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下面被你添得好爽(寶貝別忍著噴出來嗯啊哦)

 在她穿睡衣的時候,我注意到,在床頭柜上的一個盤子里放著一根新鮮的黃瓜。

 

 

難道嫂子把這個當夜宵?

 

 

 文學

到了衛生間,嫂子讓我先進去,然后,我發現她悄悄的把關上的門給打開了一條縫!

 

 

嫂子居然偷看我!

我發覺嫂子在偷看我,但我不能說破呀!

 

 

難道,我的尺寸吸引了嫂子?

 

 

聽村里人說,女人就喜歡男人的本錢大,那樣,她們才有充足感。不過,我沒法理解,因為我還是一個童子娃兒。

 

 

既然嫂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于是,我故意側著身子,然后扒下了褲頭。

 

 

在看到我那里的時候,嫂子的表情非常的驚訝,似乎因為我那里的尺寸完全超過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有一種說不出的渴望。

 

 

被嫂子這樣看,我下面漲得厲害,那尿居然變成兩股飚了出去!

 

 

嫂子眼緊緊的盯著我的褲檔,竟然兩只手摸起了自己身體下方,表情非常的迷離,這太香艷了!

 

 

雖然,我瞎了這么多年,并不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農村,你隨處可以聽見別人談論男女那點事兒,而他們更不會在乎我這個瞎子的存在。

 

 

嫂子的這種行為跟我自己用手指差不多吧?

 

 

難道我哥真的滿足不了她?

 

 

尿完之后,我走了出去。

 

 

嫂子把手里的蚊香遞給了我,然后走了進去。

 

 

回到屋里,點了蚊香,我再次躺下。

 

 

可我更睡不著了。

 

 

我沒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間里看那個!

 

 

那個應該就是人們常說的毛片吧?

 

 

她還在上衛生間的時候偷看我那里!

 

 

我越發斷定嫂子是一個欲望強烈的女人,而我哥現在不在家,她只能像我一樣用手來解決問題了。

 

 

要是,我能變成嫂子的手就好了呀!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嚇了我一跳!

 

 

要知道,這個手機是嫂子今天才送給我的,是一款盲人專用的手機,可以通過語音功能使用。

 

 

而我手機上只有我嫂子還有我父母的手機號碼。

 

 

我趕緊拿了過來,一看,是嫂子打來的!

 

 

這個時候已經是深更半夜了,她打給我做什么?

 

 

沒有多想,我接了電話。

 

 

“金水嗎,我是嫂子!”嫂子的聲音響起來,有點急切。

 

 

“嫂子,你還沒有睡呀!”

 

 

“不好意思,金水,把你吵醒了,你能來我屋里嗎,我有點事!”

 

 

這個時候,叫我去她屋里,有點事?

 

 

我心里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期待,難道嫂子看毛片,受不了了,讓我去當她的手?

 

 

但是,我嫂子很愛我哥,她不可能做對不起我哥的事兒,而我也不能對不起我哥!

 

 

心里想著,我答應了一聲。

 

 

放下手機,我就很忐忑的出了屋。

 

 

再次來到嫂子的門前,一推,門開了。

 

 

“嫂子,我來了。”我輕輕的說了一聲。

 

 

嫂子正坐在床邊,還是光著身子,不過,電視已經關了。

 

 

她走過來,把門關好,然后,把我拉到床邊。

 

 

“嫂子,啥事啊?”

 

 

我一邊說著,一邊‘正大光明’的看著嫂子。

 

 

由于瞎了這么多年,我的上眼瞼和下眼瞼差不多粘在了一起,雖然現在看得見了,不過也就是一條縫,別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平常我還戴著墨鏡呢!

 

 

和嫂子近在咫寸,她身上纖毫畢現,那視覺的沖擊比剛才在衛生間外偷看還要強烈!

 

 

我情不自禁的夾緊了雙腿。

 

 

嫂子欲言又止,臉已經紅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我又不能說出來。

 

 

“嫂子,倒底啥事呀?你說呀!”

 

 

“金水,是這樣的——”嫂子表情很怪異,說話吞吞吐吐,“嫂子,不小心把黃瓜放、放到身體里去了,結、結果斷了,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來了!”

 

 

嫂子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整張臉紅得像蘋果!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時間沒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我的余光瞟向床頭柜,看到盤子里還有半截水淋淋的黃瓜!

 

 

“嫂子,你說啥,黃瓜放到身體里去了,卡住了?卡在喉嚨上了?”我下意識的看向她的咽喉,但是并沒有看出異樣!

 

 

要知道盤子里只余下小半截黃瓜,要是大半截卡在喉嚨上,不可能看不出來。

 

 

不過,她一個大人,怎么可能把黃瓜囫圇吞了呢?

 

 

看我一本正經的樣子,嫂子真的快要哭了!

 

 

“不是的,金水,黃瓜沒有在喉嚨上,是、是在我下面!”說這話的時候,她不自覺的張開了腿。

 

 

我腦袋‘轟’的一下!

 

 

媽蛋,黃瓜原來在她下面!

 

 

可她怎么把黃瓜放在那里面去了?這可是一根大黃瓜啊!

 

 

我突然打了個激靈,難道嫂子把黃瓜當成男人那個了?

 

 

我想起來了,前兩天,我去村里的小賣部買醋,村長的兒子張大龍對小賣部老板娘羅春花說,她男人沒在家,她只能用黃瓜止癢,結果被羅春花給罵了一頓。

 

 

當時,我還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現在,我算是明白了。

 

 

乖乖,這黃瓜原來還有這個妙用啊?

“嫂子,你——”我不知道怎么說了。

 

 

嫂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尷尬,羞羞答答的說道:“金水,你不要亂想,嫂子是個女人,有正常的需要,你哥已經走了好幾天,所以,我才….嫂子不是壞女人,你以后會明白的。”

 

 

“嫂子,我知道你是好女人,可我要怎么幫你,我看不見啊!”我一臉無奈的表情,心里卻是激動無比!

 

 

嫂子以為我是瞎子看不見,我卻可以趁機看個仔細啊!那可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

 

 

我聽說,男人和女人辦事兒,就是男人把家伙放到女人那里去!

 

 

“金水,你千萬不要把這事兒說出去,父母也不行!否則,嫂子丟死人了。”嫂子低著頭說道。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置業農村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绘色千佳所有番号封面