方志明他們的臥房旁邊正好就是書房,書房的門長期都是開著的,曾大膽躲在了門的后面,在縫隙之中看著她從里面走了出來。

 

原本以為曾大膽已經睡著了,所以白鷺身上穿著的根本就只有一件薄薄的睡裙,里面什么東西都沒有穿,外面又開著一盞夜燈,朦朦朧朧之中可以看到那挺翹的輪廓,還有隱藏在黑色睡裙里面的神秘,看的曾大膽禁不住的又吞咽了一口唾沫。

 

不愧是做健身教練的,看起來真的是豐滿,而且又帶著一種野性和力量,讓人一看就非常的有征服浴望,不過白鷺臉上的神色有些萎靡不振,剛才曾大膽也看到了,白鷺應該沒有滿足。

白鷺進了衛生間里面去,曾大膽瞧見白鷺進了衛生間之后,立刻的從書房里面走了出來,衛生間這里有一個通風的氣窗,而這一個氣窗正好就在外面陽臺。

 

曾大膽膽子特別大,繞過了客廳走到了外面的陽臺,這通風氣窗下面正好放著的就是滾筒洗衣機,曾大膽躡手躡腳的爬上了滾筒洗衣機,正好露出半個腦袋來,看到了在衛生間里面的白鷺。

 

白鷺進了衛生間之后先是在馬桶蓋上面坐了一會兒,隨后掏出了手機來,點開了一個小網站,網站里面放著一些小電影,這小電影里面的女人賣力的叫著聽起來讓人臉紅耳赤,而那罪魁禍首的地方一直在女人的身上使壞。

 

 

白鷺把手機放到旁邊去,將自己打開坦露,只見白鷺修長細膩的手指往下,她一邊弄一邊迷離的叫喊著。

 

本來剛才白鷺就已經非常的有感覺了,自己弄雖然沒有老公的感覺好,可現在這種情況下只能這樣了,不弄一下她難受。

 

曾大膽哪里受得了這樣的刺激,看著她的腿,她的皮膚白皙細膩,如同一塊羊脂玉一般,涂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頭,一個個圓潤又可愛,而那隱藏在陰影底下的......

 

白鷺手機的聲音并不算是很大,所以曾大膽能夠聽得見她自己弄出來的聲音,讓人根本招架不住。

 

加上白鷺不僅身材好,長相甜美,連聲音都好像是黃鸝鳥一般,讓人聽著浴罷不能,從她的口中叫出來的聲音仿佛小嬰孩一般,帶著一點尾音又十分的魅惑。

 

曾大膽伸出了粗手,覆蓋住了自己,看著白鷺在那里自娛自樂,他也忍不住的滑動手來......

 

一想到自己壓在白鷺的身上,用自己的粗壯讓白鷺發出滿足的吟叫,他心中又覺得激動了幾分,這樣的尤物不應該受這樣的委屈,應該承受他的狂風暴雨才對!

可惜方志明沒有什么用,不然剛才他應該能夠看到白鷺臉上露出那種滿足的表情。

 

他閉上眼睛一邊幻想著,又時不時睜開眼睛,看著那白花花的胴體。白鷺可憐又可愛的叫聲越發的急促,帶著幾絲鼻音和喘息讓曾大膽再也受不了了,他手下的動作也加快了不少。

 

可能是因為他的動作幅度太大了,腳下沒踩穩,差點滑倒,自是弄出了聲響,把他自個兒嚇一大跳,忙縮頭屏息聽隔壁的動靜。

 

白鷺這會兒快到達頂點了,正要進行最后沖刺,被忽然而來的聲音嚇一跳,就縮回去了,驚恐的立刻從馬桶蓋上面站了起來,把衣服拉好。

 

曾大膽聽到聲音了,哪里還敢停留,立刻把自己塞了進去,飛快的朝著臥室跑了去,但動作也算比較輕手輕腳。

 

關上門之后,曾大膽心中還狂跳不止,要知道他膽子是很大的,可是剛才那一剎那有被識破了的可能,讓他莫名覺得又刺激又有新意。

 

白鷺問了一句是誰在外面,但并沒有人回應她。

 

曾大膽感覺她肯定會來看是不是自己,突然興起一個極其大膽的念頭,竟把門重新打開了,留一條不大不小的門縫,然后把外褲脫掉,躺到床腳邊的地板上,再把內內拉下一大半露出猙獰來,一柱擎天的,手放在底下作撓癢狀,就等白鷺了。

 

白鷺等不到回應,果然走了出去,把家里面的燈都打開了。

 

按道理來說不會招賊才對啊?因為他們住的樓層比較高。

 

白鷺找來找去沒發現什么,突然看到曾大膽的房門微開著。

 

她一下子就了然了,覺得這屋除了她和方志明之外,就只有那個曾大膽了。看他的門開著,難道剛才他偷看自己……

 

白鷺一想到這臉就紅了,回想起剛才她和自己老公做這個事的時候,曾大膽可能就已經在門外偷聽了,后來見她出來,才偷偷摸摸看她自娛自樂。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